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一个岛


□ 陈金山 苏效明

真好!朋友送给我一份珍贵礼物——“海上花园鼓浪屿特种邮票发行纪念”,有纪念封四个、明信片一套,而鼓浪屿特种纪念邮票采用三枚横联的表现形式,分别表现了日光岩、菽庄花园、八卦楼三个著名景点,从自然景观、人文景观、建筑景观等不同角度反映了鼓浪屿的风貌,称得上是不可多得的集邮妙品了。
深夜,我再次摩挲礼品袋,把一个面积只有1.78平方公里的小岛捧在手上:深蓝、蔚蓝、浅蓝不同层次的背景,那是天风海光,荡影浮波,浪溅飞雪,一座钢琴式码头建筑迎接四方游客,而鼓浪屿就像一位钢琴诗人,正铮铮弹奏着《月光奏鸣曲》。踏着涛声诗韵,我来到了以园主人林叔藏以自己名字谐音命名的菽庄花园,它建于1913年,因“藏海”“补山”而夺天然神趣;登临日光岩,一览群岛,洪波浴日,鼓浪屿如船正要解缆飞去;红瓦绿阴中让人眼睛一亮的八卦楼神接天宇的红色圆形穹顶,酷似美国国会的大厦。美丽的鼓浪屿啊!方寸之间,让我思接千载,梦萦情牵!

你瞧,文学巨擘巴金走来了,带着青年的迷惘和求索。那是1930年的秋天,巴金第一次踏上小岛,下榻厦门酒店三楼的房间,白天就到外面去,傍晚约另外两三个朋友来,一群热血青年就站在露台上,靠着栏杆,眼前展开一片黑暗的海水,水上闪动着灯光,飘荡着小船,头上是一天灿烂的明星。天是无边际的,海也是。在这样伟大的背景里,谈论着改造社会的雄图。短短的三天里,巴金结识了一名叫“耶稣”的厦门教书先生,耶稣多羸的躯体中却喷发着岩浆般的革命激情,他对学生演讲,忘我的工作,“把碎片用金线系在一起,在废墟上重建起九重宝塔”(《南国的梦》巴金)
两年后,巴金再上鼓浪屿,却没找到耶稣,但巴金从别处知道这“两年间一个人的大量牺牲和工作折磨着我”的好友“正忙碌地在那古城里工作,准备着有一天用有组织的民众的力量来歼灭侵略者的铁骑”。一直到1935年2月,巴金东渡扶桑,在横滨的海边,眺望北斗,不禁想起日光岩下的岛上看过这七星永远不会坠落的星的情形,但他已没有“感伤”,或许是海浪声令他听到“沸腾着年轻人血脉”的动地歌吟?或许是晃岩的日夜俱悬,照耀着明媚的山川,引发他思古之悠:国姓爷水操台点兵,十万闽南藤牌军、铁人军挥戈东向,饮血赤嵌城?巴金长啸一声,奋笔疾书:“我又一次听见旧社会的垂死的呻吟了”,“这新的巨灵快来了吧”。(《月夜》巴金)
烽火连天,河山破碎,怀揣着一颗追求人性大美的梦,青年鲁彦走来了,一个奇异的岛屿扑入鲁彦的眼帘,它很小,费了一个钟头,就可以在它周围绕了一个圈子,光滑清洁幽静的马路却没有车马之喧,几乎全是高大美丽的洋房,但与友人相携登上最高的山顶,所见“这里那里泊着军舰,有的打着日本旗帜,有的打着英美旗帜”,才记起“鼓浪屿原来是租给了外国人的”。(《中国首富的区域》《鲁彦(1901一1943)散文集》
浑身散发着珠光宝气、异国情调的小岛在镗然大响的巨潮撞击下剥去了脂粉层层,洋房铜牌上“大日本籍民”“葡萄牙籍民”……电击一般震撼着鲁彦的心魄。悲歌醒华夏,日光岩没有俯首,他倔强地提着花岗岩头颅要在黑漆漆的天顶撞开一个血淋淋的窟窿!打拼!搏命!老新闻工作者、著名杂文家赵家欣来了,他亲眼目睹了曾同舟避难他乡、后又被日本人“请”回当了7年伪市长的李思贤被镇压的场面。(《鼓浪屿上望家乡》赵家欣)军旅作家莫耶来了,“几十年后重游,鼓浪屿已经洗去满身屈辱,回归人民的怀抱,岛上英国工部局撤走了,趾高气扬的巡捕不见了,‘华人与犬不得入内’的牌子消失……”(《啊,鼓浪屿》莫耶)著名作家柳溪、何为慕名赶来了,或钩沉忆旧,或抒发遐思……留下几多文坛佳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