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鸟尽弓藏的公案


□ 王向峰

鸟尽弓藏的公案
王向峰

  王向峰 一九三二年十一月出生于辽宁省辽中县,一九五八年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现为辽宁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九九○年由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直接审定为文艺学专业博士生导师。已出版专业著作三十八部,发表论文与评论五百余篇,二○○四年获鲁迅文学奖理论评论奖。
  
  小时候在农村听说书先生讲楚汉相争的故事,就知道了帮刘邦打天下的韩信。有关他没饭吃的时候受过漂母一饭之恩,又对市井无赖忍受胯下之辱,以及最后功成名就时,在长乐宫被吕后所杀等情节,差不多都能复述出来。长大了,看司马迁的《史记》,班固的《汉书》,细读关于韩信的本传和有关材料,我总感到韩信本无背汉之心,是被逼才走上绝路,他死得冤枉,因而对于刘禹锡的《韩信庙》也特有共鸣:“将略兵机命世雄,苍黄钟室叹良弓。遂令后代登坛者,每一寻思怕立功。”这是说韩信死于功高,“势在人臣之位而有震主之威”,皇帝害怕了,找机会让你动作起来,就有了“乱臣贼子”可诛的罪名。
  楚汉相争时的韩信是淮阴人,始为布衣时家贫无行,没有谋生本事,常寄食于人。有一天他在淮河岸边钓鱼,饿得摇摇晃晃,有一位在岸边洗丝的老妇人,见韩信饿得难以支持了,就把自己带的饭给韩信吃了,韩信十分感激,对老妇人说:“我将来一定重重地报答您!”老妇人听了这话很生气,对韩信说:“大丈夫不能自食其力,我是可怜你这样的堂堂男子,谁打算让你以后报答了!”韩信受到恩惠,也得到了激励。当时正是秦末的动乱时代,在楚汉相争的角逐中,他先是投奔项梁,项梁失败后他又投奔项羽,鸿门宴时他是一个在场的执戟郎中,作为下级军官曾向项羽多次献计,均未被采用。他这时预见到被逼到汉中的刘邦将来能成大事,于是就投奔了刘邦。

  韩信到了刘邦那里开始也未被重用,后来由于萧何发现了韩信,向刘邦推荐了多次,甚至在韩信不辞而别后,萧何把他给追了回来,最后力荐韩信:“至如信者,国士无双,王必欲长王汉中,无所事信;必欲争天下,非信无所与计事者,顾王策安所决耳?”这时刘邦听了萧何的建议,拜韩信为大将军,把汉军的兵权全都托付给了韩信,甚至有得信恨晚的感觉。
  韩信将兵,出函谷关,挥师东征,“涉西河,虏魏王,禽夏说,引兵下井陉,诛成安君,徇赵、胁燕、定齐、南摧楚人之兵二十万,东杀龙且,西飨以报”,真可谓“戴震主之威,挟不常之功”,“为汉则汉胜,与楚则楚胜”,权倾天下,功无二人。刘邦不得不封他为齐王。这时项羽派说客武涉来劝他反汉联楚,建三分鼎立之势,韩信对武涉说:“过去我在项王手下时,授我的官职不过是执戟郎中,给他出什么谋策也不予理睬,为此我才离开他来到汉王麾下。如今汉王封我为上将军,领兵数万,他穿的衣服给我穿,他吃的东西给我吃,言听计从,才有我的今天,汉王这么深信我,我若背叛他真是天地不容,我对汉王的忠诚是死而不易的!”
  武涉动摇不了韩信,齐人蒯通作为谋士,又来劝说韩信在楚汉之间独立门户,“叁分天下,鼎足而居”:“夫以足下之贤圣,有甲兵之众,据强齐,从燕赵,出空虚之地而制其后,因民之欲西向为百姓请命,则天下风走而响应矣,孰敢不听!”蒯通认为当下是最好时机,“盖闻天与弗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韩信还是予以拒绝,他说自己对于汉王是忠诚不易的,还特别申明:“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吾岂可以向利背义乎!”所以任凭蒯通怎么向他讲人心难测和汉王怎么好忘恩负义,吴越争霸时大夫文种和范蠡怎么忠于越王勾践,但在功成之后,也是“勇略震主者身危”,韩信还是予以坚决拒绝。这说明韩信本无背汉谋反之心。
  可是,在汉高祖五年的楚汉相争中,当汉王刘邦召来齐王韩信大军,在垓下杀败项羽之后,这时汉胜楚败的大局已定,刘邦却先下了手。他把韩信的齐王军夺到自己手中,把韩信从齐王徙为楚王,都下邳。韩信的兵权大大削弱,但这时的韩信回到淮阴,仍不忘当年救济过他的漂母,找到她,向她千恩万谢,并赐给她千金相报。
  这时,楚王韩信的府中来了一个项羽的部将钟离昧,此人与韩信是故交,但乃刘邦搜捕的人。刘邦知道钟在韩信这里,即下令韩信逮捕交出,就在同时亦有人密告韩信要谋反。这时刘邦已决心治罪韩信了,虽然韩信交出了钟离昧的人头,但到陈地谒见刘邦时,还是叫刘邦给绑了。韩信这时向刘邦说了一段令千古功臣寒心、使君主羞愧的话:“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烹!”刘邦听了这话,自感理亏,终于放了韩信,这时又降了韩信一级,改为淮阴侯。
  韩信在为淮阴侯期间,本来是特别小心,也非常不愉快,常称病不朝,也不愿与那些当红的朝臣往来。这时,当年与韩信并肩作战的将军陈豨被任为钜鹿郡守,来拜访韩信,他们都是刘邦的心腹之患,因此也可以说是同命相怜。韩信这时对刘邦欲除功臣的意图已完全看清,他向陈豨说了心中话:“你本不想反叛,只要有人向刘邦说你三次,他肯定会相信,并领兵来讨伐你。”韩信认为,与其被人诬为谋反,还不如我们一起起事,“天下可图也”。这表明,是刘邦猜忌大将,逼得走投无路的将军才因自保而走向自立门户的地步。在中国历史上,稳坐皇位的帝王与功高难赏的将军,总是这样相互防备着,矛盾着,动作着,而失败者又总是将军,不管你是反与不反,结果都是一样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