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


□ 梅之雪

  原本以为红玫瑰代表爱情。但我的爱情里却没有红玫瑰,连一枝属于爱情的红玫瑰也没有出现过。那是因为他不喜欢鲜花,在他眼里鲜花是终究要凋零的。他宁可选择一大堆的塑料花或是绢花,因为它们可以长久,就像我们的爱情没有开始的时候,就在追逐着没有退路的天长地久。
  他从不问我,为什么流泪。但他却会默默地为我擦去脸上的泪痕,然后用那双温暖的手撸一撸我的长发。我会靠在他的肩头继续流泪。也许眼泪并不代表什么,只是有一个人可以让自己如此毫无顾忌地流泪,或许这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如果不是那年的元宵节正好是2月14号,我还不知道原来有这样一个专门为情人准备的节日。当天空那一轮浑圆的月亮越过树梢,在我们心里涌动的却是思乡的情绪。同是身在异乡的我们,想起家乡的哨火,在这个日子里也许早就点亮了整个村子。说起儿时为了放哨火,孩子们都争先恐后地去生产队里拉稻草。那一天,我们把生产队里用来喂牛的一个大草垛都瓜分了,但大人们却没有骂我们,因为这是过节,孩子们点亮的火光可以给新的一年带来好运气,好景气。那一天,扬州的街上,并不热闹,只是月儿特别圆,特别亮。那会儿,我不知道情人节是干什么的,只是很高兴。那年的元宵节又正好叫做情人节。
  城里没有人放哨火,我们却看见点着火把的孩子。好奇地走了过去,也学着他们做起了火把。买来几张报纸、一些蜡烛,把蜡烛的蜡液滴在报纸,然后用报纸卷起蜡烛点燃。我们欢快得像两个大孩子,高举着火把,手拉着手飞奔在那条寂静的街上。那天晚上,那条街上很安静,来往的车辆很少。我们手里的火把,却点亮了一路的光明。爱情好像就是从那时候真正开始的。开心和兴奋的我们,像又重新回到童年时代,欢腾欣喜。
  有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我们之间到底是友谊多于爱情,还是爱情多于友谊,但我们从不去讨论这些。每一次他问我“你爱我吗?”我的回答都是“我喜欢你。”他从不强求,他知道,终有一天,我会说出那三个字的。
  后来的日子,每一年的情人节,我们都过得很平淡,有时甚至是健忘,因为他说,中国人不过外国节。可那会儿,我就特别渴望他能送我一枝红玫瑰。
  十年后,当一束火红的玫瑰和精美的巧克力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其实红玫瑰真的代表不了爱情。我早就不是那个渴望玫瑰的年龄了。我已经喜欢上一碗稀饭,几碟酱菜,朴素而平淡的日子,因为这些更真实。
  三十岁了,我开始算计着过日子。计算着银行存款,开始策划我们的投资和未来的收益,开始努力地还债,开始不再大手大脚地花钱。我知道,他其实一直希望娶一个会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女人。突然觉得三十岁的我,离他的梦越来越近了。而他也学会了,给我一些浪漫。世俗之后我开始洗衣烧饭,开始和他说起自己的琐事,这样的我真实而安宁。不过我知道我少了些什么,那东西叫做激情。那是关于纸和笔及一本精美的书的欣喜,他要送我,我没有要。因为我知道,这不是别人能送的。或许再过上许多年,让生活再沉淀一次,我还会再拾起,写下这平淡的一生里日出日落的故事。
  在这个情人节里,有着火红的玫瑰,有着浓香的巧克力,还有那首我很喜欢的歌“没有情人的情人节”。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2007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