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铜 锣


□ 陈 雪

  我对铜的认识缘于当年生产队里的一面铜锣。铜锣用黄铜铸成,全圆,有厨房的砧板大,宽阔的锣沿一侧钻有两个小孔,一根麻绳穿过去再系个结头,便成了提手,打锣的人左手提锣,右手用木棰敲下去,铜锣便发出当当的悦耳声。
  第一回听到铜锣声,是过年时候的麒麟舞。那场面可热闹了,锣声当地一响,鼓钹就咚咚吭、咚咚吭地响起来,那雄浑有力、振奋人心的节奏让麒麟左右跳跃,欢腾起舞。也就是这一回看过麒麟舞,往后就偃旗息鼓,过年的时候就显得冷清了许多,后来听大人说,破四旧了,麒麟舞是封建迷信,那面铜锣也不知何时被人藏匿了起来,几年都不露面。
  有天深夜,乍暖还寒,我在被窝里被一阵当当的铜锣声惊醒,奶奶说,不知是何处失火了。后来锣声越来越近,随着呼啸的寒风还传来了队长一声声吆喝,却听不清是喊什么。锣声不紧不慢地从村头向到村尾,铿锵的铜音穿村入户,把一村的人都吵了起来。奶奶披衣起床,我一骨碌爬起来冲出门外,看到田埂上灯火闪闪,便向着人多的地方奔跑过去,一直跑到队部的仓库前,才听到队长向社员们宣布,是毛主席老人家发来了最新指示。我还小,对新旧指示当然不甚清楚,但听听久违的锣声,看到一禾坪的人高声诵念最新指示,仍抑制不住兴奋和激动。这沉寂的山村总是过于死寂,不管是什么事,用铜锣一敲总能让山村生出几丝活泼来。
  十二岁那年,还是在队里的禾坪上,铜锣一响,住在我屋背后老围屋的陈锦康被揪了出来,他跪在禾坪上,一脸麻木和沮丧,听贫下中农揭发他在旧社会是如何压迫剥削劳苦群众。批斗会后,铜锣用一根松树棍架在锦康的肩上,他一手打锣,口里念着红卫兵给他编的顺口溜游村:“我叫陈锦康,手里打叮当,地富反坏右,f临死喝面汤。”晚上我问哥哥“临死喝面汤”是什么意思,哥说,真笨,比喻阶级敌人垂死挣扎。
  批斗了一阵之后,铜锣又不响了,沉寂得有些难耐的山村不知下一回敲锣又是什么事儿。有天晚上,队长给我任务,派我和陈锦康到一个叫青塘的山坑里赶山猪,每晚给记三分工,一是监督阶级敌人改造,二是锻炼我的胆量。吃过晚饭,我刚要出门,奶奶包了四条大大的蒸地瓜给我,说半夜饿了吃,给康公两条。我说康公?陈锦康是坏分子,奶奶一把捂住我的嘴,小孩子别乱说,他不坏,解放前常接济我们,只是后来评了地主,才……
  青塘坑山高林密,足有二公里长,一条小溪从涧底哗哗流淌,小溪边是一畴畴的稻田,禾黄米熟的季节,也是山猪糟蹋庄稼最严重的时候。陈锦康把我带到田边高处的一个茅棚,燃起火堆,叫我坐下休息,累了就躺下睡。我始终不敢相信奶奶说的“他不坏”,也始终不能忘记自己的职责是监督阶级敌人的劳动改造。我试探着问他山猪大吗?你见过吗?他说,天天晚上都见得到,有的大有的小,大的比你家养的母猪还大,还带着一窝仔,有时赶都赶不跑。我听后有些怵然,又继续问,咬人吗?他说一般不咬人,你赶它就跑,你伤了它才会咬人。我有些惧怕起来。我和陈锦康除了一面铜锣,一盏风灯和几颗爆竹之外,再也没有任何武器了。我不由得打量着周边的环境,想着当山猪咬过来的时候我该爬上哪一棵大树,或者是否躲在茅棚顶里较安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