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牛县尉就计除贪


□ 明 喜

  采梁山是云州府到京城必经之地。山下有一座夫妻客栈,叫山野客栈。20多岁的老板娘杨氏长得机灵漂亮不说,为人还特爽快、热情,来往客商多在此用餐投宿,生意兴隆。
  盛夏的一天傍晚,杨氏夫妇及下人在客栈聊天,突然来了一帮穿黑衣皂裤的神秘人马,不由分说将他们绑架带走。黑衣人还留下几人继续维持客栈生意,目的是等待一帮特殊的过客。
  几天后,一队人马果然经过客栈,领头之人骑着马,他身后是一位尖嘴猴腮60多岁的老头,正跟着一步步艰难地走着。此人正是原云州知府魏鹤寿,其身后跟着吆喝的衙役和几辆花木轱辘马车,拉的都是路上的干粮和日用品。
  奸臣魏鹤寿在云州专横跋扈15年,千方百计搜刮民财,搞得鸡飞狗跳,民不聊生。百姓叫他老狐狸。去年,云州大旱,皇帝拨下赈灾款,魏鹤寿将大部款项侵吞,百姓联名上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康熙皇帝正忙于平定“三藩之乱”,下旨密令平城县尉牛耿:“监押奸臣魏鹤寿进京候审。”
  牛耿痛恨魏鹤寿贪腐,从云州起程一路借故折磨,看到烈日如一盘巨大的烤炉炽烈异常,就让魏鹤寿带着木枷走下囚车步行。魏鹤寿为官多年,出则香车宝马,吃则山珍海味,根本消受不了这等辛苦。走了没多少路,他大汗淋漓,疲惫不堪。
  人马走到山野客栈门口,魏鹤寿瘫倒在地,狗一样喘着粗气。牛耿喝令他赶快赶路,魏鹤寿低下头说:“罪臣年纪大,真的力不从心。这里有一座客栈,让罪臣在这里避一避烈日吧,不然的话老夫不是累死也得晒死。”
  牛耿瞪着眼睛说道:“魏鹤寿,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百姓对你恨之入骨。既受不了这苦,何不一死以谢天下?”魏鹤寿一听这“死”字,面带恐怖之色。他讷讷而言:“皇帝没有让我死,若赐死,老朽怎敢苟且偷生?请牛大人不要让老夫死,死了只能抬着老夫的死尸去见朝廷。怕脏了你的手,还是让老夫自己走着去请罪。”
  此时,身后跟着的士兵也累了。他们一大早从云州出发,穿过平城县,到这里已经进入阳高县境内。一路走得人困马乏,饥肠辘辘。牛耿觉得也该用饭了,就点头应允。一行人就走进了“狐狸”客栈。
  客栈里的那位年轻女子一看这么多士兵进来,急忙将众人请进客栈大厅,还泡了茶,那年轻女子看到带着木枷的魏鹤寿,不禁问:“这人就是贪赃枉法的魏鹤寿?”
  牛耿看看那杨氏,问道:“你是这里的老板?”年轻女子回道:“大人公务繁忙,哪知道我们荒山村姑?我是山野客栈的杨氏。”
  牛耿道:“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杨氏?没想到你也知道魏鹤寿侵吞赈灾款项!”
  自称杨氏的女子愤愤不平地说:“就连穿开裆裤的玩童听到魏鹤寿三个字都吐唾沫,何况我耳听八方的杨氏?他既是罪犯,自然不配和大人坐在一起吃饭用餐,小客栈有一间堆放马料的小屋。就让他在里面待着去。以免倒了大家的胃口。”
  魏鹤寿真被圈进了马料房,士兵给他卸了枷,丢了几只煮地瓜,一碗水,把房门上了锁。
  众人在大厅一边吃着饭,一边大骂魏鹤寿。过了半个时辰,牛耿就想招呼大家起程。此时,客栈又来了一队人马。片刻,从外面走进一位官员。牛耿马上迎了上去,道:“原来是陈大人,别来无恙?”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阳高县尉陈桂冠。他下马紧走两步,抱拳于胸:“失礼失礼!牛耿小弟,来到本县地面,理当尽地主之谊,让本县好好招待一番才是。”
  牛耿道:“兄弟皇命在身,不便讨扰。我想今天再走一程,到直隶境内住宿。”
  陈桂冠回道:“既如此,本县不便阻拦,牛小弟回来时定当到本县家中做客。”
  寒暄之后,一衙役打开马料房房门,对着里面喊:“魏鹤寿,出来吧。”喊了两声,躲在马料房的魏鹤寿死猪一般,竟哼都不哼一声。
  牛耿怒了,骂道:“要不想走的话,你在客栈里自尽也可以。不想死的话,就快走。”但魏鹤寿仍然没有出声,牛耿只得叫衙役将他拉出来。衙役们进去一看,立刻慌慌张张地喊道:“不好了,魏鹤寿跑了。”牛耿吃了一惊,走进屋里一看,果然已经不见了魏鹤寿的踪影。这屋子不大,地上有几麻袋豆子,以及榨完油的菜饼和两大缸菜籽油。
  牛耿将杨氏叫来,怒声问她将老狐狸魏鹤寿藏在哪里。杨氏吓得小脸煞白,哀求道:“我们恨不得杀了他,哪会将他藏起来?”衙役们在室内翻了一阵,突然指着墙上的窗户说:“他一定是从这里逃走的。跑得不会太远,快去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