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顶楼的孩子


□ 孙未

  一

  我第一次看见亚当,他正在小区的花园里模仿一只小鸟。那是一个深秋的下午,太阳很好,他张开双臂在草坪上跑着转圈。他显然已经这样“飞”了很久,四周的麻雀有的好奇地停下来看他,有的也偶尔跟随他飞行一程。

  记得那一天我正好旅行归来,还背着满是尘灰的大背包。我就这么站在草坪边上,腰酸背疼地欣赏着这一幕,这个扮作小鸟的孩子让我稍微减轻了回到上海的沮丧感。

  客观地说,亚当是一个好看的男孩,看上去四五岁的模样,脑袋大身体小。他有一张圆圆的脸盘,眼睛黑亮,睫毛长得像个玩具娃娃。他的头发有些天然的卷曲,因为跑得出了汗,有几绺贴在额上。他穿着藏青色的毛衣,米奇图案的白色羽绒小外套,米色运动裤,一双带气垫的红色耐克鞋。每当回到上海的家中,我很习惯看见这样打扮的孩子们,他们要不就是驾驶着滑板在小区平整的道路上飞驰,趁机狠狠吓唬那些同样穿戴精致的小狗们,要不就是在电梯里斯文地跟我点头问安,仿佛电梯是酒会的一角,而他们都是身着晚礼服的绅士。所以当我看见亚当在“飞”,我有点惊讶,这样天真的姿态是我在如今的上海很少看见的。

  室外很冷,外面路上的梧桐叶大半都落了,亚当脚下的草坪却有一半是鲜绿的.花匠正蹲在地上掘掉枯黄的草皮换上新的。他并不阻止这孩子践踏他的成果,反正这样的季节,为了保持草坪的绿意,不出两周他还得重来一遍。于是亚当就在这童话般的绿色中游戏着,当麻雀和他一起飞的时候,他笑了起来,转得更快了。忽然间,我看见他的裤子上有一摊污迹。起先我以为我看错了,直到那污迹在米色裤子前方越扩越大,越来越明显,这时候我意识到,他尿在身上了。

  背后传来说话声,一个始终站在花园外面的年轻男人指着自己的太阳穴,大声地对另一个看热闹的老妇人说:“他的脑子有毛病的,唉,没办法……”接着两个人开始比手画脚地指着亚当聊开了。

  我看他们没有一点准备过去做点什么的意思,有些着急,走进楼里问门卫:“那个孩子没有人陪吗?”

  门卫先是殷勤地跟我问好:“周太太,你这一次出去了很久啊。”然后才回答我的问题,“他有人陪,一个司机两个保姆天天陪着。”说着他探头看了看,指着那个男人说:“司机不是在吗,保姆不知道到哪里去瞎逛了。”

  这显然不行的,我看不得这样美丽的男孩被这种尴尬折辱。于是我问:“他们家大人呢?”

  门卫答:“他们做生意忙着呢,三十二层的,条件好着呢。只可惜这孩子脑子有问题。”

  我在大堂放下背包说:“孩子会着凉,我们一起去帮个忙吧?”

  门卫恭恭敬敬地拦住我:“他们有大人在,我们去管他们会怪多事的。周太太你刚回来一定很累了,快上楼休息吧,我送你去坐电梯。”说着他帮我把背包提到电梯口,按下按钮。

  我家住在二十七层,这个小区的房价是按楼层递增的,每高一层单价增加数千元。我想门卫告诉我亚当家住在三十二层,他的意思是在告诉我没什么好担心的。

  出了电梯,我打开房门,放下背包。离开一个多月的房子显得有些陌生,我的先生还没下班回家,我很困倦,想睡一会,可是心神不宁。于是我又下楼去,想看看亚当是否还在,可是等我再次来到花园前,草坪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我知道这很难理解,但是每次回到上海,这个我出生、长大、成家立业的城市,我就感到非常沮丧。我不得不承认我不再喜欢这里,抑或从来没有喜欢过这里。自从我辞掉了集团公司的职务后,我每年都有好几个月是在旅行中度过的,我几乎是在努力逃离这个城市二这个所谓的故乡,让我感觉不到任何温暖,只有陌生。

  下楼没有见到亚当,我的睡意也随之没有了,想着还是找点事情来做会好些。

  我第一个电话打给周斌,我们两口之家的家长,我的先生。他是个比瑞士表更准确,比银行账单更条理分明,比装了杀毒软件的计算机更理性的家伙。比如说,我外出旅行时,他会固定每天给我打一个电话,长度准确维持在三分钟,我们各自汇报当日大事。再比如说,他在生活中从来没有不必要的闲聊,与我也是一样。他喜欢叫我“小神经”,与他相比.我的人生简直完全浪费在情绪化的汪洋中了。

  在电话里,我照例是问周斌,在我离开上海的日子里,攒下了多少需要我处理的家务事,包括他生意应酬的种种杂事。然后我打了第二个电话,打给我的老板。我还在给我过去的老板打些零工,从管理工作转向一些剧本的创作,有个剧本我已经拖了很久没有开工了。

  每次回到上海我都会尽快排好接下来繁忙的计划表,我将加班加点干完这些,好像我停留在这个城市所有的目的,就是为了筹划下一次的逃离。

  我实在受不了这个喧哗的城市。我的书房窗外是高楼大厦和百货商店,周斌的书房窗外也是,还有客厅阳台的落地窗外、厨房的窗外、两个洗手间的窗外,包括从贮藏室的阳台看去,无非这些。我打开一扇窗,阳光和喧闹的车流人声一起涌进来,关上窗,空气和风也被关在外面了。这个精致的套房就像是一个密封的盒子,和窗外数不胜数的商务楼和公寓的任何一间没有两样。

分享:
 
更多关于“顶楼的孩子”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