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片寨山民莫三的故事


□ 罗 汉(阿昌族)

   一
  
  东边的天底刚刚露出一道白线,莫三就一骨碌爬起来,披上外衣,手拿着一节牛角做成的啵螺号,走到屋后的小山包上,鼓起腮帮,“嘟嘟嘟”地吹响了,寂静的山寨就在莫三那大腮帮一鼓一瘪的吹奏中醒来了。
  他媳妇任花也从外面解手回来,手中抱着几根细柴,坐到火塘边,边烧火边对莫三说:“天亮不亮的,你就吹死路呵——你?昨晚开会开到半夜,一大早你又把一寨子的人都吹醒来了,你就不怕寨子里的人把你恨死啊?那两分工分咱不要了,把啵螺号还给赵工作,行不?”莫三的媳妇任花小心地说。
  “咋个啦?”
  “我不想让寨子里的人诅咒我们秃尾巴绝后。你不知道人家都在背后说你什么吗?一寨子的人都在背后咒你呐,说你粘不得热气,瞎积极。”
  阿片寨有十多户人家,差不多家家都有一个人当着生产队里的干部,拿着队上的闲工分,县民族工作队进村之前,只有莫三和寨子里推选出来的“富农”李阿生家没有这份收入。
  李阿生的媳妇会兰因为平时太恶,寨子里的人说说不过她,骂骂不过她,就不约而同地把这“富农”的选票都投给了她,一夜之间,会兰就被光荣地选来做了阿片寨的“富农分子”了。
  队长小六三一听莫三的诉说,一时也找不到个合适位置打发莫三,就小声小气地对莫三说:“眼下,把哪家的干部换了也不好,要不,你来当队长得了,格行!”
  “六三哥,我是跟你闹着玩的,这生产队长除了你,哪个都当不下来。”莫三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感觉不痛快。他不想当队长,他只想和其他家样有两分闲工分。要知道,十个工分除了可以分到一些粮食外,年底还可以分六分钱的红呢。
  没过多久,县里派来的工作队员赵兴福就住进了阿片寨。他发现阿片寨人出工做活都很散漫,决定对阿片寨进行军事化管理。队长小六三也觉得这个方法好,二话不说就同意了。买回来了一个小闹钟,找来了一节牛角啵螺号,把吹啵螺号的差事派给了莫三。
  他正儿八经地宣布说:“吹啵螺号也是生产队里的干部,是个出力气的官,除了每天多记两分工分外,每年队里还要补助一斤红糖,二两菜油。”
  牛角啵螺号的“嘟嘟”声,代替了大公鸡的打鸣叫早。
  一向平静的阿片寨人,开始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军事化生活。从未被寨子里的人们放在眼角里的莫三,也顺理成章地走进了阿片寨的权力中心。
  阿片寨人终于不敢再小瞧他莫三了。
  
  二
  
  生产队说散就散了。
  先是分田分地分山林,好的地方都被人分去了,分给他家的要么是雷响田,只有靠老天下大雨了才能栽种;要么是河边田,河水一涨,就可能被洪水冲走;全是山坡地,犁都犁不成。
  实行包产到户后,一家一户该种什么,什么时候做秧田,什么时候种包谷,都得自己计划,别人都不管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