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猪链球菌


□ 杨少衡

1

你知道链球菌吗?你知道链球菌也有姓氏吗?人有姓朱的姓杨的姓侯的,链球菌也一样,有姓猪姓羊还有的姓猴。前段时间四川资阳、内江有一种病流行,几百人进了医院,死了几十口人,报纸广播电视天天报道,各级领导很重视,人民群众很关心。这事谁干的?猪链球菌,与姓羊的姓猴的无关。
我这么说当然只是一种比喻,科技含量不高,很难写成学术论文去拿学位,这我知道,但是不妨碍我对链球菌姓氏源流的研究,如同许多业余人士不计得失认真研究人的姓氏源流一样。据我所知链球菌是一种有害细菌,它们除了喜爱自己外,还喜爱各种动物,动物一旦被它们喜爱上了,如果自身免疫力和抵抗力有点问题,那就会发病,严重的会呜乎哀哉死于非命。出于专业对口的考虑,链球菌们对自己的喜爱范围做了分工,有的专门去喜爱猪,这就是猪链球菌,有的专门去喜爱人,或者猴,这就是人链球菌或者猴链球菌。我得说医学和生物学杂志并未如此表述,我只是姑妄言之。有一点是清楚的,不同姓氏的链球菌通常很默契,它们一般不越界行事,姓猪的去感染猪,姓人的去感染人,姓猪的不给人找麻烦,姓人的不给猪添乱子,彼此职责分明,互相尊重,不像有的人好管闲事,喜欢到处乱插手。
但是现在乱了,猪链球菌跑到人身上作乱去了。类似问题似有蔓延之势,如艾滋病毒从猴子身上,禽流感病毒从野鸭子身上,“煞死”病毒从果子狸身上一起蹿到了人的身上。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很惭愧,我觉得自己难辞其咎。类似事件似与我有关,至少无法排除嫌疑。据报载四川猪链球菌作乱,主因是相关人员非法加工及出售、食用病猪死猪肉,以致受猪链球菌感染。其中有的人手上有伤口,嘴角有溃疡,他们带着那伤口和溃疡去加工和食用病猪死猪肉,猪链球菌便得其门而入。这一报道让我大有感触。
我有过类似经历。我曾“加工”过一头瘟猪,为此弄出了“伤口”。我“食用”了该病死猪肉,不是一块两块,一碗两碗,是整整一头,那时我刚好嘴破,数处“溃疡”。我跟猪链球菌进行如此危险而全方位的亲密接触,但是无事。这话就说得远了。

2

当时我们养了两头猪,分别被我们叫做“老大”和“老二”,听起来像是我们的两个儿子。两头猪都是菜猪,也就是被阉割过的中性猪,在阉割前均为雄性。老大和老二为我们五个人共同所有。我们五人分别为三男二女,年龄在十七和二十之间,均未婚,因此老大和老二非我们三位男子与两位女性青年所生,它们是我们赶集时从镇上购买,一路叫唤拎回村的。
那时人们管我们叫“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或称“插队知青”。我们原都生活于百里外的一座城市,因当年的时势机缘来到山村,与农人一起生活劳作。如今城里的小孩都知道农民工,有大量乡下人进城给城里人打工。当年情况有些区别,当年我们城里人大量下乡给农民打工,当时口号称:“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那时代已经相当遥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