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庄子与阿Q


□ 王 蒙

  庄子所论,一上来借用胡风先生发明的短语,应该称作“自我扩张”:通过大胆的超人的想象,寻找通向无穷与永恒,超拔与高端的精神扩张契机。先是“北溟”,即北海,有几千里长的大鱼名鲲。大鱼化作大鸟,叫做鹏。鹏的翅膀若垂天之云。大鱼大鸟,铺天盖地,已经把一切王侯、大臣、将领、说客、精英全面压下去了。完了是对小虫小鸟蜩、鸠与惠蛄、斥的嘲笑,也就是嘲笑百姓凡庸。从中可以看出庄子的膨胀与骄傲,应该叫做精神的优越感,可以说猛药狂补,气冲九天,豪壮南北,主随客(宾、对象)勇,一上来就是巨人的架势。
  然后是大树大瓢大瓠,一个比一个大。大到无当了,没有用了。这时,庄子多少要费点力气论述大之用需要有大气魄大眼光:就像防止皴裂的润手药膏,到了一般人手中只能帮助洗衣妇,到了大眼光人(不妨戏称为“大眼客”)手中能帮助吴王打胜仗,献药方者能封侯裂土。这其实已显勉强,因为一个外科护肤之药起那么大作用是罕见的特例。而坐上大瓠畅游江湖河海,想象的成分远远多于实际可行的成分。虽然还是补药却已显不着边际,已经从服用虫草野山参灵丹妙药改成放眼日月精华、 吞吐宇宙祥瑞的偏重于虚幻的心理进补了。
  再然后说到人,你是列子,我是藐姑射山神人,又是原地拔高,武功上叫做“旱地拔葱”的路数。列子御风,已经玄虚,藐姑仙子美妙,更似一己的想象,进一步从日月宇宙的滋养进入静坐调理精神按摩直至梦幻性的自我舒适化了。如果刻薄一点说这是追求一种准迷幻感,准可卡因。
  这就叫逍遥,逍遥就是精神的自我完成,精神上的巅峰化高端化超越化超常化大眼化。庄子果然了得。
  一株超大的樗树,却又是不中绳墨,不中规矩,既不能当建材,又不好打家具。不但是大而无当了,而且是大而无用了。庄子在这里留下了玄机,打开了颠覆的口子了吗?是的,同时也暴露了庄子的无奈乃至忿懑。庄子显然对那个语境下的“用”有保留,有负面的看法。中文中一个“用”字,对于士人有特殊的意义:“为世所用”,这个连孔子也羡慕却未能够得着的光辉短语,往大里说是为社会朝廷群体人民祖宗后人建功立业,往雅里说是实现自我,实现理念,为价值而献身,而粗鄙点说干脆就是做官发达,级别待遇,光宗耀祖。所谓“为世所用”,是多少自命精英的没有实现的理想。
  于是再自我安慰一下,中国士人所谓“用藏在我,舒卷随心”一是美谈;二是聪明;三是无奈;四是阿Q;五是命运过得去,没有一直不为世用,也没有用完了落一个杀头问绞五马分尸的下场。
  庄子的大樗无用的说法里不无傲气加酸葡萄,通透加悲凉,高扬却又形影相吊,孤独孑然。这是形补而实泄,形热而实寒的一味怪药,如果打个比喻,可说就像是一味长白山野山参,本极名贵强力,由于进了水,一再发酵,变酸变质,良好的酵母菌与恶劣的酸败菌包括大肠杆菌大量滋生,在保留少量补气成分的同时,不但变成了泻药,而且有可能引发急慢性肠胃炎了。
  大樗的好处不过是能在树下睡个懒觉,由于无用而不至于早早地被砍伐光净夭折而亡罢了。这样的逍遥,美好中包含着超低调,汉族的说法叫做留下我一条狗命,维吾尔族的说法叫饶了我那一勺脏血。它远远少于人生中可能有的愿望与发挥、选择与机遇、能量与光彩,它其实是对于“生命”二字的亵渎。名之为逍遥,它能与“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相比拟吗?命名这样的大臭椿为逍遥,是不是有一点勉强呢?是不是有一点反讽呢?是不是虽说是“却道天凉好个秋”,却透露出了不尽的愁肠百结,欲说还休呢?
  看透了看穿了,什么蝇营狗苟,什么争腥逐臭,什么巧言令色,什么牛皮高调,什么穷奢极欲,什么阴谋诡计,什么使命悲歌,什么人民良心、民族火炬……全都是枉费心机,害人害己。远不如在幻想中遨游北溟南溟,扶摇羊角,乘瓠江湖,矗立广漠。
  这毕竟是一种审美的境界,一种自我的享受,一种精神的胜利。比阿Q多了一大套说辞,一大套理论,一大套机锋,一大套忽悠。在这些讲说当中,你不能不承认庄子达到了思辨的高端,他能上也能下,能大也能小,能高也能低,他绝对不是阿Q能够望其项背的。就是说,庄子可以做到与阿Q一样的低,阿Q兄却永远做不到与庄子一样地高明高扬高大。忽悠也要看文化层次,也显示文化层次,忽悠得精彩了也能出名挣钱上进作秀。然而庄子毕竟不仅靠忽悠,他还靠匪夷所思的想象力思辨力表达能力与审美能力。这时候就更体现出大智若愚,大高若卑,大优若劣,先秦的大哲人庄周若辛亥革命后赵庄的阿Q君来了。
  果然,紧接着就宣扬起形如槁木、心如死灰的巅峰境界来了。形如槁木、心如死灰。这可真是“……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了。到了槁木死灰的最高境界,可以是智障,可以是植物人,可以是病重临终,却也可以是穿越通透的结果,是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的结果。如鲲如鹏,与天地同起伏伸缩,也就视天下如无物了,也就对什么都没有新鲜感与吸引力了。通透的结果是什么?都透明了,连眼球也是透明的了,按照光学原理,也就是一片黑暗了。当然接下来就是“吾丧我”了,也就是槁木死灰了。
分享:
 
摘自:读书 2009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