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母亲


□ 刘宝华

父亲,平时都叫爸爸。太原这边叫老子,听着跟骂人一样,家乡那儿叫爹,但城里这么叫的不多了,我爸管他爸叫爹,我没这么叫过他。我们那儿还有叫“大”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字。广东好像叫“老豆”。还有个地方叫什么来着,没记稳,听着绝对是脏话。
母亲,平时叫妈妈,简称妈。我妈管她妈叫娘。
我爸没打过我,一次也没打过。我就记得有一次他冲我举笤帚要打,其实也是吓唬。那是因为我不理发。我小时候最怕理发,那种老式手动推子夹得人毛都竖了,理发就是上刑,我能干吗?就躲到炕角死活不出来,他就抡笤帚冲我喊。那是五六岁的事。后来还有一次,是十七八岁了吧,他跟我说事,冒出一句:“我没打过你是吧,别觉不来,现在大了,也挨得住了,别找打啊。”我心里忽悠了一下——他手得多黑啊?到现在了他也没打过我,倒不是我乖,是因为我那些该挨打的事都没让他知道。
我妈跟所有的妈一样,任劳任怨,絮絮叨叨。我妈没文化,高小水平,认字不全,我写的这页她能看个八成。我妈每天的注意力就在让我吃饱穿暖上,天一凉就念叨“人暖腿,狗暖嘴,你就不能多穿点?别为了美害了腿”。我妈还跟我说,“袜子找到一只了另一只就一定在,好好找吧。”我觉得我妈这话包含了一定的生活哲理,我想明白后,就到学校去找那只和我一双的袜子去了。
我对上一代人的兴趣颇浓,我对他们的感性认识来源于我遇到的另一只袜子们,他们同她们一样,令我心驰神往。
我找到的第一只袜子身处一个不大幸福的家庭。她爸妈从前离过婚,后来又复婚了,听起来像过家家似的。她的妈妈应该比较温柔,因为她是幼儿园阿姨。不过这事也说不准,因为我在幼儿园时有个阿姨特别凶,我摸女孩子的脸,她说我往人家脸上抹鼻涕,其实我只不过摸她前抠了抠鼻子。我上课憋不住了,她不让我上厕所,后来我拉裤子了,她骂我臭。我想我是从她开始养成了害怕老师的习惯的。不过那个臭阿姨也不是对所有人凶,她对班里一个叫许小楠的不男不女的家伙特别好,我估计她是爱上他了。想想也奇怪,我在幼儿园的时候就会用“爱”这个字了,也不知道谁教的。
我的初恋袜子总跟我夸她妈妈身材好,她俩的衣服常不分你我换着穿。这让我打消了她妈可能像那个凶阿姨的顾虑。你想,一个穿小孩衣服的阿姨能凶吗?她爸爸脾气很坏,听情形好像有过生活作风问题,离婚肯定都是他的问题,不过这都是我猜的。她爸爱打猎,教育女儿手段凶残,她跟我说她爸生气就会用皮带抽她。
可能是因为缺乏家庭温暖的缘故吧,我的善良和慈爱使她转而向我寻求温暖。暑假里我们常在她家幽会。每天我踏着朝阳走进她们整齐漂亮的家属区,抬头就会看见我的小情人正在顶楼阳台上吃早饭,长发垂下来很好看。她家阳台上爬满了葫芦藤还是葡萄藤什么的,绿绿的一个拱顶,她穿着月白的小短衫像个小公主一样边吃饭边等着我。
年少的事都记不得了,但她的温柔至今不敢忘怀。我第一次感受到“温柔”这个词是她给我剪指甲时。她说我的指甲长了,就找出个指甲刀给我剪指甲,边小心仔细地剪边告诉我,指甲刀是她爸爸从日本带回来的,她爸爸去过日本,又翻出相册给我看日本。我看了看相片上的男人,个子矮矮的,跟日本人一样,心想,好哇小子,就是你用皮带抽我的心肝?看我找时候收拾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