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朝手记(四题)


□ 孙 蕙

花朝手记(四题)
孙 蕙

孙蕙 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一九八四年开始发表作品,散见于《文学报》《中华散文》《青年文学》《星星》《飞天》《扬子江诗刊》《芳草》《青春》《佛山文艺》《诗选刊》《岁月》《中国诗人》等多家报刊,有诗文入选《二十一世纪年度散文选》《新散文百人百篇》《二○○三年中国年度最佳侦探小说》《江苏文学五十年·诗歌卷》等八本集子。出版诗集《涉水之爱》。获第二届中国散文精英奖二等奖。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佛家讲究的,大概就是一个缘字吧。一些久不见的物事出现,总是有着不可言说的禅机。那堆碎玉,于我,即是如此。
之前,它们安静地躺在一只牛皮信封里。六年了,我无法确知它们有着怎样的婉转心事,飘散的光阴里,是我和碎玉,各自的忧伤流离。
玉是阴柔、洁净的,亦是淡泊、寥落的,扰扰尘世,真正能与之匹配、息息相通的,恐无几人。因此,我对它,总是怀了敬畏之心,怕只怕,承担不起那瞬间的恍惚。宁愿光着手腕,也不轻易佩玉。
六年前的春天,北上学习,夫说戴上那块玉吧,据说可以避邪、保佑。
在京的前三个月,一切安好。即使我一人捧着地图出去逛,也没有出现令人不放心的事。六月中旬,和同学们去怀柔慕田裕长城玩,因为嫌麻烦,就摘除了手腕及脖子上的玉。脖子上的玉,图案是佛主合掌盘腿坐在莲花上,九七年在黄山开笔会时,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店里购得,自佩戴后就挂在脖子上。不知怎么的,那次竟然把两块玉全摘下放在了宿舍里。
下长城时,在一段平地上走得好好的我,突然莫名其妙地跪了下来,两膝盖直往外冒血,疼得我牙咧嘴,眼眶噙满了泪水。痛定思痛后,决定从此不再与玉分开。

学习快结束时,某天下课,我和同学们说说笑笑地从五楼返回在四楼的宿舍。毫无征兆地,我就那么倏地从楼梯上摔了下去,被同学们拉起来时,发现手上端着的茶杯是好好的,膝盖是好好的,胳膊是好好的,后脑勺是好好的,惟有手腕上,空空如也,我的玉,就那么静静地泊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仿如一树的花开。
惊魂未定的我,知道是玉,在关键时刻,以一种绝然的姿势,将生命最后的华美,绽放。
六年后,因找一份资料,在抽屉的角落里翻出了这只牛皮信封,那堆碎玉,就这么寂寞地卧着,静若处子。信封上,是几行熟悉的斜体字,而那写字的人,早已与我们阴阳两界,红尘相隔。
恍然间,记起纳兰性德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的词句。短短一句,极尽婉转伤感之韵味。又想起一位女友,圣诞前夕,与暗恋多年的诗兄相遇苏州河畔,原以为诗情江南会留住两人的旧痕遗梦,岂料却听她说,见面后才了悟,相对于人,还是对方的文字令她温暖、迷恋,无论心中有怎样的不舍,她与他,终是要一个向左一个向右,相见不如怀念啊。
岁月的流逝中,我们知道,长生殿里的信誓旦旦,变成了马嵬坡前的“江山情重美人轻”,李隆基和杨玉环之间,隔着的,是江山。我的女友,与诗兄隔着的,是现实与虚幻。而《半生缘》里,曼桢一句“世钧,我们回不去了”令人好生悲伤,隔着他们的,是酒冷茶凉后的似水流年。
碎玉,有我曾经的体温,却在最爱的时候,离开。人生若只如初见,我会空出我的纤腕,就像女友所说,永不要见面,只隔着,一盘象棋,两杯清茶,三四首诗词,五六朵莲花,七八条小份怀想,任轻风淡漠,却终是,细碎而温暖。

旧游无处不堪寻

在家整理一些文字,累了,随手打开电视机,屏幕上是一部正要结束了的电视剧,正想调频道,一个声音凌空而降,如面临强大的磁力,再也挪不动步子了。
世上怎会有如此的嗓音呢?这个声音,少了当今歌坛上的喧嚣、浮华,你只能用沧桑这两个字来形容,以及沉静、透彻、原始等,仿佛尘世的一切,爱也好恨也罢,在它的面前,都如过眼烟云,不值得一提了。
原来是电视剧《梦回青河》。
“又见烟雨 / 不知道从何说起 / 风雨落花随风而去 / 那年花开时。…… 梦回青河还想问:谁有把当年记起 ……”
凌厉的旋律中,室内弥漫着一股莫名的疏离,时间这个东西,一下子失去了重量。面对摊在桌上的旧稿,脑中突然冒出南宋章良能的词句“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寻处,惟有少年心”。这三句是对人生的大彻大悟,其哲理意味,颇令人深思。那么,从前那些静止的、喧闹的、永远不停的场景在哪里?岁月是把刀,无情得让你来不及感慨,就见时光倏地一闪而过。
童年时代的我,生活在清代的老式房子里,两进的院子,木格子推窗,青色的方块砖,东厢房还铺着木地板。尤其让我兴奋的是,院墙上挂满了许多绿色植物,墙根下还有许多山药。记忆最深的是打碗花,阳光下开着紫色的花瓣,令小小的我窒息,我常会凝神半天不出声。母亲总说不能摘啊,否则手里的碗会摔碎的。我不信,有次趁她不注意,偷偷地摘了朵夹在书中,然后坐在桌边,捧了个碗翻来复去地看,却不见它们从我的手中滑落。我暗笑母亲唬人的水平也太低了。中午吃饭时,握得好好的碗突然叭地从我手中掉落在地。面对母亲射过来的严厉目光,我从此再不敢动那花的心思了。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