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是秃子


□ 赵月斌

1

爹牵着那条使唤多年的小毛驴出门了,他说要用它跑我的毕业分配。
我生气地说,你觉得你是张果老,还骑它进城,它只会拉车拉屎,又不会拉钱。
一辈子都在拉脚的老爹肯定听出我是在埋怨他,可他头也没回,牵着他的老伙计走远了。看着他苍老的背影又觉得内疚,我的要求太过分了。
爹回来时小毛驴已变成了一沓陈旧的钞票,我感到悲哀,这一头小毛驴恐怕喂不饱那些大胃口的驴啊。
我说,别白扔了钱了。
爹说,你别管,我不信一头小驴不能驮你进城。
我不作声了,我明白爹这么做也是要给人看的。当初他卖了房子给我买大学也是给人看的。他说,你出息了,我在风岩镇讨饭也值得了。
那驴钱经了几个人的手,最后才到了姓袁的工政长科长手里想必他只得到了一个头吧?
爹说,袁科长说了,保证把你分到好地方。爹这么说着,磕着他的旱烟袋,好像我已经变成城里人了。
我说,他袁科长又不是你儿,那么好打发?
爹生气了,说,你这是什么话,人家给你办事你还骂人家。
我说,骂他的时候还在后头呢。
爹不吭声了。其实他心里也没底,其实我心里也抱着一丝幻想。
拿到分配令时的我眼泪差点没掉下来,上面写着风岩中学,八月十六日前报到。
我真想找那个姓袁的,我爹用一头驴是要把我换回来吗?可爹不让我去惹祸,他说袁科长说了,先在那里干着,以后再调动。
我说,他骗他那个爹的,我就在这里蹲一辈子吧。
去报到时,校长热情得让我感动,他说你是咱校来的第一个大学生,难得啊。
我也只好很觉悟地说,我一直都盼能回乡做贡献,现在正好如愿了。
校长说,好啊好啊,袁科长果然有眼光,给我们介绍了一个好青年,我一定转告他,让他放心,让英雄有用武之地,让你大展宏图。
我心潮澎湃起来,也许这儿真是我发迹的宝地。这样我就对校长有了好感,他五十多岁了吧,头发还乌黑发亮,加上一张娃娃脸,有弥勒佛的福相。
我说,校长,以后就靠您提携了!
他软绵绵地握着我的手,好说好说。
未了他送我下楼,像是不经意地问,你和袁科长是什么关系?
我不假思索地说,亲戚,亲戚关系。
他恍然大悟似的,噢,怪不得他打电话来关照你。
我心说一头驴替人交了一次电话费,真他妈的窝囊。再一想他放一个屁到底比那头驴叫一万句有用,也就心平气顺了。

2

开学前我特意去了美发店。风烟发屋,冲着这个名字,我进去了。房间不大,收拾得倒挺干净。录音机正放着那个囚犯乞人同情的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正躺在小转椅里,随着旋律转转悠悠。她从墙上的镜子里看见我来了,站起身招呼我坐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