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记者在路上


  

  东西南北酒

  文 本刊记者 李少威

  上月底在上海,和一桌子的上海人喝绍兴黄酒,总量不大,但不一会,脸红的脸红,“先喘口气”的喘气,昏睡的昏睡。在座的一位北方长者无奈耸肩说,也就在上海,每次都会见到这种景象。

  这固然以偏概全,但人们对一个地方的人酒量上的印象,大体也差不离。

  我是喜欢拿酒和人打交道的,这几年也算喝遍南北西东,但从不敢在四个地方与人酒桌言勇。

  一日山东。第一次去青岛,朋友来酒店大堂见面,提着啤酒过来。那是我第一次见这种喝法:散装的啤酒,装在一个透明塑料袋里,插一根长而细的吸管,一人一大袋提着吸。

  山东当地老百姓口音浑浊,说起话来,没喝酒也像喝多了一样,反过来就是喝多了也跟没喝酒一样。他们大多长相憨厚,看上去就让人放心,酒桌上亦然,从不偷奸耍滑,只会比你喝得多,正因如此,你才不知不觉大醉而归。

  鲁人孔子说,唯酒无量,不及乱,翻译过来就是“喝酒上不封顶但从不喝糊涂”,看来山东人善饮是几千年的传统。

  二是河北。衡水老白干即便不是烈酒之尊,也在国内排得上号。除了酒烈,河北人礼数还多,你仅比他虚长几岁,他就频频来敬,坐下一个起来一个,车轮战一般。而且碰杯的时候杯沿一定要在你下面,如若你也计较,他就从桌子底下伸过来,反复拉扯无休无止。

  无论是要喝的数量上,还是从喝完一杯的效率上,在河北喝酒都感觉很累。我们广东人酒桌很少讲究,所以如果你是一个晚辈,在河北酒桌更感觉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方不失礼数。

  三为甘肃。自古浩瀚经典藏于敦煌,边塞风光苍凉辽阔,来往客旅络绎不绝,戍守军人血性磅礴,文人借酒即兴,商旅以酒浇愁、将士用酒助威,所以甘肃人能饮。

  前年在武威,席间三位女性,全都在一小时内喝下去一斤多,竟面不改色。大约后来丝路衰落,河西走廊归于闭塞,古风于是较别处更要完整,主要表现在对客人极其热情。刚拧开瓶盖,就倒出来12杯,像插鸡蛋一样插在托盘里,手捧着托盘长身而起:“我敬您!”他敬酒的意思是他不喝,而你要把那12杯全部喝下去,大概是因为过去酒是奢侈品、好东西,优先奉客。这个坐下,那个又来了,还是12杯。席上一共5位当地人,勉强喝完两个人的敬酒,只能认怂求饶:“不胜酒力,到此为止。”

  武威当地的酒还有一个特点,明明是100多元的白酒,四五十度,但醉得慢,而且不上头,所以当地人对身价高昂的名酒都不感兴趣,只愿喝当地酒。

  四乃湖南。这里的人刚烈豪爽,“霸蛮”敢于,历史上批量掉脑袋的事经常要靠湖南人去千,比如平定太平天国起义的,主要就是曾国藩的潇湘子弟兵。中国有声望的调查记者,湖南籍人士多得成了一种现象;还有那些不顾体制感受说心里话千想干的事的个性官员,也以湖南居多。我见了湖南汉子,都是先一顿夸赞,但他们往往补充说,湖南人干好事大胆,干坏事一样大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风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风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