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陆士谔:穿越中国一百年



  百年前的中国,外有列强压迫,内有贪官腐败,国弱民穷,惨不忍睹,有志于改变中国现状的志士仁人,都把希望寄于未来。有人便选择了小说作为表达其理想和希望的方式之一,且都有关于万国博览会的描写,说明在当时人们的心目中,举办万国博览会是国家强盛、社会繁荣的标志和象征。梁启超作于1902年的《新中国未来记》,成为此类小说的开山之作。由此带动了此类小说的创作。1910年,正是清王朝谢幕,民国萌芽初动时分。其时一个以行医为生名叫陆士谔的青年在据今一百年前的今天,写出一篇跨越百年时空的科学预言小说《新中国》。
   书中的内容令今天的我们深感惊奇和叹服。书中对于上海世博会精准的预言,和对科学发明的畅想犹如一杯陈酿了百年的美酒,为2010年世博会带来了遥远的祝福。
  《新中国》不仅在科技、交通、建筑、医学、工业等方面有诸多畅想,也在经济、政治、军事等方面展示了一个崛起于东方的大国形象。
  那么陆士谔到底是何许人也?《新中国》中有哪些预言今已成真?
  陆士谔1878年1月16日(清光绪四年,农历戊寅年)生于珠溪镇(今上海市青浦区朱家角镇)。名守先,字云翔,号士谔,亦号云间龙、沁梅子等。伯父陆世淮,是朱家角的举人,父亲陆兰槎,也是位很有学问的秀才。士谔幼年,家道中落,曾当过典当学徒。16岁时,从朱家角清代大名医唐纯斋学医,遍读古今医药专著,学成后,悬壶于青浦、松江一带。1905年27岁的士谔去上海行医谋生,翌年便以“沁梅子”出版了《精禽填海记》,1908年又以同一署名出版《鬼国史》。此后他一边行医,一边以惊人的速度写作小说。在《新闻夜报》的《国医周刊》和《金刚钻报》的《医林》专栏上发表文章,谈医说药,为病家咨询,著有《国医新话》《士谔医话》《医药指南》等书,被誉为沪上十大名医之一。
  据《云间珠溪陆氏谱牒》陆士谔小传云:“精于医,负文名,著有《医学指南》《加评温病条辨》等医书十余种,《清史》《剑侠》等小说百余种,《蕉窗雨话》等笔记二三种行世。”由此可见,陆士谔一生创作了百余部小说。他的小说,就其内容而言,大致可以分成五大类。一是社会谴责小说,如《新孽海花》《孽海花续编》《官场怪现状》《风流道台》《最新上海秘史》等;二是历史小说,有《清史演义》《顺治太妃外记》《女皇秘史》《新三国》《日俄战史》等;三是武侠小说,如《三剑客》《血滴子》《江湖剑侠》《古今义侠奇观》《雍正游侠》等,其中《血滴子》在二三十年代被改编成连台本(京)戏,在沪上演出后,沪、淮、扬、锡等地方剧种也纷纷移植演出;四是文言笔记小说,如《蕉窗雨话》《尘余觚剩》《江树山庄笔记》《冯婉贞》等;五是幻想小说,又称拟旧小说,如《新上海》《新中国》《新水浒》等。如此多产,可谓著作山积,很难找出匹对者了。陆士谔晚年专心整理医学著作,著有《国医新话》《士谔医话》《医学指南》等书,以其医术精湛、医德高尚被誉为上海名医。抗日战争期间,陆士谔蛰居沪上,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三月,因中风卒于上海寓所,终年67岁。
  陆士谔一生创作的百余部小说中,以《新上海》与《新中国》最著名。
  《新上海》将清末上海十里洋场种种光怪陆离的“嫖、赌、骗”丑恶现象作了深刻揭露,写得淋漓尽致。1997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推出“十大古典社会谴责小说”,陆士谔的《新上海》与李伯元的《官场现形记》、吴趼人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等,同列其中。
  《新中国》是陆士谔32岁(1910年、清宣统二年)写下的代表作,这是一部令今人万分惊叹的小说。该小说又名《立宪四十年后之中国》,小说以第一人称写作,是一部以梦为载体的幻想之作。其中有这样一段情节,作者在读《项羽本纪》时做了一个梦,一晃40年过去了,到了宣统四十二年,上海的租界早已收回,法庭律师皆为华人,马路宽阔,屋宇整齐,国无外债,产品压倒欧美,学校教育发达,且有良医发明,医心药,催醒术,可保人民健康长寿。书中写道:那年“万国博览会”在上海浦东举行,为了方便市民前往参观,在上海滩建成了浦东大铁桥和越江隧道,还造了地铁。有趣的是为造地铁(电车隧道),还发生不同意见的争执,有说造在地下,有说要造高架;争论到最后,说是造高架行驶噪声太大,且高架铁竖柱影响市容又不方便,最终定下造地下电车隧道。他与女友手牵手前去参观,兴冲冲,急忙忙,绊了一跤,一觉醒来,原是梦幻一场。陆士谔在小说中,还设想黄浦江上将架大桥,黄浦江下则将筑越江隧道。他还设想在跑马厅(人民广场的所在地)附近建“新上海舞台”,他的预言竟都一一应验了。此外,陆士谔还预言中国将取消外国的治外法权,陆士谔的作品中还主张节制生育。由此可见,他竟还是计划生育的最早的倡导者。
  陆士谔的小说《新中国》问世将近一百年之际,证诸现实,如亲见、亲闻、亲历现场,人们不但为陆士谔先生的爱国赤忱所深深感动,也为先生的科学预见所倾倒。人们惊叹,我们的先辈竟有如此的睿智而引以为自豪。预见,时下称为“未来学”,是一门新兴的科学。预见之所以成为可能,在于依据丰富的现实状况和诸种矛盾的演化来推测未来。诸如中国曾备受帝国主义的压迫,但这必将引起中国人民的强烈反抗,经过艰巨而曲折的斗争,最终必定能摆脱帝国主义的羁绊,获得独立,从而结束帝国主义的治外法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陆士谔:穿越中国一百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