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柳叶哨


□ 马金莲

  (回族)马金莲

  每天,只要天晴,日头都会从东边那棵老柳树的头顶上探出脸来,再慢慢儿爬高了,悬在蓝天上,孤单地转悠。转悠一整天,在庄稼汉们累得直不起腰的时节,才沿西边的天壁滑落下去。

  最先被照亮的,总是梅梅家的西墙。

  正是三月,初春,空气里带着乍暖还寒的余味儿。

  看见一片亮亮的日头影儿,梅梅心头有了暖和的感觉,就掀起门帘,将一盆子水端出来,随后抱出一包杂物,挽起袖管,蹲在西墙下开始浆洗。

  杂物中大半是小妹子的尿布,还有几件小衣裤,也是小妹子的。这时节,小妹子正在睡觉。大人清早一走,梅梅就抱着小妹子一直拍抚,她将自己单薄的身子微微倾伏,用左手揽抱着,右手一下一下拍,嘴里轻轻哄的歌儿是从大人处听来的催眠曲,她像一位笨拙的母亲,费力地哄着怀里的小家伙。同时,她的身子得一起一伏地晃动,正是这种不停的晃动产生出一个节奏,全身上下和着这种节奏,再传递给小妹子。小妹子在这晃动中会停止哭泣进入梦乡或减弱哭势。小妹子很爱哭。她妈将她从奶头上扯下,她就开始哭。她不闹,像只病得不轻的小猫娃,只是一味哼哼地哭着。梅梅不能让小妹子哭,大人一出门,她就得抱着妹子摇晃,直到把小家伙脸上的泪珠儿全给摇落,摇出昏昏的睡意来,完全入睡。

  小妹子一旦睡着,梅梅忙趁这会儿空闲干活。一大摊子的活计等着她去干昵。

  头一件就是洗尿布。可能一直喝稀汤汤儿,加上欠奶,妹子的肚子一直不好,总拉稀屎,弄不好就糊好几片尿布,有时还会糊了裤子和棉袄。

  洗尿布就成为梅梅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课。

  水很凉,刚从缸里舀出来的。清晨,父亲抽空担回来的泉水,带着股黄泥被泉水浸泡后的土腥味儿,还有水草的味道。梅梅抽着鼻子闻着,总之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清新甜彻的味儿。也有一股夜露般的寒凉。她把水盆放在西墙根下,盼望日头的影子快一点落下来,好把水晒出暖意来。初升的日头,其实也就一点微弱的暖意,照在人身上脸上,好一阵子,才会有融融的暖意。照在凉水盆里,作用不大。梅梅不敢久等,看着凉水,稍一犹豫,咬着牙,将手伸进去。一阵寒凉袭上心头,她赶紧搓洗,一刻不停地搓,似乎这样就可以抵御寒冷,就热乎了。她先洗衣裤,再洗尿布。要是屎多,泡进水里,一股腥臊味会扑面而来,她皱着眉头,强压住心头翻涌的恶浪,一口气往下洗。遇上难洗的污渍,得擦一擦洋碱,她起身,小胳膊从水里抽出来,红红的,像一截子浸泡过的胡萝卜。

  吱儿——忽然,一声口肖音,吱儿——又一声,从西墙那边传来。

  梅梅不抬头,坐下继续洗。她知道,是马仁在吹树叶子。

  就在高高的西墙那边的院子里。也真是奇怪,只是一堵墙,将两家人隔在两个院落里,这边和那边,也就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各过着各自的日子,很少有往来。大人间这样,孩子受大人影响,也相互间生巴巴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