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和妈妈


□ 宁鹏程

母亲和妈妈
宁鹏程

  一
  
  天上飘起雪花的时候,有消息传来,单位里一位老乡的母亲去世了,在老家安葬。我是同乡会的组织者,赶紧通知诸位老乡,备了挽幛、挽联,联系了两辆车。一百五十公里的路程,前往吊唁。老乡也是昨晚刚从外蒙赶回,最后一面没有见到,很是悲痛,眼肿声咽,嘴里喃喃反复对我们说:怎么会呢,平日里身体好好的,说好了过一段就把她接过去,怎么说走就走了呢。看到老乡跪在灵柩前哭天喊地,所有的心分外沉重,搀起来,说一些节哀顺变的慰言,要留下用饭,辞,闷闷离去。
  车至分岔口,我下了车,对着车说,你们走吧,我回去看看我母亲。
  这是一年来我第一次要回家。
  是什么原因让我产生要回家的冲动,或者连冲动也算不上。是距离老家已经很近可以顺便看看?是看到老乡悲痛着他的母亲而让我想起我的母亲?是心底里血液里隐藏着的那份所谓的孝意在萌动?抑或三者都有?或者说,回家尚需理由?尚需冲动?尽管我知道像这样的事情有时候是不需要理由的,但我依然不敢确认,我没有勇气确认。
  只有一点可以确认,很久很久,我没有回家了。
  我好像总是忙,总有出不完的差,总有处理不完的事,成日行迹匆匆,踪履匆匆。似乎这样的匆匆多了,诸多事情诸多情感便渐次在匆匆中溜掉了,淡化了,忘却了,消无了;似乎这样的匆匆多了,情亦匆匆,心亦匆匆。
  一位罹病的摄影忘年交告诉我,她虽然不能再涉水爬山,捕摄自然,但平凡的日子。她依然收获了平凡的幸福。从清晨到深夜,每天看着日头升起又落下,鞋子脱了又穿上,然后轻轻撕掉一页薄薄的日历,她就感到幸福。她说,她能感受到日子移动的身影,能听到日子移动的声音,能看到日子移动的色彩。她是那样沉稳地把日子放在自己的眼前来打量,来欣赏,她是那样平和地把日子看成了美的历程。我不知道如此淡定平和的心态算不算一种境界,但我能感受到这份水一样的淡泊,透彻得尽致淋漓。我好像无暇亦无心境顾及这些,好像这天亮日升,夜寝安履不在我的时间里,不在我紧张的日子里。如果有时间掰掰手指,好像紧缺的和挤不出的,还是时间。
  冥冥中我似乎有相当充足的理由隐然告诉自己,不回老家看看并不是我不想回去,这不是我的错,我忙。但我又清楚地明白,我真的不想回去,我不愿意看那偌大院子高可齐人的杂草,那父亲毕生奋斗留下来的老屋,那老屋窗棂透过来的黄沁沁的日头影子,那习习晚风中老屋檐下蛛网的颤动,那些影影绰绰来往行走在老屋院落里的记忆……想起这些,我闭上眼,一阵揪心和痛楚。但我知道,如果推开老屋吱扭作响的柴门,一定还有撩起棉布门帘正倚门而望倚门而盼的,我的母亲。我应该回去,看看母亲。
  雪越来越大。沙沙的霰变成了悠然飘落的大团大团的雪片,雾腾腾的。从村口经过一家杂货店,向右拐,再往前走,看到一根电线杆,再往左拐,是一条略带弯曲的长长小巷,小巷尽头的柴门,就是我的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