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校程罗锅子


□ 白天光

白天光男,现代作家。1980年开始发表小说,已发表小说三百多万字。近百篇小说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选载。有二十多万字被译成英文、法文、日文、俄文介绍到国外。出版长篇小说《雌蝴蝶》等多部。部分作品被改为影视。现为专业作家,兼某杂志副主编。

程罗锅子是木香镇的奇人,他本名叫程少甫。木香镇的人们也叫他程裁缝、程少校。程罗锅子是裁缝是真,少校是假。但说程罗锅子是少校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少校不是他自己封的,也不是木香镇人戏弄他叫的,而是国民护卫军师长赵士南封的,而且还给程罗锅子发了委任状。程罗锅子不是行伍出身,也没进过军队,封他个少校也真是名不副实,不过,程罗锅子是凭他的奇绝的手艺被国军赵师长封了个少校。
程罗锅子是个裁缝,却不是一个普通的裁缝,他的父亲在京城曾经给黎元洪大总统裁过阅兵服。《民国野史·拾趣》中记载,京城裁缝百名入宫,为新官吏制服,以满人那庆如、汉人程奉旗主裁,苏杭运绸缎千匹,扯绸缎之声震耳……程奉旗就是程罗锅子的父亲。据说满人那庆如善裁文官装,而程奉旗则善裁武官装。程奉旗裁出的军服能撑得起人的英武之气,领、肩、袖都能抖出威风来。程罗锅子从小跟在父亲身后学手艺。京城朝廷不断政变,程奉旗就携儿子回到了老家木香镇。程奉旗也从京城带回来了几样贵重东西,有一台德国产的利马特手摇缝纫机,还有那庆如写的一本书《人之皮魂之表》。那庆如也是程奉旗最佩服的满族手艺人,他称那庆如为人表之大师。那庆如裁剪的绝技和程奉旗分不出伯仲,但那庆如却是个裁剪理论大师。他的裁剪理论是:人之躯不同,服亦不同。善人亦可恶装,恶人亦可善装,弱人亦可强装,强人亦可弱装……人皮容下乾坤,服装容纳魂魄。那庆如誓死捍卫大清王朝,视民国新政为仇敌,所以他和程奉旗在朝廷为新政制服的时候,他也做了手脚,他给大总统制服时在领口和袖口上故意钉上了晦气的赘物,好在黎元洪和他的幕僚没有看出其中的奥秘,也就算了,后来,那庆如无疾而死。程奉旗从那庆如的书中读出了许多制服的秘笈。他回到木香镇,也自知不会再成就大业,但能用手艺成就家业还是没问题的,为庶民百姓做布衣也马虎不得,他会从那庆如的制衣神韵中得来匠心,也不愁他在这关东大地上出名。他还从京城带回来一箱子名贵的纽扣,这些纽扣都是用于制军服用的,是从东洋和西洋运过来的银扣、铜扣、琉璃扣、玉扣,还有琥珀扣和金扣。
程奉旗本想在木香镇把他的裁缝店做大,可谁知天降厄运,程奉旗回到木香镇不到半年就遇到了麻烦。木香镇北的大青顶子有一股土匪,土匪中的大瓢把子叫郭三斤,在松花江两岸闹得很凶,郭三斤不是普通的土匪,清末的时候他做过八旗绿营军的领兵提督,后因犯上被贬,流放途中,他和押他的朝廷清兵一块儿逃到了大青顶。郭三斤不是那种卤莽的土匪,他在山中用军队的方式管理手下的人马,他山上的兄弟们都统一着装。但他总觉得他手下的兵们服装太土,没有威武起来,听说木香镇来了一个从京城还乡的大裁缝,又善制军服,他就下山拜访程奉旗。程奉旗很瞧不起这个土匪,也不打算给他做活。郭三斤也是一个很讲理的人,说,我的山上有精兵三千,都让你做了军服也是难为了你,我只让你为我手下的兵们设计一套军装来,我们再到宾州镇抓来几十个裁缝,带到我山上去做,还有,你要为我亲自做一套军服。程奉旗见惹不起这个土匪大瓢把子,就答应为他做一套军服。郭三斤也算是一个很帅的男人,五尺六寸的大个儿,骨架也匀称。程奉旗只看了郭三斤一眼,没有下尺量身架,就知道这军服该怎么做了。为了讨好郭三斤,程奉旗到宾州镇买了一丈二的东洋礼服呢,花了十天的工夫,就给郭三斤把军服做好了,谁知这东洋的礼服呢受过潮,礼服呢里的棉料丝料也不均,郭三斤当时穿上之后感觉很满意,但三天以后他骑着马来了,他连马也没下来,就在门口叫程奉旗出来,他对程奉旗说,你看看大爷的军服有毛病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