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庭作坊的历史合理性


□ 李立新


近代以来,工业化设计观念的引进,使大部分人认为 :现代设计必然要以消灭作坊式的生产形式为前提,走大工业生产的道路。但是,在设计现代化的过程中,西方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仅丧失了造物多元的特征,而且带来了缺乏人性的、千篇一律的现代形式主义设计。随着20世纪后半叶设计艺术的发展,特别是后现代设计艺术的兴起,越来越多的设计艺术实验正在不断纠正现代主义设计的偏颇。个性的、民族的、感性的、艺术的多元化设计逐渐占据了设计的主导地位。在对历史的审视中,我们不能忘记家庭手工业的小生产作坊对造物设计发展所起的作用。在民营手工业未有发展的情况下,家庭作坊是最佳的造物生产结构,有其历史的合理性。
罗森堡和小伯泽尔认为: “家庭是最古老的社会组织,它也很可能是最古老的经济组织”①。就中国的情况来说,自新石器时代晚期到清末民初,一直是以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为基本形式。衣食住行是人类维持生存的基本要求,原始先民通过男耕女织的方式来满足这些基本要求,在物物交换形成之后,交换之物也仅是剩余之物。即使在一部分造物设计形成了专门化生产,成为独立的生产部门之后,这种一家一户的造物基本结构形态也没有任何改变。这也就是马克思所说的“马铃薯的集成”②。可以说,中国社会的家庭作坊制形成之早,作用之大,在世界上是非常突出的。
家庭作坊的作用之大,是针对传统时代的生产经济条件所说的,中国古代手工业的经营方式,有家庭手工业、民营手工业、官府手工业三种基本类型,而中国的民营手工业非常弱,两头的官府手工业和家庭手工业则很强,这是一个哑铃式结构或“工字型”结构。这与欧洲中世纪的情况不同,中世纪欧洲的手工业集中于城市,是两头弱中间强的“十字型”结构。很多学者指出,这种强弱关系在动态上存在此消彼长、此长彼消的竞争和替代关系。在中国,官营手工业的强盛使民营手工业长期受到挤压,只是在隋唐、宋明时略有转换,民营手工业始终得不到发展。而家庭手工业作坊,因与小农业结合是自给自足的生产方式,受到的束缚相应要小得多,而且一旦脱离束缚,发展的势头非常迅猛。而欧洲中世纪在行会控制下的城市手工业,对家庭手工业的控制是十分严格的,不仅限制规模,而且限制数量。在欧洲农村,手工业生产也不以家庭为单位,而是以庄园为单位,在庄园内集中各类工匠生产衣服、工具等各种器物,庄园成为一个自给自足的单位③。而中国的家庭作坊不但数量多,有些也具备一定的规模,如战国普通的窑址范围都达数千平方米,从出土的铭文陶片看,“韩”、“史”、“孙”等姓氏印记,显然不属于官府作坊。
家庭作坊除了自给也供应市场需求,有些家庭作坊还接受商人的订单制造加工物品,几乎国内市场的普通日常生活用品全都由家庭作坊制造,出口的大部分物品也是由家庭作坊所承担。另外,官府所用的造物原料也以实物赋税的方式向民间家庭征收。同时,也有“机设散处民居”的方式,由家庭作坊制作宫廷官府所需物品。从总体上来说,在中国传统农业社会中,绝大部分手工造物是在家庭范围内,以家庭的组织形式进行的,只有少量的造物活动是由民营手工业和国家政府主持的官府进行的。就各层次的造物组织所进行的造物量占社会全部造物的比例而言,以家庭作坊为最大,民营手工业则居微小的部分,官府手工业只是偏重精细高档方面,而所占比例也是相当少的。
那么,中国传统社会的家庭作坊形式是否自我封闭呢?与现代社会相比,传统社会一家一户的个体生产之间的合作和与外界交流的频率和程度很小,因为早期的生产结构都是以最基本的人口为自然单元,物质再生产和人类自身的再生产合二为一。这种生产结构系列简单,传统社会的生产工具、生活用器也极为简单,因此家庭手工业完全可以在家庭内部的分工中完成。但是,随着手艺的熟练,生产专业化的形成,家庭间的合作和村落范围合作的情况也逐渐增多,有劳务的合作,也有技术的合作,而最理想的合作对象则是与家庭最亲近的有血缘关系的亲属或居地相近的邻里。简单的合作可以促进制物技术的传播和交流,一些工艺并不复杂的“开眼活”,如编织等手艺就是这样传授的。此外,随着人口的大量流动,一些独特的、地方性的造物技术也随人口迁移而传播扩散,这一点相当重要,这是传统造物横向意义上的突破,打破了区域封闭。过去说家庭作坊“闭门而作”,其实不然,它的一家一户的封闭系统在横向中得到扩展,从而实现造物活动面的扩展和多中心、多元化造物局面的形成。
中国传统社会家庭作坊也并不完全是墨守成规的。一些重大的造物技术的发明都是在家庭作坊中产生的,如纺织机械。两汉时期,山东临淄、囊邑两地的织工还发明了织花机,以机械织花代替手工刺绣,这是从一般织布机发展而来能织复杂花纹组织的织机。前面提到的高级提花机也是在家庭中出现的。明代弘治年间,一种称为“改机”的新型织造工艺,也是由织工林洪创造的。这些事例都说明了家庭作坊并不是在长期生产中墨守成规,没有创新。相反,家庭作坊这种个体小生产受到造物规范的约束较小,“自由”程度相对更大。因此,这种生产结构在技术、功能上的突破和发挥也就更为突出。家庭作坊应是中国传统社会较佳的造物生产结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