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幻缚娄(散文)


□ 邓东方

  据新华社2000年6月1 4日广州电,在距博罗县城一公里的横岭山,广东考古人员发掘迄今为止广东最大的先秦古墓群。与前期在县内龙溪,园洲两地发现的广东最大的制陶文化遗址,公庄发现的编钟,以及古代文史记载分析,博罗境内曾是一个叫缚娄小国的遗址。

  当我在互联网上搜索“缚娄”时,这现代的号称卓著的东西,却不能给我一丁点的答案,它对5000年前的事情一无所知,对5000年前曾经在中华土地上神秘出现又神秘消失的缚娄国一无所知。

  缚娄国或许真的存在,但最终它神秘消失,考古学家并没有对此作出详细评价。挖掘现场,有一个陶瓷与你面对。

  你面对的是一个冷静的瓷器。

  尽管它破裂过,裂痕布满全身,一脸沧桑。但它的沉默,隐含着神秘和诡异,你不能将它等同于一块瓦片,或者由泥烧成的物体。面对着它,你不得不要暗自揣摸着它的来历,它凹凸有致的表面,铸造的纹饰繁而不乱,细腻婉转,高贵大方。

  很显然,在相当远古的一个时代,有一个精于技艺的匠人,用石、竹片在一堆陶泥上,精心描述着敬畏和崇敬的心情,历经多时,陶坯大功告成,被小心翼翼放入火窖。

  铸造的火焰在燃烧。如果你注意到时间的话,此时的黄河、长江流域,正是旌旗猎猎,群雄纷起,霸业辉煌。随着最后一轮腥风血雨,吴越两霸称雄江南,姑苏一战,越败吴,历史进入新的一页;战国七雄对峙,1 0年间,六国灰飞烟灭,秦一统天下。

  面对满耳的拼杀声,陶瓷仍然沉默。

  事实上对于陶瓷甚至青铜器,博罗人已经见怪不怪。早在1 975年,博罗县石湾镇一位农民在铁场苏屋岗南面挖水渠时,锄头突然碰到一件硬硬的东西,挖出来一看,谁也不认识这只形似榴莲周身布满刺的“怪物”,接着又挖出一个。消息一级一级往上报,考古学家赶来一看,不得了,这是青铜编钟!

  1 985年在博罗公庄镇,七件完好的属于春秋时期的青铜器和编钟也出土了。这七件编钟表面都有精美的花纹,鳊钟两面声音不同。文化部音乐研究所的专家认为,编钟音质清脆,音阶准确,属于春秋时期的产物。

  他们还认为,这七件青铜编钟不是中原的产品,乃广东本土铸造,是土特产。1 988年,中央电视台专为这套编钟谱曲,并用编钟演了一首乐曲。编钟在古代是帝王祭祀或者宴飨时用的打击乐器。专家认为,编钟可能是某个帝王宫廷的用品。

  在离博罗县城约22公里的龙溪镇银岗村,有7座东西向相连的小山丘,山丘傍塘依水,当地人称之“七星伴月”。在这个奇异的地形里,考古学家发现先秦时期的陶片,面积达10万平方米,进而发掘出广东最大的先秦时期的龙窑窑址。这是在博罗园洲镇梅花墩发现和挖掘春秋时期的龙窑窑址之后的又一大窑址。

  但这预示着什么,人们仍一无所知。

  直到有一天,在罗阳镇一个名叫横岭山的地方,挖掘出广东最大的先秦墓葬群,才让人一睹神秘缚娄的冰山一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