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换防


□ 王凯

  一把锉刀。
  第一道沉重的铁门。
  总有一天我会获得自由。
  ——博尔赫斯《囚徒》
  
  列车到站是凌晨两点四十。晚点整四个小时。我站在车厢连接处抽烟,质问每一个路过的乘务员,但这帮表情冷硬堪比火车轮子的鸟人对此不予置评。
  我只好用我能想起的一切恶毒语言小声咒骂每个消失在车厢里的背影。我知道这很无聊,但终究聊胜于无。
  出了车站,一起下车的另外几人同接站的亲朋迅速消失在西北初春清冷的夜色中,只剩我跟个傻子似的站在车站门前昏暗的灯光下形影相吊。我又点上一根烟,故作镇定而内心慌张。值班的铁路警察告诉我,这里离县城八公里远,这个时候不可能有出租车。建议我考虑顺着大路向西步行到县城,或者就在候车室坐到天亮。
  我认为这两个建议每个都比另一个更他妈扯淡,可我也没有不扯淡的办法,只能仍旧傻子似的站在那里束手无策。
  踌躇间,对面的黑暗中突然亮起两束灯光,刺破浓浓夜色扑面而来。接着,一辆沾满泥水的丰田越野车在高高的台阶下停住,我注意到车前挂着一块离这个边远小城至少一千公里的山西牌照。
  请问是五十八团政治处的周副主任吗?司机走下车,在黑暗中高声问我。
  我诧异地应了一声。尽管这鬼地方绝不该有人认识我。
  来人快步走近,到离我五六步远的时候,这个穿着立领夹克、牛仔裤和耐克鞋的年轻人突然停下来看着我,仿佛我是一只长着翅膀的兔子。
  你瞪着我干吗?我说,你不是燃料班的刘振峰吗?不认识了?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早混到大机关当官去了吗?
  你听谁瞎说,我从来也没当过什么官。我反问,你怎么来了?
  指导员让来的。
  哪个指导员?
  你说哪个指导员?除了孙璞,还能有哪个指导员?
  你胡扯什么?孙璞不是刚去世吗?
  是刚去世。他要活得好好的,我才不会请假跑两千里地到这儿来。你就更别说了。刘振峰咬着嘴唇想了想,转身往回走,走到车前又转回身,冷冷地冲着我,周副主任,要坐车走吗?
  刘振峰的口气令我极为不快。我很想同样恶狠狠地拒绝他恶狠狠的邀请,然而尽快找个暖和地方落脚的念头扫荡了我的自尊。迟疑了几秒,我提着包走过去,把自己和包一起塞进后座。车门还没关上,刘振峰一脚油门,车立刻蹿了出去。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车走了好一会儿我才问。我试图打破沉默的尴尬。
  我不知道。我打电话问团里。他们只说来一个周副主任,可惜不知道是你。
  你要知道是我会怎么样?
  刘振峰没有回答。我坐在他后面,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在冷笑。我想,一定是。
  
  车停在水青大酒店门前。我没想到这偏远小县还有这等去处。环顾四周,唯有此处霓虹闪烁。大概这是县城最好的酒店了,但不知房间贵不贵。眼下不比机关,如果出差住宿超出标准,回去报销将会非常麻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