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民歌嘹亮(一九五七—— 一九六六)


□ 李 皖

  一九五六年,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城市里的人全成了“国营”的或“集体”的一员,农村里的人为成为人民公社社员,开始了“大跃进”。
  社会主义,如果说之前只是一个抽象的国家属性,现在,正在改造每一个人,成为每一个人的身份,长进肉里去。
  一九五八年,八一电影制片厂导演张加毅接受任务,拍摄一部反映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纪录片。适值“大跃进”,兵团上下到处是“十五年超英赶美”;“拼命干,死了算,一天等于二十年”等口号……面对此景,张加毅一方面受到感染,另一方面也不无困惑。
  一天晚饭后,张加毅和作曲家田歌,一人一骑,踏上了辽阔的原野。漫无目的地走出十几里后,眼前豁然出现这样一幅情景:一抹晚霞斜挂天边,丛丛芦苇在夕阳下泛着光亮,远近各处炊烟袅袅升起;年轻的兵团战士把打来的猎物架在篝火上烧烤着,旁边有小伙子弹奏着都它尔在轻声歌唱,有的战士横躺在架子车上休息……
  张加毅深为触动:这生活的情景,不正是该纪录片应该有的基调吗?他有些激动地对田歌说:“这才是人们内心情绪的流露啊,我们为什么天天在那儿强调‘拼命干,死了算,一天等于二十年’呢?为什么不去抒发一下人们内心的真情实感呢?”
  血气方刚的田歌盯着张加毅,有意挑衅似地问:“张导,这样的情景你敢拍、你敢写吗?”
  张加毅反问过去:“小田歌,我要写出来,你敢谱吗?”
  “只要你写出来,我就敢谱!”
  这就是那首《草原之夜》的来历。
  “美丽的夜色多沉静/草原上只留下我的琴声/想给远方的姑娘写封信/可惜没有邮递员来传情。”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这首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世界著名小夜曲”。
  一九五八年初,电影《柳堡的故事》上映,这是一部反映新四军斗争题材的战争片。但影片不着重战斗场面的描写,而着意于表现军队的休整和军人的情感生活,在战争叙事中融入温馨的爱情画面。结果它带来两个副产品:二妹子陶玉玲成为五六十年代中国观众的“红色恋人”;里面的插曲《九九艳阳天》(胡石音、黄宗江词,高如星曲),成为那一个时期最红的流行歌曲。
  这是一首有浓郁北方气息的小调。曲作者高如星当时只有二十四岁(二十四岁的说法,源于魏风。另据资料,高如星生于一九二九年,卒于一九七一年,《九九艳阳天》写于一九五六年,依此推算,高如星此时实为二十七岁)。提起高如星,编剧黄宗江曾感叹:“高如星,小八路出身,真是一个天才。”
  高如星生长在贫穷的晋西北,一个不长庄稼光长草的穷地方。高如星是个放羊娃,从小就会唱很多民歌,同一首歌还会好多种不同的唱法。
  《九九艳阳天》是一首爱情歌曲。与现今的爱情歌曲不同,它是革命的爱情歌曲。“十八岁的哥哥”在歌曲里面表白:这一去呀枪如林弹如雨呀/这一去革命胜利呀再相见;而那个叫“小英莲”的妹妹唱:哪怕你一去呀千万里呀/哪怕你十年八载不回还/只要你不把我英莲忘呀/等待你胸佩红花呀回家转。即使在战争的场景中,它其中仍然包裹着情歌永远不变的那个温柔的核:离别,离别时对重逢的期许,离别时不变心的诺言。这与十年前、百年前、千年前的男女表白并无实质不同,千言万语,关键是这么一句:不管离别多久,爱你不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