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核舟记(小说)


□ 刘亚力


真的,听他说话,就好像玩味《核舟记》中描述的刻在桃核上的艺术品,曲曲折折,精巧别致,让人忘乎所以,爱不释手。他对语言的感觉纤细而敏锐,措起词来就好像拿小巧的针在迂回曲折、纹路纵横的桃核上刻风景,那音符一串串,一行行,轻灵、美妙、柔和,在我面前汇集成玲珑别致、清雅怡人的桃核风景,我的心随着里边的小船荡漾呀,沉醉……
分别多年,他的模样已模糊了,声音却在耳边回响。我不明白,他的语言对我竟然有如此的魔力?
使我对男性语言丧失美感的第一人是我爸爸。他的嗓门不阴不阳,小声说话还像个男的,声音一大就跑调了,尖不尖,细不细的,令人毛骨悚然。他嗓门低低的时候是喝醉了酒在喃喃自语,高亢的时候伴随着桌子凳子一块掷向我妈妈。在整个童年时代,这一高一低的声音成为我们家的主旋律,使我的孩提时代过得凄怆而仓皇。以至于到现在一听到有大嗓门吵闹声,我就心脏一阵狂跳,伴随着太阳穴一阵狂蹦,紧接着头疼痛不已。
有幸的是我上初中的时候就住校了,那一高一低的声音置换为同学的读书声和玩闹声。
在上高中的时候,他的出现使我的生活旋律成为悠长、细缓、动听的小夜曲,将处于青春期的毛躁、青涩的我安抚得沉静而平和。我愿意听他说话,愿意随着他的语音,把自己幻化为苏东坡在核舟上荡漾。
“狗日的你跑!”这声音一下子把我和弟弟从梦中惊醒,爸爸高亢的声音又发作了,他咬牙切齿地绰起手边的钳子去赶我妈。紧接着,“咚咚咚”是我妈往外跑爸去追的声音,后来就是街坊邻居的劝架声。整整一晚上,我妈没有回来。初冬的深夜,冷飕飕的,她去哪躲着呢,我掖了掖弟弟的被窝,让他别害怕,妈妈一定去亲戚家了。夜很长,很长,爸爸蒙头大睡,我为妈妈悲哀。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家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来人脚步很轻,是妈妈!我一下子坐了起来。“我没有去死,舍不得你们。”这是妈进屋的第一句话,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那天是周日,吃过午饭,我去县城上学,半路上自行车链子掉了,我搞得满手是油,也没办法修好。“车子怎么啦?”是柔和的男中音,当时我心里一颤,这声音对我有别样的亲和力,朦朦胧胧地感到它会对我有不同寻常的意义,会改变我的生活?会改变我的人生?这声音为我的生活开辟了别样风景。
他主动帮我修车链子。一连几天阴雨,链子锈了,路边有要浇地的农民在修柴油机,他就向人家借了钳子帮我修车。他用钳子夹那扭曲的链子归位,看到钳子,我差一点哭出来,这工具是用来修机器的,我爸却用它来做为打我妈的武器。他看我神情凄然,以为在发愁车子,就安慰我很快会修好。初冬的天气,风一吹,我觉得有点冷。他身上洋溢着暖暖的气息,我情不自禁地靠了靠。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逢,那时他和我在一所中学读书,他高我两个年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