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睡之美


□ 毛志成

巧得近于出奇:就在四天前,我几乎同时接到了远处寄来的两份讣告。由于路远,死者又各处异地,我肯定不会前去奔丧了。读读讣告的内容,得知死者的归天几乎同日同时。两者生前的命运却大异:一个是前半生虽然活得坎坎坷坷、命运多舛但此后却着实走红了一把的人;一个是前半生飞黄腾达多年但死前却落得身败名裂、贫病交加的人。鉴于两者都是我的朋友,故而补寄的简短挽词都是一样的。这两句话是从古小说《庄子鼓盆成大道》中抄来的:夫子之来,时矣;夫子之去,适矣。所谓“适”,我不想解释得多么深奥,只想解释成“最终都永久地睡去了”。无论是什么样的人,活着的时候其态万千,一经死去,其睡态(包括停放在灵床上或是走进了骨灰盒、墓地)往往都是一样的,实现了真正的平等。
这样的睡态,很美。
世上许多的美感之一就包括睡态之美。婴儿出生之后,哭哭闹闹毕竟是暂时的,而大多时候是甜睡。欣赏婴儿的甜睡,是父母的幸福感之一。你看那婴儿的入睡时,只是睡而已,他(她)什么其它的意识都没有。也不会挑剔他(她)是睡在阔气父母所提供的贵重之床上,还是睡在贫贱父母只能提供的土炕上。
这时,十之八九的父母都会做出愚蠢式的期盼:“孩子,快快长大,快快长大……”
婴儿倘若在内心深处已有意识,只是不会表达,他(她)将做怎样的回答?其实,他(她)已经回答了,这就是啼哭。
是的,他(她)不愿长大。孩子长大了,父母向孩子无论提供的是什么,是功成名就还是卑微一世,总之都会剥夺他(她)的一种最为宝贵的权利:甜甜的睡眠,无忧的睡态。
不必讳言,世界上真正享有甜甜睡眠和无忧睡态的人太少太少了!少得不足万分之一,甚而亿分之一!例如:
有人是基于劳累不堪而昏昏沉沉睡去的;
有人是基于酒肉过量而迷迷糊糊睡去的;
有人是被饥饿折磨过甚而无可奈何地睡去的;
有人是被太多的“性事”榨干精力而疲惫地睡去的;
有人是被忧国忧民煎熬得睡去的;
有人是在名利场上作戏太狂而累得睡去的;
有人是因为追求真理、积累知识而在书桌旁睡去的;
有人是由于始终是白痴、愚氓而在迷路中睡去的;
有人是英雄,他是在战场上睡去的;
有人是凶犯,他是在刑场上睡去的。
此外,有的人是因为智慧太多而忙里偷闲睡去的;有有人是由于糊涂过甚而随时随地睡去的;有的人是在救人现场因牺牲而睡去的;有人是在害人现场因盲逃而落井时睡去的;有的人是明知患了绝症而悠然睡去的;有的人是虽然未临绝境但因忧郁过度而睡去的;有的人是因为有意舍生而睡去的;有的人是因为种种意外而睡去的……

上述的睡去,虽然性质各异,有的可歌可泣而有的可鄙可咒,但最终的睡去本身却是平等的,甚而是可爱的——因为当他们刚出生做婴儿时都曾有过同样的睡态,很美。
自从有了人类文明史以来,特别是有了文字、有了文学以来,人们为婴儿睡态之美而写出的赞美之文已经很多。凡有良知、善意的人,也都神往过或缅怀过那样的童真之美。但果真有那样睡态之美的少年、青年、中年、老年,万者无一!包括那样的神往、缅怀,大约也十者九虚。倘若有人(包括上帝)问:“假如真能使你们还原为当初的婴儿式睡态,而且永远定格不变,你们同意么?请发誓!”
我相信,假如他们说的确实是毫无伪意的真言,定会闻之走散,不再强调。因为已经“长大成人”者和“尚未成人”的儿童相比,前者毕竟“懂事”了。他们懂了什么?首先懂得了即使是婴儿,出生的背景也很不相同,此后的贫富、贵贱、尊卑之分也注定成为社会法则之一。谁愿意永远童真呢?
于是从婴儿渐渐成为少年、青年、中年、老年之后,人的睡态也必然千种万种。有了各种“觉悟”、“理性”、“知识”、“学问”的人,人生轨迹大都是对婴儿睡态的远离和叛离。直到成了脱齿落发的老叟或老妪,彻底丢弃了许多的所谓财产或遗产,这才有可能用无知、无牙的嘴憨笑一番,憨睡一番,像个婴儿。但要他们在睡态上彻底像个婴儿,也近于不可能。因为他们无论是被客观世界的干扰,还是被主观世界中任何残存物的刺激,稍一醒来就会愣神、发呆。
但是,我多么希望人类的睡态都能还原为婴儿式的睡态,不论他是青年、中年、老年!
莫非活到一定年龄的人,一定要等到死后才能复归于童趣么?
回答这个问题,现今人类的智能仍不够,只能求救于上帝或更为“新新”的人类去回答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