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历史上的世博


□ 果子离

  台湾媒体人陈文茜在香港书展会场,炮轰韩寒。表面上看,是为了拉抬李敖的儿子,不惜以贬损名家来博取版面,另一层原因,是陈文茜和韩寒对上海世博的看法,大相径庭。这里头学问不少,可惜媒体报导世博活动者多,探讨世博所代表的意义者少。以致一般人只看到或只想看到世博炫目的一面,未能深究其深层意义,也不了解世博风光背后,有什么人所不知的意涵。
  就这点而言,群学出版社推出日本学者吉见俊哉《博览会的政治学》中文版,饶富意义。许多答案,或之前未曾有过的疑问,都在书里浮现。
  事实上,从1851年在伦敦首次举办开始,世博就不是单纯的大型市集而已。
  世界博览会,又称万国博览会,简称世博或万博。不管叫什么,都是主办国国力的展现。透过《博览会的政治学》一书,我们清楚看出彼此关系。
  吉见教授在书里斩钉截铁地说,博览会时代也是帝国主义的时代,博览会是帝国主义的展示场。这是一个非常政治学的观点。透过博览会,帝国的扩张,与科技的发展,结合为一,令参观者为之惊叹,对这些帝国拥有的开疆拓土的成就感到赞佩。这从伦敦首届世界博览会就已看出端倪。殖民地展览馆此后成为主办国必设的成果展示场,展示品也从最初殖民地出产的原料或产品,进而扩及文化层面。在1898年,世博首次出现“人种展示”,巴黎会场竟然把殖民地的原住民带进会场,让他们在栅栏里模拟聚落中的生活。就像人类动物园那样,原住民成为展示品,充分显现世博会与帝国主义的关系。
  当这种“真人秀”表演,从人种到居住环境,以野蛮而未开化之姿,呈现在世人面前,等于为帝国殖民取得正当性。例如20世纪初,美国势力崛起,打败西班牙,并吞菲律宾、夏威夷跻身帝国之列,便藉着博览会形式向国人分享帝国意识。所展示的菲律宾人生活,看起来落后不文明,让美国人将有色人种世界视为野蛮幼稚的看法得到确认。
  直到纳粹主义,斯大林主义兴起,19世纪的帝国主义成为过去式。1931年是殖民地博览会的最后一届,但世界博览会作为国力炫耀的功能依然持续。虽然1936年柏林奥运会之后,奥运位阶已经凌驾世博会,博览会仍有宣扬国威的价值,一如奥运所扮演的角色。
  为了掩饰迫害犹太人的罪行与侵略他国的意图,希特勒把柏林奥运办得轰轰烈烈。今日我们所熟悉的奥运传统节目,如:圣火接力、颁奖台、壮丽的奥运主场地建设、精彩的开幕式表演,就在柏林奥运首次出现。
  二次大战后,奥运取代世博,成为象征国力的国际活动。而两者经常被主办国拿来相互搭配、拉抬。例如40年前“东京奥运+大阪世博”;20年前“首尔奥运+大田世博”,近两年“北京奥运+上海世博”。日、韩、中三国间隔20年办一次“奥运+世博”的组合套餐,作为经济成长的象征。
  因此,博览会并不是只有外表所看到的功能而已。必须看到作为炫耀、展示强权、成就的一面。依此脉络才能了解,为何博览会主办单位常有奇怪的作法,如台北市办花博(花卉博览会),宣扬的是减碳排放的环保精神,强调生态与绿化,作法却背道而驰,为了种花而砍树,为了兴建展览馆,强迫老旧住家搬迁。一切只为了拼政绩。种种光怪陆离的施政措施,从政治手段一端看来,便清楚来龙去脉了。
  但吉见教授不光是讨论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世博的关系而已,博览会与消费文化的关系也是着力甚深的部分。吉见教授甚至一针见血指出,百货公司、主题乐园、博物馆、广告的原型就是博览会,所以讨论博览会其实就是探讨消费主义的运作。因此他把思考范围从博览会延伸到博物馆、图书馆、美术馆、百货公司、电影院、剧场、书店等空间。而博览会的政治文化功能和商业作用,也随着时代变迁,被商品展览会或媒体广告取代。
  《博览会的政治学》以博览会为分析主体,但讨论主题不在于博览会沿革史,也不在于博览会的魅力。而写作形式,既非事件报导,也不是图文写真。相反的,严谨的论述,穿插于字里行间的术语,使得阅读起来并不轻松。但作者搜集大量资料,介绍历史上重要的博览会的展示场、展示品、特色风格,偶尔加上图片,有点微型的导览功用,使得本书虽不易解但不枯躁。
  
  博览会的政治学:视线的近代
  作者 :吉见俊哉
  译者:苏硕斌、李衣云、林文凯、陈韵如
  出版社:群学
  出版日期 :2010年5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历史上的世博”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