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伪传奇意识”:新世纪小说创作的一种走势


□ 李 霞

  摘 要:董立勃新近发表的长篇小说《米香》继续沿袭着 “下野地”的传奇叙事模式,通过对历史的假托,将革命生活与凡俗生活粗浅地拼接起来,建构了一部贴满了各种后现代标签的伪现实主义文本。对这部小说的透视可以让我们更真切地洞晓当下文坛的某种行状,连同假借历史来伪造生活经验与艺术经验的小说创作走势。
  关键词:伪传奇意识 创作走势
  
  几年前,《当代》杂志上推出了一部名叫《白豆》的长篇小说,作者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新疆作家董立勃,在与作品同时配发的编辑寄语中处处闪现着编者按耐不住的欣喜。一年后,依然是《当代》又重新推出董立勃的长篇小说《米香》,依然是“下野地”的故事,可编辑在“寄语栏”中的口气却显得无奈了许多。
  一个冗长的没有多少可读性的故事,一段歧义丛生的既浪漫又苦涩的姻缘,一道含混的淡化处理后的历史剪影,几个平面化的模糊不清的生命。尽管在《米香》中,董立勃选择了五十年代后期到七八十年代这样一个极富弹性空间的时段来延展其艺术经验,选择了米香与宋兰两个性格、气质、追求、结局都不同的人物来传递自己对人性复杂性的某种理解,同时,继续以简约的类似于生活粗理的点评贯穿在文本当中,并且不无炫耀的以电影剧本式的文风来营造自己独特的小说结构。在看似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文本秩序中,人物行为的突兀、情节铺排的粗拙、消除了生活逻辑的悬念介入与恣意放纵的个人想象,使《米香》成为一部打着传奇的幌子,粗豪地贴满了各种后现代标签的伪现实主义文本。对这部小说的透视可能让我们更真切地洞晓当下文坛的某种行状,连同假借历史来伪造生活经验与艺术经验的小说创作走势。
  
  一、假托历史的“下野地”视角
  对“下野地”农垦历史的选择,得自我们所熟悉的“冰冻题材反效应”。新疆农垦历史一直是普通人知之甚少或全然不知的一段隐秘历史,特殊的时代语境下一个半军半农的生存群落,偏僻闭塞的地域环境和一大群投身革命的怨女旷夫,为董立勃的历史想象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也使文本叙事的传奇性成为可能。问题是,在处理传奇性的题材时,董立勃的历史想象建立在虚渺的文学狂想的基础上,失去了必要的历史材料的支撑与历史语境的辅助,也失去了传奇性文学所赖以维系的精神真实性的原质,从而显得荒诞不经。隐去了时代印痕的一个空间场景,一个在地图上也难以寻觅的下野地,一个名叫米香的农村女子突然造访,带来了南方的水气以及整个军垦区性觊觎的狂潮,在琐杂无聊的生活片段中率性演绎出了一场悖迕交错的人性裂变壮剧,最后绝尘而去。基本的历史线索的断裂,基本的历史生活的缺失,基本的历史场景的隐匿,使这部看似“传奇”的小说处处可疑。此外,“下野地”的生活能否涵盖新疆农垦生活也值得思量。如果说,“下野地”的生活仅仅是作者建立在历史想象基础上的文学想象,那么,依凭基本的生活逻辑来反观历史应该是创作者必要的写作常识。可令人大倒胃口的是,米香对身体展示的渴望是建立在家在水乡湖南的基础上;宋兰委身老谢是因为无意之中摔了一跤;许明的因祸得福就在于唱革命歌曲时从山崖上滚落下来;看到坡儿企图强暴叶子,米香则帮助坡儿行成人之事,为的是消除人性的邪念等等。人物行为的反规则与情节铺排的反规则令人疑窦丛生。整部《米香》似乎是董立勃在困厄的个人生活现实面前肆意拼帖的想象花絮,作者本人也自然成为一个乱语讲世的民间说唱狂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