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亲近香港的理由


□ 黄桂元

  天津著名城市景点“五大道”的纵深处,躺着一条窄窄的、短短的寂寞小路,很像是缀在“五大道”缝隙间的一块小补丁。如果我们正常行走,估计五六分钟足可以打个来回,有趣的是,它居然拥有一个并不匹配的名称——“香港路”。
  过往的那些封闭年代,那样一块不起眼的小补丁,显然无法涵盖我对香港的全部想象。香港究竟是个什么模样?它经历奇特,却面目朦胧。它归属英伦,却血缘同宗。它偏踞湾角,却世人瞩目。我的想象中,香港神秘得匪夷所思,且构成了一个超级的“大”。那样的“大”,容纳了太多难以名状的豪华、显赫、摩登和富有,表征了人世间所有的五光十色,光怪陆离,灯红酒绿,纸醉金迷。那样的“大”,还隐喻了一个怪诞的梦,与我可怜的人生经验几乎格格不入。那样的“大”,同时包含了一种缥缈的“远”,对于我们这些中国内地的北方居民来说,那种“远”是遥不可及的,如同就在天涯。
  仿佛一夜之间,中国的巨变完全可以用“沧海桑田”形容。我忽然意识到,自己身居其间的这个蓝色星球一下子变小了。1997年4月,正是香港“回归”前夕,我结束了三个月的赴美探亲日程,从洛杉矶飞抵香港。动机很简单,与其说来此旅游,不如说猎奇,好听一些,叫圆梦。我计划在香港小住几天,然后通过罗湖桥海关入境深圳,再乘国内航班返回天津。
  “回归”前的维多利亚港湾曾暗流涌动。大多数港胞对“国家”这样的概念向来生疏,对“一国两制”更是疑虑重重,据说一些富有的港人方寸已乱,纷纷举家移民境外,以申请英格兰“国籍”为首选,使他们深感意外的是,英方只同意签发绿卡,等于是入英籍的愿望彻底泡汤,遂油然生出精神孤儿般的失落感,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趋利避害,人之本能,当属正常。刚刚放弃移居美国机会而回到天津的我,很能理解彼时彼刻茫茫然难于抉择的那些港人。毕竟,香港与中国内地有着太多的制度差异、时空隔膜和精神阻塞,需要一个彼此熟悉、信任和接纳的过程。
  那次落地香港,我这个过客没有逛那些被称为“mall”的巨型商场,而是独自在尖沙咀、铜锣湾一带转悠着。我带着有色眼镜来打量陌生的香港。行人如织,招牌惹眼,店铺火暴,粤语盈耳,那完全是置身于异国他乡的感觉,一切与我毫不相干。显见的是,寸土寸金、人满为患的香港已经趋于饱和,据说若买个稍好位置的车位,至少不会低于三四十万港币,我猜想,若打算挤在这个拥挤不堪的地方生存下去,除了不断加大消费成本,恐怕别无他法。城市建设没有向外拓展的空间,便只能往天空深处寻求路径。于是,初来香港的外地游客,视野里便塞满了望而生畏的“水泥森林”。高楼密集而逼仄,像是遭到强行捆绑,棍子般直通通戳向一孔孔天空,坚硬而冷漠。我曾从三十层高楼的窗口俯视,马路真的就像块块小补丁,人如蚁群,车似虫队,微渺地来回蠕动。那景象让人难以亲近。我在香港只待了两天,便匆忙离去,并没有留下太深印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