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钱氏兄弟与老北京的几处电影院


□ 侯希三

钱氏兄弟与老北京的几处电影院图片1
老北京的电影院,电影放映大多以家族的形式经营。“钱氏兄弟”是其中一支,其创业经历可谓辛苦坎坷。

这是19世纪末,老北京前门外天桥市场上的一个场景儿一一人们正围着处摊位。摊位上,一台弯头大喇叭手摇留声机,正不停地放出谭鑫培等一些京剧名家的精彩唱段,围观听戏的游人、戏迷们纷纷掏出零钱放在摊位上。那时,这时髦洋玩意儿刚来北京不久,平民百姓大多没见过,因为稀罕,一天里总有人围着,所以当时有段时日,这营生能养活一家人呢。留声机的主人——一个叫钱兴武的“老北京”。钱兴武,祖居北京,生有四子一女。长子钱振彪,次子钱振庆,老三钱振华,老四钱振兴(女儿幼年夭折)。那时,钱家人都喜欢新鲜玩意儿,除了这留声机,家里后来还添了两架德国老蔡斯照相机,这心气儿!
电影出现在普通北京人的生活当中,也是“清末民初”之时。钱兴武的大儿子钱振彪,从小就随父亲在天桥讨生活,时间长了,谙晓民情生计,脾气秉性也颇随父亲,一次亲眼目睹后,他就迷上了放电影,认定这“玩意儿”日后大有用场。民国初年,他托人介绍,来到“城南游艺园电影场”当徒工,以便学习放电影。由此,钱氏兄弟——家族开始与老北京的电影放映业结缘了。

创业初始

钱振彪在游艺园学到本事后,便开始踅摸电影放映机。当时在天桥八大怪之一“云里飞”的滑稽说唱场地边上,有一个放映电影的,但经营得不太理想,1926年那年,钱振彪和此人一番商量后,买下了他的放映机。
买到放映机后,钱振彪辞去了游艺园的工作,然后再教会二弟、四弟放电影。从小富于闯荡精神的钱老大不愿再囿于天桥这个小天地了,他把目光移到了整个北京城。(老三振华当时正在一家报馆当排字工人,后因身体不好,离职后也在大哥开的中华电影院做些辅助工作,这是后话)。
民国时期,出于各种原因,北京的八大胡同一度比清代还要喧嚣热闹。众多“章台青楼”(清吟小班),成了各种有钱人的汇集地,由于这个特点,钱老大最初常带着他的兄弟们跑到“韩家潭”一带去放电影。那时一本影片百米左右,相当于现在一本的1/3,每放完一本收银圆2角,收入还不错。钱氏兄弟爱动脑子,这期间还创造性地制作出了一种便于小批量散客观影的电影黑布棚。它长约3米,宽1.5米,高约2米,两侧各挂一黑布帘,棚两侧各开观望口若干,再放上长条凳,布帘上书“文明电影,男女可观”字样,观众坐在条凳上,布帘搭在后背,从观望口向里看,每次3至5分钟,收一大枚。布棚内一端挂一块约1平米的白布当银幕,另一端放电影机,布棚可随时装卸。今天,我们可从不少介绍老北京的书刊上看到这景致。创业初始,老大振彪、老二振庆、老四振兴兢兢业业的经营着自家的这份电影营生。除此,为增加收入,老大还要去地处东城的灯市口“飞仙电影院”当放映员。
钱老大买的那台放映机,是一台法国产小手摇百代牌放映机,可用普通灯泡作光源。为了提高放映质量,钱氏兄弟对设备不断进行改造和创新,最初以自然光为光源,为了解决光线暗和受来往游人干扰的问题,老四钱振兴,在机前竖起1丈多高的竹杆,杆顶放一水银镜,调整好方向把阳光反射到机前另一块镜子上,在这块镜子和片门之间适当的位置放一块(凸透)聚光镜,这样一来,银幕亮度比原来高出好几倍,银幕上的物像清晰多了。夜晚,他们就采用电石(乙炔)灯作光源。这种光源亮度已相当于白炽灯。这些有别于它的优质放映效果,使钱氏兄弟的名声于市面儿上渐为人知,当时城里很多大宅门办堂会时都慕名请他们去放映电影。在将近10年的时间里,除了出堂会,和在固定地点上放电影外,他们每个月还要抽出些日子,拉着排子车,出没于隆福寺、护国寺、白塔寺、土地庙、花市等庙会和集市流动放映,最远曾到过门头沟煤矿!可以说,这是老北京一支独特的流动电影放映队。
哥儿几个真是十分辛苦!

艰难办影院
钱氏兄弟与老北京的几处电影院图片2
兄弟四人手头有了一定的积蓄后,便合计着先办个“影园”。最早,他们在西单商场北侧的一块空地上,租了块地皮,搭盖了一个可容纳200名观众的席棚,装上长条凳,取名“民众电影园”。老大任经理,包括放映员在内总共6人。“民众电影园”业务不错,但地痞、流氓和警察也慕名而来——滋扰、敲诈、勒索。一天晚场,带座的遭到一个“观众”的无理寻衅,进而拳打脚踢,老四钱振兴实在气不过,上去就给了肇事者一个大耳光,然而成心捣乱者却是个警察。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