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幻缚娄(散文)


□ 邓东方

  据新华社2000年6月1 4日广州电,在距博罗县城一公里的横岭山,广东考古人员发掘迄今为止广东最大的先秦古墓群。与前期在县内龙溪,园洲两地发现的广东最大的制陶文化遗址,公庄发现的编钟,以及古代文史记载分析,博罗境内曾是一个叫缚娄小国的遗址。

  当我在互联网上搜索“缚娄”时,这现代的号称卓著的东西,却不能给我一丁点的答案,它对5000年前的事情一无所知,对5000年前曾经在中华土地上神秘出现又神秘消失的缚娄国一无所知。

  缚娄国或许真的存在,但最终它神秘消失,考古学家并没有对此作出详细评价。挖掘现场,有一个陶瓷与你面对。

  你面对的是一个冷静的瓷器。

  尽管它破裂过,裂痕布满全身,一脸沧桑。但它的沉默,隐含着神秘和诡异,你不能将它等同于一块瓦片,或者由泥烧成的物体。面对着它,你不得不要暗自揣摸着它的来历,它凹凸有致的表面,铸造的纹饰繁而不乱,细腻婉转,高贵大方。

  很显然,在相当远古的一个时代,有一个精于技艺的匠人,用石、竹片在一堆陶泥上,精心描述着敬畏和崇敬的心情,历经多时,陶坯大功告成,被小心翼翼放入火窖。

  铸造的火焰在燃烧。如果你注意到时间的话,此时的黄河、长江流域,正是旌旗猎猎,群雄纷起,霸业辉煌。随着最后一轮腥风血雨,吴越两霸称雄江南,姑苏一战,越败吴,历史进入新的一页;战国七雄对峙,1 0年间,六国灰飞烟灭,秦一统天下。

  面对满耳的拼杀声,陶瓷仍然沉默。

  事实上对于陶瓷甚至青铜器,博罗人已经见怪不怪。早在1 975年,博罗县石湾镇一位农民在铁场苏屋岗南面挖水渠时,锄头突然碰到一件硬硬的东西,挖出来一看,谁也不认识这只形似榴莲周身布满刺的“怪物”,接着又挖出一个。消息一级一级往上报,考古学家赶来一看,不得了,这是青铜编钟!

  1 985年在博罗公庄镇,七件完好的属于春秋时期的青铜器和编钟也出土了。这七件编钟表面都有精美的花纹,鳊钟两面声音不同。文化部音乐研究所的专家认为,编钟音质清脆,音阶准确,属于春秋时期的产物。

  他们还认为,这七件青铜编钟不是中原的产品,乃广东本土铸造,是土特产。1 988年,中央电视台专为这套编钟谱曲,并用编钟演了一首乐曲。编钟在古代是帝王祭祀或者宴飨时用的打击乐器。专家认为,编钟可能是某个帝王宫廷的用品。

  在离博罗县城约22公里的龙溪镇银岗村,有7座东西向相连的小山丘,山丘傍塘依水,当地人称之“七星伴月”。在这个奇异的地形里,考古学家发现先秦时期的陶片,面积达10万平方米,进而发掘出广东最大的先秦时期的龙窑窑址。这是在博罗园洲镇梅花墩发现和挖掘春秋时期的龙窑窑址之后的又一大窑址。

  但这预示着什么,人们仍一无所知。

  直到有一天,在罗阳镇一个名叫横岭山的地方,挖掘出广东最大的先秦墓葬群,才让人一睹神秘缚娄的冰山一角。

  这是一个圆顶状、高约百米的小山丘,松枝茂密,蒿草葱茂。你如果细心观察,会发现这是一个风水非常考究的地方:山丘背后,是一峦又一峦的群峰,坚强有力地维护着山丘;坐北向南,则是一马平川,河流丰沛、土地肥沃。站在这里,你可感受到阳光四季普照,初春之时,暖风微拂,望着随风起伏的绿色植物的浪潮,你渐生起一种幻觉,仿若站在海洋的一个浪尖上,隐隐中有旌旗拂过,甚至,田野上的砖瓦楼房隐去,茅草建筑群映掩灿黄菊花丛中,一缕缕青铜编钟的打击乐声隐隐约约。这时,你会恍然大悟:这里,就是缚娄国贵族的先辈们的灵魂栖息之处,是缚娄神明守护的所在;所有的生生息息,一切尽在他们的眼底,在慈祥的心灵里,生灵是多么可爱。

  500多座墓葬,被考古人员细心地削凿,规范划一的墓阵,有着某种庄严、肃穆的氛围,并透出一股大象之气。在其中一个墓穴里,考古人员发现了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手环,这是一个做工非常精巧的饰品,主人已不在。它仿佛是主人匆忙之中遗忘在散发着幽香的芳枕边。

  从水晶手环大小看来,它的主人必定素手纤纤,也必定皓齿红唇,婀娜多姿,步履翩跹;她的美丽和舞姿压倒群芳,她的善良和高贵,被每一个缚娄人所景仰,但她的心,只给赠予她水晶手环的一个人所虏获。

  我们完全可以猜测,这是3000年前一个迷人的夜晚,宫廷内,夜光杯倒满佳酿,高朋已经满座,而美丽的主人还在细心地化妆;这时,编钟那清脆而悠远的乐声已经响起,盛大的歌舞就要开始,美人急匆匆赶去,遗留下了这只精致的玉环。

  这是一出叫作《缚娄之梦》的歌舞,它的剧情主要是叙述了缚娄的祖先如何从中原艰辛跋涉,在被人称为“瘴疠之乡”的这里找到世外桃源;如何在这里播种、耕作、收获,在这里制陶,生息和繁殖,并造就了缚娄国的辉煌:园洲梅花墩和龙溪银岗陶瓷加工场生意兴隆,已研制出别具一格的夔纹和米字纹陶瓷;秘密进行的青铜铸造技术已经取得关键性突破,铁器已装备农业等部门使用。歌舞还描述了未来的缚娄贵族们的豪华生活,国家的富庶和昌盏。美人舞动着彩云衣裳,倾注着无限的深情,她那明眸善睐,不时与殿堂之上的他,热诚地交流着炽烈的爱意。

  历史正发生深刻的改变时,人们往往浑然不觉。当美人回头想找回那只精巧的水晶玉环时,惊然发觉,巧匠打造成的盛世宫殿,已经被火焰巨舌所歌颂,梦幻缚娄消失在盛世华章中。3000年后,人们在《吕氏春秋》那发黄的书页中找到:坜汉之南,百越之际,……缚娄、阳禺、欢兜之国,多无君…

  不知是奢侈腐化让它消失,还是弱肉强食的竞争法则将它淘汰,我只是觉得,一个有着精湛技艺和精致饰品的王国神秘消失,有着深深的遗憾和疑惑。越过这精致的玉环和编钟,你可以找到石块、工具和铁具,这些充满稚拙而坚固的工具,竟然是支撑这个国家繁荣昌盛的圣物!它巨大的制陶工场,为什么不是青铜器的兵工场,坚硬、精致的青铜,没有镶嵌在强弓硬弩上,也没有让百箭穿杨的箭镞,掠穿过蜂拥前来的士兵的胸膛,更没有熔铸于犁铧、锄头之上,构建成一座又一座丰碑一样的粮仓。梦幻缚娄,只在《吕氏春秋》留下一行神秘的文字,留下深埋在地下的诱惑。

  责任编辑 章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梦幻缚娄(散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