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百年趟出一条活命路


□ 鲁顺民

  任何一个历史现象,都是历史机遇与地理条件的选择,没有这两样在一起合谋算计,一切都不可想象。
  走西口,是诞生在清初的一次浩大的移民运动,波及到长城沿线河北、山西、陕西乃至甘肃、山东、河南诸省,持续时间之长,规模之大,为中国移民史所罕见。事实上,越过长城出走口外,从明代长城落成的那一天起就从来没有间断过。历代修筑长城,明代为最。仅晋陕两省,长城连起来就有1771里零123步之长。这条长城也确实起到了隔离作用,把河套地区的元朝旧部搞得穷极无聊,一口锅一旦烧破就愁得没办法,只能用皮囊将肉包起来,一边淋水一边在火上煮。更有甚者,几户人家合用一把刀,连维持日常生活都成了问题。
  晋陕长城边上战事频繁,可考察整个明代的边疆兵事,晋陕两省的战事相对较少,大部分都是小股部队骚扰,或秋天纵马强硬闯关劫掠,或冬天踏冰过河,但有斩获就抹头出关,并无久留之意,终不成气候。最大的一次土木堡之变,跟山西大同有些瓜葛,但未发生在山西。大同马市向为瓦剌人所重,但那一年,太监王振在那里监市,非要给人家的马压价,可能压得太厉害,瓦剌人不干了,陈兵市口边关,大肆抢掠。明英宗也糊涂,脑袋让门给夹了,在王振的怂恿之下,一时兴起,御驾亲征,结果被瓦剌部掳去做了人质。瓦剌白白替人养一个皇帝实在不划算,他们要的不是政治上的胜利,而是经济上的利益,把皇帝放了回来。明朝没有倒霉在长城外,而倒霉在长城内。长城外三关,打得最大的一仗是明末李白成叩关入京,总兵周遇吉雁门失守,李自成尾随至宁武关,双方胶着半月之久,损兵折将,最后叩关成功,周遇吉被乱箭射杀。而经此一役之后,李自成的军队损失相当惨重,以至到了北京之后,其实并没有多少兵力,根本无法守住京畿,更不必说争夺天下。
  外三关之首的偏头关自建关以来,战事寥寥,而宁武关与关外之敌干脆就没有打过什么像样的仗,守关将士与关外的少数民族的关系倒处得很融洽,贸易从未间断,有时竟然大模大样通起婚来。相对于贯穿明代始终的内乱而言,至少晋陕两省的边疆倒显得风平浪静。
  除了觉得打打杀杀得不到多少便宜,连一口锅、一把刀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之外,这里头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长城外面的少数民族信奉了喇嘛教,教化之下,和平的愿望十分普及。土默特部首领阿勒坦汗与其妻三娘子很聪明,主动与明朝修好,开边互市,晋陕两省长城一线共开了16处关口进行边地贸易。是为历史上有名的“隆庆开边”。口里口外,从来没有隔绝。到清代康熙皇帝到土默特部视察的时候,居然发现好多蒙民都习汉俗,筑屋定居,聚村成镇,城郭俨然,有的蒙民干脆放弃牧业转而从事农业,种植的作物与口里汉民别无二致。
  明清交接,边疆北移,长城失效。清代沿长城虽然也延续明朝派驻兵员。为维护蒙古部落的利益,也只是做做样子,没有前代那么严肃。恰好在这个时候,发生了震惊清廷的青海蒙古葛尔丹部叛乱。康熙皇帝三次亲征,历时数年才得以平息。精明的皇帝唯物主义学得好,认定生产方式决定行为方式,于是决定开边,让汉民进入河套地区进行垦殖,也恰恰在这个时候,蒙古王公们也觉得坐收租利比游牧纳贡的利益来得更快,纷纷上书要求照准汉民进入“界地”开垦种植。正中下怀。“照准”。很快,晋陕长城一线的汉民像听到一声军令纷纷涌入。我们祖先背着行囊涌出口外进入河套平原的时候,随行带的不仅仅是寻求温饱的欲望,还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们走到哪里,就把自己的风俗、习惯、礼仪、居处格局甚至恶俗原封不动地复制一遍。守旧的官员非常痛心,上书老皇帝,痛陈利弊,老皇帝微微一笑,将奏章随手丢在案几之上,安安然然地睡着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