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在荒原延续(外一篇


□ 林 肖

林 肖

这是个令人惆怅不已的结尾:七月温暖的清晨,安玑和丽莎·露登上温屯寨的西山顶,望着底下的监狱。钟声打过之后,监狱的高杆上慢慢升起一样东西,原来是一面黑旗,在风中默默招展。诸神结束了对苔丝的戏弄。

再次读完哈代的《德伯家的苔丝》,已是薄暮时分。暮色侵围下,冬日晦暗的天气愈显阴冷。我合上书本,默默注视着窗外渐浓的黑暗,思绪不由得回到十三年前一个萧索的秋日。那天,我第一次读完这部小说,独自一人游荡在积满落叶的杨树林里,直至深夜。青春时代,从小说中攫取的大多是黯然而委婉的感伤,痛苦和不幸笼罩了幻想的光环,映射着认识和阅历尚为空虚的年轻时光。如今再读《德伯家的苔丝》,惆怅依旧,但因多了几分冷静,领受到的是更为真实的存在;而那掩蔽在荒原底下生命的亮色,也格外显现。

爱斯顿荒原。哈代小说的原型地,苔丝悲剧上演之处,当年是怎样一番景象?天空悬着灰白的帐幕,苍郁的灌莽铺向远方,不知所终。它又是有生命的荒原,冥冥中总在预示着什么,是人物可悲的命运?还是盘桓不变中暗含的萌动?也许永远都是个谜。

小说的画面在这古老荒原上铺展开来。苔丝,一个美丽而纯洁的姑娘,在性格与环境的作用下,一步步做着不愿做的事,一次次错过自己的爱情,最后走入悲剧的结局,好比曼斯菲尔德笔下的那只苍蝇,再怎么拼命挣扎,也飞不出一两滴墨水浇成的深潭。整部小说没有半点让人做梦的企图,所有的,只是残酷的写实。在哈代看来,悲剧的主导因素是性格与环境,它强烈侵蚀人们的生活,原本真诚、甜蜜的爱情因而变得苦涩;它夺去人们的生命,给生者带来无尽的烦恼。他触摸到人性世界的深处,发出了起跑线上的叹息,并用不朽的人格实践完成了创作。正视现实、直面痛苦,这是哈代的实践,也是代价。人生的真相使人清醒,当然无法满足自恋的情结。那些贯穿于人类社会的残酷法则,那些一点一点剥离下来的真实的生存境遇,已经无法用幻想来满足心中的愿望,我们只有怀着敬畏之情审视它,有如在显微镜下观测生命的本质结构那样,留下阵阵战栗和惊讶。

就像孤寂、肃杀的冰雪世界的底层,依然有生命在萌动;人生的悲剧也不全是希望的泯灭,再惨淡的境遇也扼杀不了生命的呼吸。哈代是把希望留在了最后,像是冰冷荒原上一缕温煦的和风带给我们悠远的遐想:苔丝被捕前把妹妹丽莎·露托付给了安玑,这个“有着和苔丝同样美丽眼睛”的少女,活脱脱是苔丝的化身。她与安玑结合了,他们手拉着手向前走去,带着苔丝生命的延续。当一切似乎都已山穷水尽时,一朵希望的火花悄然闪现,小说也随之戞然而止。这希望的火种历经了寒风冻土和精神的无情摧残,仍顽强不息地留在荒原上,点亮在我们未尽的思索里。虽只淡淡的一点,却叫人更深味了生活之美和对光明未来的渴求,就像莎士比亚的名句“对着悲哀微笑”远比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殉情更具现实意义一样,拭去泪水,不是忘却伤痛,而是为了实现对人生的重要承诺。我想,一个作家和他创造的人物,其生命处境在本质上能相差多少?在热情与冷漠、纯洁与复杂、美好与丑恶之间……同样充满了自我分裂和病痛。但他独自怀抱着希望,尽管活着的时候只有误解、伤害相伴,也不曾拒绝过生命中仅有的一丝亮光。此时,我似乎明白了:一个悲天悯人的作家也许就是最容易受到误解的人,而他得到的承认也是最晚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