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丢手绢


□ 王秀梅

  1
  
  不知道怎么的,她开始买起了手绢。
  先是到超市和商场,后来是批发市场,再后来是夜市,小农贸市场。根本谈不上是买,只能算寻找。但是,同类东西,那些地方除了品牌繁多的纸巾,再就是大的小的方的长的毛巾,没有手绢。她觉得奇怪,她日常生活中所能应用到的方方面面的日用品,在这个城市里都是能够买到的,甚至她经验里没有涉及到的东西,都被人争先恐后地制造出来,时时让她觉得羞涩,不懂的东西太多了。然而,就那么一块简单至极的手绢,却没有人制造了。
  大约有一个月的时间,她为买手绢东奔西走,在这个城市里居住十年所应该了解到的有关这个城市的事情,这一个月里全让她了解透了。小区里谁要是说起什么东西哪里有卖这样的话题,她每次都有足够的发言权。她丈夫金翔很奇怪地看着她的东奔西走,不清楚她忽然之间的变化因何而来,起初以为只是一时兴起,后来观察并非如此。伴随着买手绢也生发了一些其他变化,比如说她开始忽略金翔,忽略理家,忽略夫妻生活。她为买不到手绢而愁肠满怀,不那么讲究做饭和清洁卫生了,连做爱都在跟脑子里的手绢纠缠,没有什么高潮的表示,也不关注金翔是否满足。
  一个月后,不知道受了谁的点拨,她找到了网购这个途径。金翔夜里回家,总见她坐在电脑前,屏幕上是淘宝网花花绿绿的网页,金翔凑到跟前看了几次,简直有些吃惊,网上居然有那么多手绢在卖,全棉,真丝,纱布,韩国出口,日本进口,提花的,印花的,中国水墨画风格的,法国油画风格的,可想而知对他妻子是一种什么样的诱惑。
  她雷厉风行地开始网购手绢了,办了支付宝。几日以后,他们家里就有各式各样的手绢进驻了,她很精心地把它们用皂液泡了,洗净,挂在晾衣架上,从楼下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一块一块花枝招展的,很热烈地簇拥着阳台。
  此后她就弃用纸巾,改用手绢。这样,每天又多了一项日常家务,洗手绢。金翔说,用纸巾多好,方便又卫生。她仰头往晾衣架上挂那些手绢,笑着,不答话,让金翔忽然觉出了一丝神秘。以前,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具有神秘色彩的女人,这也是金翔当初选她结婚的唯一理由,为此他妥协了其他方面的欲望。她是一个平凡的女人。
  金翔婚前就很清楚找老婆必须是要理智的,客观的,出自男人本身生理和心理方面的某些要求必须放低,实用和安全是第一要务。无论从外形还是学历以及出身来看,她跟金翔都无法相提并论,他们认识的时候,金翔从全国最有名的医科大学研究生毕业四年,在市里最有名的医院做外科医生,而她仅是一名卫校毕业的中专生,职称药剂师,却在药材站站柜台卖药。金翔的父亲是中学校长,母亲是工商局副局长,而她父母是普通工人。
  金翔跟她约会的时候,已经过了三十岁了,读研究生耽误了青春时光,却也让他躲过了容易因冲动而仓促陷入的不良婚姻。在认识她之前,金翔没有跟其他女孩谈过恋爱,亲倒是相了几个,基本上是见过一面就否决。跟后来顺利成为他妻子的赵小小倒不是别人介绍的,他去药材站办事,赵小小正在上班,他几乎是一进门就认定这个女孩做老婆是最合适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