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追忆似水流年


□ 李 菁

  某个午后,一个叫流年的人抓住了我的手:“走吧,带你去看一个奇妙的东西。”——他的掌心固执而有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我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追忆
  
  一个朝东的房间,阳光仿佛可以随时无顾忌地扑进来,吞没这里的每一样东西。一个小女孩笑着望着我。她身着淡色的裙子,别着小小的精致的发卡,就像是这个房间的一部分。她问她能唱支歌给我听吗?我微点头表示允许,她笑了,很释然。可是她张了张口却什么也唱不出来,她很努力地尝试发出美妙的旋律,可嘴型只是无声地一张一合。她最后一次张了张口,然后失望了,像株小草一样颤抖寂寞着。她蹲下来哭了,小小的脸蛋埋在雪白的手臂下,淡色裙子湿了一大片。我冲上去,想用力扶住她那柔小的肩膀,流年拉住了我,“走吧,”他说。我一步三回头,小女孩的背影是那么真切,长长的头发束起,发梢微微卷曲,那么相似,甚至经历。
  似水
  我退出房间,到街上,人很少,稀稀疏疏。迎面而来的一个人撞到了我,她连连后退,年轻的眸子里充满了不安与歉意。“十四五岁的年纪,花一般的季节。”我在心里默念。“对不起,能请您帮个忙吗?”她说。见我不回答,她急忙把一个东西塞进我手里,就当我默许了她的要求。“帮我——”她的脸凑过来几乎贴到我的脸上,“烧掉它们!”我一惊,手忙脚乱地打开那一包东西——是一本日记。朴素的封面,就跟她一样。“不,我不能答应,我不能毁掉一些美好的东西,我……”她让我曾相识地想起一些事情,我不愿让她重蹈覆辙。“请您!帮我……烧掉它!”她的语气陡然坚定,年轻的意气突然从她眼中喷发,我无所适从,只是慌忙地摇头。“为什么……”她一下子软弱下来,胡乱抢回了那包东西,朝马路对面跑去,发梢微卷,头也不抬,“小心!”我惊恐地一叫,就上前去拉她,“注意车……”
  
  流年
  
  “嘿,干嘛呢?”同学碰了我一下,“那女孩呢?”我急急问道。“什么女孩?现在马上要进行800米测试了,你没被吓昏吧。”“我怎么了?”我发现自己身在操场。“你呀,自午后就精神不宁的,现在是体育课,800米!”同学笑着打了个“V”手势,我回以一笑,看着她走开。然后一回头,看见了仍站在身后的流年,“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对不对?”我问他。他用牙齿轻轻咬着自己的嘴唇,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不回答。
  “八组一个,预备,砰!”我起跑了,每一步那么沉重,那么漫长。第一圈,很慢,因为在担心那女孩;第二圈,更慢,因为我在想我的流年;第三圈,非常慢,因为,我没力气了……第四圈,很快,因为我看见了流年,小女孩还有那个少女,她们站在那儿,微笑着为我加油,阳光洒在她们身上,那么虚幻与不真实,但足够给我勇气。终点就在眼前,我冲过去了,但没有兴奋和欢喜,因为我看见她们正在模糊地消失。我伸手去拉住她们,但只是徒劳,“为什么……”我问,想起流年那意味深长的目光,和牙齿轻轻咬着下嘴唇……阳光落在我背上,又跳跃到我的发梢,微卷的透明的发梢,无端地很想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优秀作文选评(高中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