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欣慰,更有压力


□ 古 耜

  正像杜诗里写的:“羲和鞭白日,少昊行清秋”。《海燕》改为专发散文随笔的刊物,转眼已届五年。回首五年来所走过的改刊路程,我们作为一些不识时务的探索者和实践者,其身心的尴尬与疲惫,又岂是三言两语可以道尽?不过,尴尬也好,疲惫也罢,“俱往矣”,它们并不值得念念不忘或喋喋不休。而在新的一年开始的此时此刻,我们更多地感到了某种轻松和欣慰,当然还有轻松、欣慰之后的忧患和压力。
  先来说说我们的轻松和欣慰。五年来,经过杂志社同仁的辛勤工作和不懈努力,目前的《海燕》虽然还不能说是风光无限,尽善尽美,但它毕竟异军突起,在时下中国偌大的期刊之林、尤其是纯文学期刊之林里,展示了自己的风貌,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产生了自己的影响,拥有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具体来说:第一,《海燕》刊发的散文随笔作品,普遍保持了较高的思想和艺术水准。五年中,大约有六百篇(次)的作品被国内重要选刊和权威选本所转载,年度平均转载率高达百分之五十以上。同时,数十篇优秀作品进入“中国散文排行榜”,或在国内各类奖项中获奖;十几篇精品力作入选大中学校语文教材、参考书,或作为高考、中考语文试卷的范文。第二,《海燕》得到了广大作家的信任和支持,形成了强大而稳定的作家队伍。五年来,为《海燕》倾情撰稿的,有数以百计的老中青三代实力作家,其中包括国内一大批最为活跃、也最有影响的作家、诗人和学者,也包括像余光中、洛夫这样的海外名家。他们以自己的精心和得意之作,展示了《海燕》的基本阵容,也保证了《海燕》的总体质量,从而使《海燕》成为荟萃当代华语散文创作最新成果的重要平台。第三,在全民阅读率持续下降和纯文学市场普遍低迷的背景下,《海燕》的发行量自然不可能有快速的、突破性的提升,但它纸质文本的订数,始终保持着同类期刊鲜见的稳中有升。而它的电子文本的发行,仅在短短的两年中就取得了显著进展。截至二〇〇七年,在以检索为主的“中国知网”上,《海燕》的机构用户已是数以千计,其中稳定的高端用户包括了国内外一流的高等院校、科研机构,以及各级政府机关和各类企事业单位等等;其个人用户亦分布于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而在以浏览为主的“龙源期刊网”上,《海燕》从两千多种社科期刊中脱颖而出,连续两年入选海外阅读排行前100名期刊,且在具体名次上,呈现出大幅度跃进的态势,是该网络排行二〇〇七年中上升幅度最大和最快的十种刊物之一。可以这样说,网络传播正在将《海燕》推向一个更为阔大和更有潜力的接收空间,其前景不可估量。
  回顾过去的五年,《海燕》所取得的成绩或许是显著的、可喜的、令人欣慰的。然而,当我们一旦走出这令人欣慰的回顾而直面文学的当下和未来,那么,其种种境况和态势却分明不容乐观:越来越泛化的商品意识和享乐意识,把人们身上的灵魂余裕和文学意趣挤得可怜巴巴;高度发达的现代传媒培养和方便了大众的“知道主义”,但却同时抑制了他们只有通过文学阅读才能获得的富有深度的精神追求;职业文学工作者的观念滞后、知识老化、状态不佳,以及体制和机制的生硬与陈旧,影响着文学自身的创新和应变能力。所有这些交织在一起,使《海燕》和一切纯文学期刊一样,其生存与发展显得异常艰难;也使得我们及和我们一样的文学期刊的持守者,感到了极大的精神忧虑和工作压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8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