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惊悚影像


□ 褚天舒

惊悚影像
褚天舒

曾念平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获硕士学位。主要摄影作品,电视电影:《生死劫》、《我们》。电视剧:《雷雨》、《大明宫词》、《橘子红了》。电影:《血色清晨》、《四十不惑》、《红粉》、《恋爱中的宝贝》、《门》。
褚天舒 1999 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故事片摄影专业。

惊悚与影像

《门》是我第一次拍惊悚片。什么是鬼片、恐怖片和惊悚片,我也很难界定清楚。有些影片定义成恐怖片,可能是因为它更多地借助于一些影像上的怪异,暴露,比如说骷髅;一些血腥和凶残,像嘴里爬出什么东西,耳朵长成什么样子,或者是鬼魂那类的。骷髅、血腥、怪异可能有些人觉得挺可怕的,但是我觉得最恐怖的还是未知的东西,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也就是说,看惊悚片最刺激的,或者最有作用的、最重要的还是精神上的那种捉摸不定,那种不知未来的紧张等待。这种心理上的恐惧比那些什么都放在表面的恐惧更可怕,因为表面上的东西它有量,它是有数的,心理上的东西则是不能衡量的,是无限的。这种捉摸不定的东西加上观众的想象会变得非常强大。
怎么让影片传达给观众这种感受呢?手段很多,利用剪接、声音的配合,当然重要的还是影像。未知的东西,从影调上看,有些应该是看不见的,有些应该是似有似无的。比如说雾,在《门》中三岔口的那场戏,雾突然就来了,给男主人公和观众造成心理的恐怖和压抑。还有多次出现“2 点10 分”的镜头,很多观众看完影片之后不敢看门镜,说明这个镜头起到了作用。我们拍门镜时,把人变了形,还弄得不太清楚,空荡荡的楼道好像随时会出现什么,总之从形象上的扭曲,从光影的明暗、色彩上的阴森要传达出一种不确定的东西。
《门》在整个色彩方面,我们多用蓝、绿和暗红,那种青也是正常影片很少用的。还有那种灰白,整体色彩上会给人阴森森的感觉,让人毛骨悚然。那种黑暗和似有似无的感觉,好像后面延伸了很多的东西,不知道有什么。透视方面,什么时候要用广角,什么时候要把焦点放在什么位置,这些跟创作者的感受有很重要的关系。具体应该怎么用,每个镜头都是不一样的。我认为,一个有经验的摄影师在各种技术手段都掌握的前提下,怎么能够运用得比较恰当,能够表达出预期的效果,完全要看创作者自己的感受。
当初选景选在重庆是因为这个城市有很多我们要的东西。它是一个山城,环境有起伏变化,画面本身就有张力,山路的那种险峻,比一般的平坦的地貌冲击力大。还有江、桥,以及雾。但是我们拍的时候是一个没有雾的季节,我们用了大量的烟饼。真正有雾也麻烦,我们有一个机器因为潮湿还坏了,太潮湿了,拍完之后里面全是水。

前期拍摄与后期调整

《门》是高清摄像机(磁带)和摄影机(胶片)一起拍摄而成的,高清占很大的比例。这也是我第一次的大胆尝试。拍胶片是我的老本行,有几十年的经验。近几年,我也拍了很多高清的电视电影,其中两部转成了胶片, 积累了不少的新经验。我把胶片的影像控制概念运用到高清的制作中,加上拍广告时对后期数字技术的了解,所以在拍《门》的时候,就比较熟练了。胶片和高清各有优势,比如,胶片主要用在升降格和运动方面。《门》有很多升降格,很多变速,这个主要是依赖胶片。而高清的低照度好,在拍夜景方面,像在重庆大桥上的戏,完全是靠SONY950 高清摄像机的低照度,要不然曝光量是达不到。摄影机我们用的是500 度的胶片,而且我们有两套镜头,摄影机的蔡斯镜头最大光孔是T1.4,曝光量还是不够,而950 的感光度比它要高出一档半的光孔。

对于我们最重要的是怎么能让高清拍的东西做到和胶片一样或类似的画面效果,而且还要从数字环境下再转回到胶片上,这里面有很多学问。对于我来说,大部分都可以经过控制、调整,包括前期和后期的配合来完成,是能扭转过来的。
高清有它跟胶片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色彩的精细和饱和程度,没有胶片那么丰富,但是普通观众看不出来,就连一些专业的人有时可能也看不出来。其次是运动上,有些拖尾,这个就是大家都不愿意用它的主要原因,我们也要控制使用。但它也有优势,比如它的低照度,比如它拍摄的随意性,毕竟磁带的成本比较低。
尤其是这次用的SONY950 高清摄像机,现在国内很少,它比SONY900 有一个很大的提高,尤其配上好镜头之后,它的清晰度、解像力、对影像信息的吸收能力,都有大幅度的改善。900我一直在用,这次的950 我也是测试过之后才敢这么用的。所以现在看影片,要是不特别注意,不特别专业的,很难看出胶片和高清的区别。
在我拍的所有电视剧和电视电影中,都一定要有一个示波仪。示波仪在一般电视剧里面几乎是不会用的,但是我每一部电视剧必须有示波仪,我觉得示波仪就是摄影师的测光表。高清要出现问题,不在于它本身,在于用它的人对它的控制。高清有它的长处,也有缺陷,关键是怎么取长补短,这是摄影师能力的问题,要控制得好,根本看不出来。我可以在出事之前就把隐患克服掉。这就依赖于经验依赖于示波仪。示波仪曲线上的值,在多少值上能够达到什么效果,需要做试验,得非常清楚。我知道它会在什么地方是表现最好的,我拍摄的时候用各种方法把它控制在这里就行了。这就跟胶片一样,比如我们原来在电影学院学习的时候,一个物体它的反光率是多少,它的反光率在我的胶片上能够呈现出的密度是多少,它是对等的。所以,我看任何东西都有值,比如下几档它的密度应该是在哪儿,它的高亮度部分,亮到这种程度,反应在曲线上肩部的密度是多少,是不是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内。我觉得拍高清也是一样的道理。现在很多拍高清的人没有经过这种专业的训练,也没有胶片的经验,没有反光率和密度的概念,那么怎么控制这个东西呢?但是这个训练要经过长时间的摸索。现在有时我还有意让它的亮度范围突破,让它黑,有时候让它亮,我觉得在特定的时候它非但不影响质量,反而还会起到好的作用。这必须用得心应手了,才能达到那个份上。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