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是秃子


□ 赵月斌

1

爹牵着那条使唤多年的小毛驴出门了,他说要用它跑我的毕业分配。
我生气地说,你觉得你是张果老,还骑它进城,它只会拉车拉屎,又不会拉钱。
一辈子都在拉脚的老爹肯定听出我是在埋怨他,可他头也没回,牵着他的老伙计走远了。看着他苍老的背影又觉得内疚,我的要求太过分了。
爹回来时小毛驴已变成了一沓陈旧的钞票,我感到悲哀,这一头小毛驴恐怕喂不饱那些大胃口的驴啊。
我说,别白扔了钱了。
爹说,你别管,我不信一头小驴不能驮你进城。
我不作声了,我明白爹这么做也是要给人看的。当初他卖了房子给我买大学也是给人看的。他说,你出息了,我在风岩镇讨饭也值得了。
那驴钱经了几个人的手,最后才到了姓袁的工政长科长手里想必他只得到了一个头吧?
爹说,袁科长说了,保证把你分到好地方。爹这么说着,磕着他的旱烟袋,好像我已经变成城里人了。
我说,他袁科长又不是你儿,那么好打发?
爹生气了,说,你这是什么话,人家给你办事你还骂人家。
我说,骂他的时候还在后头呢。
爹不吭声了。其实他心里也没底,其实我心里也抱着一丝幻想。
拿到分配令时的我眼泪差点没掉下来,上面写着风岩中学,八月十六日前报到。
我真想找那个姓袁的,我爹用一头驴是要把我换回来吗?可爹不让我去惹祸,他说袁科长说了,先在那里干着,以后再调动。
我说,他骗他那个爹的,我就在这里蹲一辈子吧。
去报到时,校长热情得让我感动,他说你是咱校来的第一个大学生,难得啊。
我也只好很觉悟地说,我一直都盼能回乡做贡献,现在正好如愿了。
校长说,好啊好啊,袁科长果然有眼光,给我们介绍了一个好青年,我一定转告他,让他放心,让英雄有用武之地,让你大展宏图。
我心潮澎湃起来,也许这儿真是我发迹的宝地。这样我就对校长有了好感,他五十多岁了吧,头发还乌黑发亮,加上一张娃娃脸,有弥勒佛的福相。
我说,校长,以后就靠您提携了!
他软绵绵地握着我的手,好说好说。
未了他送我下楼,像是不经意地问,你和袁科长是什么关系?
我不假思索地说,亲戚,亲戚关系。
他恍然大悟似的,噢,怪不得他打电话来关照你。
我心说一头驴替人交了一次电话费,真他妈的窝囊。再一想他放一个屁到底比那头驴叫一万句有用,也就心平气顺了。

2

开学前我特意去了美发店。风烟发屋,冲着这个名字,我进去了。房间不大,收拾得倒挺干净。录音机正放着那个囚犯乞人同情的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正躺在小转椅里,随着旋律转转悠悠。她从墙上的镜子里看见我来了,站起身招呼我坐了。
她一边给我系帷布,一边从镜子里打量我。她的眼睛纹得很大,我觉得怪吓人,就把头低了,不看镜子。她把我的头扳正了,从镜子里剜了我一眼,手里的梳子和掏剪相互敲打着,说,我看你是镇上的吧。
我说,你怎么知道。
她说,你不认识我了。
我看见她在镜子里媚了眼朝我微笑,她的眼神我似曾相识,莫非是初中时那个绰号叫媚儿的同学?
是我,上了大学就不认人了?她嗲声嗲气地说。
我不自然地说,哪儿呢,你是漂亮得让我不敢认了。
挺会说话的啊,呀,你的头发怎么白了那么多?
我朝音箱努努嘴说,他不是天天唱吗?愁啊愁,愁就白了头。
媚儿格格格地笑了,别愁,我给你焗油,比黑的还黑!
她说完又笑个不停,我猜这是不是一句荤话?转念一想可别把人看歪了,就耍刁说,我可没那么多钱让你赚。
哟,你可把人看扁了,能碰碰你也是俺的福分啊,只要你愿意,你的头就包给我了。
你是承包荒山秃岭呢,我又不指望你在我头上植树造林。
媚儿又笑,手里的剪刀开始在我的头发里钻来钻去,同时又说,秃也有办法呀,现在谁知谁是秃子?
她在我旁边来回走动,我觉得她的大腿热烘烘地靠在我胳膊上,就把胳膊往中间收了收,这样就把肩膀抬高了,她在镜子里一笑说,你的头都要缩没了。我便又放松下来。
洗头时她说,我给你用我自己用的奥妮首乌洗发水。我闷着头在那儿坐着,感到她的手凉丝丝地在头顶摊开了,接着又轻轻地向四周扩散,不一会儿,我的头就淹没在浓重滑腻的泡沫里,我闭紧了眼睛,等她冲洗。可她的手指还是在我的头发里穿行,不紧不慢的。我催她冲水吧,她说急什么,我要对顾客负责吧。我说快点我辣眼了。她就立刻放水,手还从我的额头一直抹到了下巴,我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末了她还揪了揪我的耳朵说,你耳垂这么厚,肯定有福气。我嗯哈应承着,坐上小转椅,她递过来一方小手帕说,擦擦眼,还凑到我脸上看。我只好用这块香气扑鼻的手帕把眼擦得通红,其实我没有辣眼,现在就像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