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庄生蝶梦所想到的


□ 杨新民

  国内外,许多人研究比较文学、比较哲学之类,我于此道夙无研究,但平心而论,什么事情通过比较、对照,总是能够启迪思想的。这里我想谈谈庄生蝶梦的事。
  庄子《齐物论》有云:“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千百年来,有许多人作了和庄子相似的梦。
  俄国小说家契诃夫在《手记》里记载:“我作了这样的梦,认为现实的其实是梦,正象梦就是现实一样。”
  法国的伏尔泰,在《形而上学论》里说:“在作梦的时候,我们总是看见和感觉到一些并不存在的东西;说不定我们的一生竟是一场连续的梦,死才是梦醒的时刻,或者是一场并无觉醒相随的梦境的结束。”
  俄国诗人莱蒙托夫在一篇题为《死》的诗里也说:“为一些开着花朵的幻梦所抚慰,我静静地睡着,忽然醒了过来,但醒也是一场虚幻的梦。”
  还可举出德国诗人海涅,他在一首叫作《梦境和生活》的诗里告诉人们:“你整个的生活就是一场春梦,而这片刻的时光乃是梦中之梦。”
  庄生的蝶梦和所有这些类似的梦,无非都表达了一种人生如梦的思想。
  我们知道,伏尔泰是法国启蒙主义思想家,人们一直给以较高评价。革命民主主义诗人海涅则受到马克思的喜爱,莱蒙托夫、契诃夫也都是我们熟知的俄国进步作家。那些梦,似乎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麻烦。
  但是相形之下,庄生的蝶梦就不然了。多年以来,我们撰写的哲学史、思想史或其它有关论著,在论述庄子时,几乎无一不提到这个梦,并且几乎是众口一词地把它作为“唯心主义”、“极端怀疑论”、“相对主义认识论”等等,完全否定。
  由此,我想到一个如何对待古人的问题。
  我不是说庄子不是唯心主义,也不是说他没有极端怀疑论、相对主义认识论的思想等等。但是,对于古人,是否判定他是唯心主义,责备一通以后,就算完成任务了呢?我看未必。
  马克思在谈到朗格时,曾经不无幽默地指出:“他使我记起毛塞·门德尔生来。这位典型的夸夸其谈的人物写信给莱辛,问他为什么竟想到严肃地对待这条死狗——斯宾诺莎。同样地,朗格先生奇怪,在布赫那、朗格、杜林博士、弗赫纳等等早已一致认为他们,可怜的俗物们,早已把黑格尔埋葬之后,恩格斯和我等人,还严肃地对待黑格尔。”(《马恩论艺术》(二),第220至221页)对于马克思、恩格斯来说,问题不仅仅在于指出黑格尔是唯心主义者,更重要地在于从黑格尔哲学中寻找“倒立着的辩证法”,寻找其“合理的内核”。同样,对于庄子这样的哲学家、思想家,只停留在判定他是唯物主义还是唯心主义,那无疑也还是很不够的,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此。
  庄周是我国战国时代的大思想家,影响很大。象阮籍、嵇康、陶潜、李白这样一些生气虎虎的伟大诗人,都是受老庄影响颇深的。北宋苏轼读庄子,曾喟然叹息曰:“吾昔有见于中,口未能言,今见庄子,得吾心矣!”青年时期的郭沫若也曾喊出“我爱我国的庄子”这样的豪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