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夜·那灯·那女人


□ 李天岑

  那是30多年前的事。
  那年我初中毕业后响应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来到伏牛山腹地一个只有七八户人家的山村插队落户。
  那天下午,邮递员送来一封信,我拆开一看,是县“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办公室”来的通知,要我去县城参加一个座谈会,会议日期就定在第二天。会议通知是三天前发出的,由于山高路远收得迟了,这儿离县城有七八十里,山路就有三四十里。出了山才有个叫高坪的小镇子,是高坪公社所在地,听说镇上有通往县城的班车,一天两趟,早一趟,晚一趟。不知能不能赶上晚班车,我只管急急忙忙地往高坪镇赶。
  走的时候,生产队长说我第一次出门,要给我派个向导,我说不用了,我能记住一个月前来时走过的路。哪知上山时和下山时的视觉不一样,走着走着也弄糊涂了。走到一个三岔路口时,我难住了,不知道朝哪个方向走,山里的路不像城里的路有名字,有牌子,一看就知道。这山路既没名字也没牌子,也不像城里弄不清楚找个人问问,这里连个人也找不到。我站那儿等了好一会儿,过来个放羊娃,问半天他哇啦哇啦说不清楚,我也听不明白,只好凭印象往岔口左边的那条路走。走着走着没路了,天也黑了,我急得身上冒出了汗,只好原路往回返。又返到那个三岔路口时,我想既然朝左走不对,那肯定就是右边的那条路了,就顺右边这条路走。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山里的黑夜跟城里的黑夜不一样,城里的黑夜是万家灯火,山里的黑夜四处不见光亮,一座座高低不平的山头就像一尊尊怪物,随时都有可能把人吞没掉,令你毛骨悚然。在知青点上这种感觉并不明显,这时候走在山路上,心里的感觉就像进入了一个莫测的世界,产生一种惶惑和恐惧。不知又走了多久,我才隐隐约约看见远处有一丁点光亮,就像一只荧火虫似的若明若暗,这时,我才觉得有了希望。又走了一阵,感觉亮点大了,心想,那里可能就是高坪。黑夜的亮光看着很近,其实很远,不知又走了多长时间,才走到亮灯的人家。
  我走上前去,“咚咚”敲响了门。
  “谁呀?”院子里传来一位中年妇女的声音。我忙答到:“我是老北山过来的知青。”
  “知青?”她迟疑着问。
  我“嗯”了一声。
  “你?……”她没有立即开门,仍迟疑着问。
  “往高坪去,走这里对吗?”我问道。
  她告诉我:“往高坪不是走这条路,高坪在正西方向,离这里有30里呢!”
  天哪,我一听可懵了,跑了半天的路全白搭了。
  这时,她把门“哗”一声打开了,站在门正中对我说:“今晚你是走不到了,这里往高坪没正路,全是沟沟岔岔不好走,山沟里又有狼、野猪,今晚你就住下,明个儿再去吧!”
  “明天我得到县城去开会呢!住这儿明天就赶不上开会了。”我犹豫着。这时我心里直后悔没听生产队长的话,怨自己太逞能。
  她见我还在犹豫,就不冷不热地说:“你要住就进来,不住我就关门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食品与生活》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食品与生活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