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顶楼的孩子


□ 孙未

  一

  我第一次看见亚当,他正在小区的花园里模仿一只小鸟。那是一个深秋的下午,太阳很好,他张开双臂在草坪上跑着转圈。他显然已经这样“飞”了很久,四周的麻雀有的好奇地停下来看他,有的也偶尔跟随他飞行一程。

  记得那一天我正好旅行归来,还背着满是尘灰的大背包。我就这么站在草坪边上,腰酸背疼地欣赏着这一幕,这个扮作小鸟的孩子让我稍微减轻了回到上海的沮丧感。

  客观地说,亚当是一个好看的男孩,看上去四五岁的模样,脑袋大身体小。他有一张圆圆的脸盘,眼睛黑亮,睫毛长得像个玩具娃娃。他的头发有些天然的卷曲,因为跑得出了汗,有几绺贴在额上。他穿着藏青色的毛衣,米奇图案的白色羽绒小外套,米色运动裤,一双带气垫的红色耐克鞋。每当回到上海的家中,我很习惯看见这样打扮的孩子们,他们要不就是驾驶着滑板在小区平整的道路上飞驰,趁机狠狠吓唬那些同样穿戴精致的小狗们,要不就是在电梯里斯文地跟我点头问安,仿佛电梯是酒会的一角,而他们都是身着晚礼服的绅士。所以当我看见亚当在“飞”,我有点惊讶,这样天真的姿态是我在如今的上海很少看见的。

  室外很冷,外面路上的梧桐叶大半都落了,亚当脚下的草坪却有一半是鲜绿的.花匠正蹲在地上掘掉枯黄的草皮换上新的。他并不阻止这孩子践踏他的成果,反正这样的季节,为了保持草坪的绿意,不出两周他还得重来一遍。于是亚当就在这童话般的绿色中游戏着,当麻雀和他一起飞的时候,他笑了起来,转得更快了。忽然间,我看见他的裤子上有一摊污迹。起先我以为我看错了,直到那污迹在米色裤子前方越扩越大,越来越明显,这时候我意识到,他尿在身上了。

  背后传来说话声,一个始终站在花园外面的年轻男人指着自己的太阳穴,大声地对另一个看热闹的老妇人说:“他的脑子有毛病的,唉,没办法……”接着两个人开始比手画脚地指着亚当聊开了。

  我看他们没有一点准备过去做点什么的意思,有些着急,走进楼里问门卫:“那个孩子没有人陪吗?”

  门卫先是殷勤地跟我问好:“周太太,你这一次出去了很久啊。”然后才回答我的问题,“他有人陪,一个司机两个保姆天天陪着。”说着他探头看了看,指着那个男人说:“司机不是在吗,保姆不知道到哪里去瞎逛了。”

  这显然不行的,我看不得这样美丽的男孩被这种尴尬折辱。于是我问:“他们家大人呢?”

  门卫答:“他们做生意忙着呢,三十二层的,条件好着呢。只可惜这孩子脑子有问题。”

  我在大堂放下背包说:“孩子会着凉,我们一起去帮个忙吧?”

  门卫恭恭敬敬地拦住我:“他们有大人在,我们去管他们会怪多事的。周太太你刚回来一定很累了,快上楼休息吧,我送你去坐电梯。”说着他帮我把背包提到电梯口,按下按钮。

  我家住在二十七层,这个小区的房价是按楼层递增的,每高一层单价增加数千元。我想门卫告诉我亚当家住在三十二层,他的意思是在告诉我没什么好担心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