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失


□ 绿 笙

  到了2007年,生活在三平城的我已伤心整整三年了。
  三年来,无时无刻我都生活在深深的自责之中,为马知途的死,套用一句俗语:我的肠子都悔青了!三年来,同样的场景总是在夜深人静对分降临我的梦境,在梦境里马知途那张长长的马脸总是让我无地自容。因为,即使是在这样隐秘的梦里,马知途这个倒霉的家伙也没有识破我的心机,这就让我更有理由怀疑自己的某种情感在什么时候已悄然走失了。
  三年来,在每一个照常从东方升起的太阳将我从噩梦里解救出来后,当我扛着一张被老同事称为“成熟长大的脸”行走在阳光下时,除了曾经是我和马知途共同的,现在由我独自占用的亲密女友薇外,所有认识我的人都没有发现我是如此的伤心。然而,我在确定没有机会让薇了解我伤心的理由后,薇就被我对马知途的友情而深深感动了。于是,这长得像鲜花一般的女人对我展开了绵绵不绝的爱情攻势,从三年前的二十五岁到现在的二十八岁,薇的爱情逐渐让我感到了一种没有来由的恐惧。而我知道,这恐惧正源于我对马知途的伤心。
  三年来,怀着对薇爱情的恐惧和对马知途的伤心,我成了一位孤独的行者。除了必不可少的工作和防不胜防的社交活动,我总是一个人骑着那辆马力十足的摩托车向没有目的地的目的地进发。通常情况下,我的出行没有任何的计划,一切都听从当时的突发奇想。换句话说,我的出行已达到了孔子老人家所倡导的“随心所欲,不逾矩”。比方说,当我抓住任何的空档做这种孤独的出行时,某一刻我会盯住从我身边驶过的某一辆车跟着它走,让它来决定我的方向。有一段时间我就采用了这样的出行方式,直到有一天,我接连两次跟着别人的车居然走到了薇存在的地方,开始怀疑是否薇识破了我的阴谋而设置的预谋之后,才放弃了这样的出走。于是,我开始听从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来决定自己出行的目的。而自从选择这种方式后,我就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行者,孤独的忘却。三年来,这样的旅行方式带我到达了很多预想不到的地方,陌生和突然的行走,几乎要淹没我对马知途的伤心和对薇的爱情的恐惧了。
  整个三平城的人,没有谁知道摩托车带着我到达过什么地方,因为,每次出行我都悄悄做了一下伪装。这样的伪装对于一个像我这样警校的高才生来说并不费事。况且我的出行大都选择在远离城镇和人群的地方,只要有路,那么,这条能容忍我的摩托车从它身上驶过的路的尽头,就可能是我出行的终点。当然,我的每次出行的出发点和最终的终点都是三平城,这也是让我最不可理解的。换句话说,尽管我的出行阅历了很多风景,但出发和回来都是从马知途侵入我的梦的地方开始。
  在此刻,我觉得太有必要认真回忆一会马知途三年前给我制造的伤心了。而真实的场景是有前因后果的,如果说马知途之死带给我的伤心利对爱情恐惧是有前因后果,可以进行理性分析的话。
  在这里,必须模仿刀郎的一句歌词:2004年的第一场雪比前六年来得晚了一些。是的,对于南方山城三平城来说,在2007年往前三年的那场雪比再往前六年的那一场雪来得晚了,但更猛了。就是那个下雪的第三天晚上,一桩震惊三平城的抢劫凶杀案发生了。当我和刑侦队的同事们接到目击者的报案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时,惊讶无比地发现受害者居然是三个小时前和我一同共进晚餐的中学同学马知途!是的,就在三个小时前,马知途和我们几位中学同学一起在一家酒店举行了小型的同学会,身为企业老板的马知途做东。而只有我明白,马知途举行这个小型中学同学会的目的是在酒会上公然向昔日的班花——薇表白,同时向我示威。众所周知,这是一个老套的三角恋爱故事,但是我们平庸的生活常常总是这么没有创意,是不是?是的,身为刑侦队副队长的我就和拥有一家三平城相当有影响企业的老板马知途,就被三平电视台主持人薇没有创意地带入了三角爱情中。身为昔日班花的薇尽情享用着我和马知途的追求而迟迟举棋不定,于是,马知途决定用最俗气的金钱攻势当着同学的面来个一锤定音。然而,大家可以知道的是薇并没有在马知途别出心裁的同学会上就范,相反,高傲的薇还对马知途的金钱攻势表示了强烈的反感,在晚宴没有结束时就拂袖而去。马知途知道这回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后就将无奈的目光投向了我,并表示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在薇没有明确选择时他还会进攻。其实,我并没有感到一种胜利感,因为,马知途的金钱没有俘虏薇高洁的心,却无意中砸中了我的自尊心。当小型的同学会因为主角的缺席提前谢幕,我怀着一种惺惺相惜的心理跟着马知途走出酒店大门时,2004年比六年前来得晚一些的这场难得的雪已开始上演了,天空中若有若无的雪花将在三个小时后深深覆盖马知途冰冷的额头。而现在,我却在心中感到了一种不期而至的寒意。我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是:薇这朵花也许不属于马知途这个短脖马脸矮墩墩的大款,也可能不属于我这普通的小警官,因为,身为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的薇可是见多识广啊。就在我内心这么感叹时,马知途就指着酒店停车场那辆他准备作为定情信物在同学会上赠送给薇的别克车,非常失落不解地长叹一口气说,他妈的,真不知道薇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然后,马知途向我举拳示威还要继续向薇进攻,在邀我这情敌陪他打磨这伤心的漫漫长夜无望后,就无限惆怅地开着那辆别克消失在越来越浓烈的雪花中。三小时后,在通往格氏栲森林公园的路上,马知途同学人车分离,只身仰天面对漫天大雪,被人谋杀。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