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杨汉光小小说两篇


□ 杨汉光

杨汉光小小说两篇
杨汉光

报平安

晚饭后,我出门散步,看见路边有一个建筑工地,一群民工吵吵闹闹,我忍不住过去看看,问他们吵什么。一个中年妇女告诉我,这里的条件太差了,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跟老板吵了许多次,都没有解决,现在又吵上了。她愤愤不平地说:“男人露天还能洗,我们女人最难,说出来不怕你见笑,我在这里半个月没洗过一次澡,都快变成酸菜人了。”
女人见我的腰上别着手机,就问我能不能借手机给她打个电话。我问她要打什么电话,她说:“我不想干了,打算回家,跟老公说说,看他同不同意。”
我问女人要了号码,替她拨通了电话,才把手机递给她。女人接过手机,迟迟不说话,干咽着喉咙,好像一个怯场的小学生站到讲台,才发现忘了带讲稿。结果,女人还没出声,她丈夫在那边先问了。
虽然我听不到那边的声音,但从女人的回答中,知道她的丈夫问得很细,女人断断续续地回答说:“你放心,这里有房住,两个人一间房……吃得也好,三餐都是干饭,天天有肉……你想到哪去了?怎么会没有洗澡的地方呢?我看你是被秋红吓怕了。秋红那里没地方洗澡,不等于我这里也没有。我这里洗澡间连着房间,挺干净的,地上铺满瓷砖,自得映眼……有,有热水,我天天洗热水澡……”
回答完丈夫的提问后,女人叮嘱丈夫说:“你的腿要赶紧治啊!千万别拖废了。叫大柱下死力读书,读出个前程来,咱后半生还得靠儿子呢。你就跟他说,不要怕考上大学没钱交学费,我不是出来打工了吗?会弄到钱的……就这样了,我是用别人的手机打的,恐怕打掉人家好几块钱了。”
女人把手机还给我,我不解地问:“你不是说想回家吗?怎么一句回家的话也不说?”女人叹一口气说:“唉,原来是打算回家的,可一听到丈夫的声音,就不想回了。家里更难,那地我都种几十年了,也没种出什么名堂。”我说:“那你也不该骗你丈夫呀。”女人望着吵闹的人群说:“不骗又能咋样?我丈夫能造个洗澡间寄过来?骗一骗,还能让他安心,也好。”
我心里酸酸的,希望女人和她的工友早点有洗澡的地方,挣到很多很多的钱。

一碗敬意

班主任带我们去一处风景区春游。说是春游,其实已经是初夏,地里的玉米都有半人高了。这块玉米地正好是我家的,前两天我还跟母亲来地里锄过草呢。玉米地旁边有个新开张的小饭店,中午我们就在饭店里吃饭,每人一碗米粉。
我刚吃完米粉,就有个同学碰碰我的手臂说:“看,有个女人喝米粉水。”果然,小饭店里不知几时多了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喝同学们吃剩的米粉水。她还用手指把粘在碗边上的米粉碎渣,一一拨进嘴里去。女人喝完一碗,不够,又向我走来。我赶紧躲闪,可来不及了。我一站起来,刚好和女人四目相对。这个女人,正是我的母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