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瓜架下的温馨


□ 萧 童(蒙古族)

  我家在牧场的时候,房前房后都有自己家的小菜园子,因为每栋房子都是从后面开门,所以家家户户门前的菜园子里种的都是黄瓜、水萝卜、小白菜、香菜、生菜等等,都是一些北方人喜爱的蘸酱小菜。
  房前种的一般是玉米和豆角,每棵玉米的脚下,就种一棵豆角。每当玉米长得高高大大时,也是豆角爬蔓儿的时候,豆角蔓儿缠绕着玉米,当豆角花开时,玉米像个浑身戴满五颜六色小花的少女,迎风摇摆婀娜多姿;当豆角蔓儿上结满豆角时,玉米又像个浑身上下,挂满了飞刀的侠客,迎风摇摆玉树临风。
  中午时分,人们开始做饭、吃饭的时候,房前的菜园子里是最热闹的时候。骄阳似火,菜园子也是各种昆虫们的好去处,尤其是蝈蝈、蚂蚱,趴在玉米和豆角蔓儿上,啾啾、唧唧地鸣唱。女人们的胳膊挎个筐,在密不透风的玉米地里,围着玉米摘豆角,随手抹一抹额头上的汗珠,再把一把豆角扔进筐里,每个园子里几乎都有一个女人,在玉米的叶子中间时隐时现。接着房顶的烟囱就会冒起青烟,从每个家里飘出饭菜的香味,这时外面几乎没有人了。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火烧云烧红了半边天,房后的园子开始热闹了,有的在园子里摘黄瓜,拔水萝卜、香菜、生菜、小白菜,有的在往园子里挑水浇菜,饭菜的香味又一次飘了起来。
  随着夜幕的降临,炊烟与晚霞,逐渐分不清楚了。
  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园子里已经恢复了平静,这时姥姥总是坐在园子里乘凉,我拔了一些青草,拢起一堆火,青烟袅袅,嗡嗡叫的蚊子就不敢靠前了。随着姥姥的一声长叹,姥姥开始了过去的回忆:“现在的日子真是好了,不缺吃、不缺穿,托共产党的福啊,旧社会咱们家里穷得叮当乱响……”,这时我会乖乖地听姥姥讲过去,只要我听她讲,我怎么吃黄瓜都行,我熟悉每个黄瓜是什么时候结的,我也知道哪一种颜色的黄瓜最好吃。姥姥不在意我是否在听,只要我在她的旁边就好。
  朦胧的月光,照着叶子下的每个黄瓜,微风轻轻吹过,叶子就摇一摇,姥姥说得开心就会轻声哼唱起古老的蒙古民歌,祝酒歌,姑娘远嫁他乡、思念父母的歌,情歌。我说姥姥唱歌好听,姥姥叹了一口气说,女人唱歌好听不是好事,命不好的女人唱歌才好听,女人的命运就像这黄瓜花一样,你看黄瓜花有空花和母花,空花开过就完了,当母花还未开花时,花根下就有小小的黄瓜,小黄瓜结成大黄瓜,母花还在瓜顶上,为其遮风挡雨,直到自己枯黄为止。女人也像这母花一样,一辈子生来就是为了丈夫、为了儿女,受苦受累又受伤,等儿女大了自己也老了……
  姥姥很年轻的时候就守寡,带着年幼的两个舅舅和妈妈讨生活,受尽了生活的磨难,一生历尽坎坷。
  这时小伙伴们来喊我捉迷藏、打游击战的游戏,我也不肯去。我喜欢姥姥温暖的怀抱,和甜丝丝的黄瓜,吃得嗓子润润的。那时人们的生活很匮乏,尤其是在草原深处,孩子们的零食和水果是很少的,黄瓜就是最好的水果了。
  月光下的姥姥显得很年轻,朦胧中看不清饱经沧桑的皱纹,黄瓜的清香混合着姥姥身上特有的味道,我觉得幸福极了。我撒娇地说,姥姥你就唱唱我吧。因为姥姥会随意填词,姥姥随口就唱了起来,没有宝贝,没有宝贝,盼来了宝贝小妞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