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与“北大荒”的一段情缘


□ 胡彦江

  人与物接触多了相处久了,就会产生一种感情。这种感情很纯朴、难于割舍。

  28年前,我在一座山区小镇中学任教。班级64名学生,除13名教师子女外,其余大都是通过关系进来的。所以我也挺“牛”,开学前后、逢年过节,总要喝上十几场酒的。

  那时候年轻,好喝能喝也敢喝。但基于物资短缺,能喝得到的所谓好酒,无非“玉泉二曲”、“龙滨”之类。暑假的一天,同事兼学生家长老王请我喝酒。他变魔术似的弄出一瓶“北大荒”白酒。说是北安农场那边亲戚带过来的,他喝了感觉很不错,这才请我来品尝品尝。

  北大荒酒?我精神为之一振,记忆的闸门倏地打开:那是春节前夕,我去大庆看望二老及兄嫂。火车上闲闷,就着花生米拥几口“阿什河”。身边一位嫩江农场的老兄似乎也是个喝茬子,像是对我,又像是自鸣得意:“要论喝酒,我们‘北大荒’白酒值得一喝。你看漫山遍野的玉米高粱——纯粮酿造,绝不掺假。60度、65度的,都有;有劲,却不上头。那酒香就像早春的地气,喝着喝着,你就飘飘欲仙了。”

  我插嘴:“那叫什么酒啊?”

  “‘北大荒’嘛,这名字多豁亮!可惜目前这酒产量不多,好像还属于内供,外面不大容易买到。”

  老王把酒启开,一股浓烈的酒香果然迅速弥散开来,盈盈洒洒与阳光粘在一处。老王说“喝吧”的时候,急不可待的我,早把盅沿压向下唇,上唇轻合至一条缝时,再细饮慢啜,酒在舌中小停几秒,环绕三匝,涣散而下,咂咂嘴,浓香爽洌,沁心透脾,果真好酒!与火车上那位北大荒人的描述无二。

  那天,直到瓶底朝天了还没喝好。老王坚持要启瓶别的,我说一掺味就变了,散吧!

  新学期开学不久,每天放学后,我都带领十几个同学准备学校的秋季篮球赛。因为除了学习,我们班几乎没有强项。一天解散的时候,女队队长忽然问我:“老师,听说您喝六七两白酒,不咋地?”

  “也是云山雾罩的,谁难受谁知道啊。”

  “那您喜欢喝啥酒呵?”

  “‘北大荒’啊!”

  按理说,这个嗜好不应该告诉学生,可那天鬼使神差脱口而出。后来我喜欢喝北大荒酒的消息就在学生中悄然传开了。再后来,就在学生家长中、全镇教师中传开了。中秋节,我家里一下子新添了十几瓶“北大荒”。我端详着它们,笑意与酒香仿佛一瞬间就相濡以沫、融会贯通了。

  哪知在不久召开的全镇教师大会上,文教主任讲话时突然话题一转:当老师就得像老胡那样,拉得动、叫得响、家长服。人家去家访,家长满院子抓小鸡给他炖;人家喜欢喝“北大荒”,家长就托人从北边给弄。这叫什么?这叫能力、功力、魅力!

  我无地自容,知道这是变相的批评。因为主任的女儿也在我班里,他请客时问我喝“玉泉大曲”(当时极其紧俏)还是“北大荒”,我说当然是“北大荒”!

  酒过三巡,我斗胆问主任:“你也爱喝‘北大荒’?”

  主任笑笑:“我弄它,可比‘玉泉大曲’费事多啦。丫头说你就喜欢这个。”我当时汗都下来了……

  转眼到了寒假,和邻居吴老师搭伴上山拉了三天烧火柴。他说该张罗杀年猪了,年后再拉吧。我也说好。其实我们俩搭伴,上山捞木头、装车、回程路上的沟沟坎坎,大都靠他出力。而他则沾我在林场夜校教点课、路上没有麻烦的光。

  无所事事几天,自觉闲闷。就想,自己上山拉一趟也未尝不可。于是打理好手推车,带好绳索、手锯,揣上几把炒苞米豆就要出发。这时候,妈妈突然拎着昨天我喝剩一半的“北大荒”白酒追了出来:“带上,冷了,就喝几口,暖暖;不能拉多就拉少,一定早点回来。”

  一个半小时后,我把手推车塞进雪里,径自上山。经过几通忙活,出过几场透汗,我觉得差不多了,因为一个人毕竟不敢多拉。坐下嚼了一会儿苞米豆,吞了几口雪,再拥几小口“北大荒”上下一勾连,心就发烧起来:竟然想去更远的山上找一棵粗籽椴,将来破成板材做个桌面什么的。

  忘记走了多远,真找到了。它默默地伫立在山头一块巨石旁边,执着地凝视着远方。我用手锯吃力地锯着,也不管它疼痛否。半小时后,它倒下了,我也累得气喘吁吁……

  我用绳子拖了足有3米的件子,东一头、西一头折腾了一阵子后,终于筋疲力尽。这才明白是“转山”了——任何努力都是徒劳,只有保存体力、等待救援。

  山里的天说黑就黑,树梢挺着的天空,倏忽间漏下来了,远远近近、斑斑驳驳。山风立刻刮起来了,积雪也不怀好意地闪着阴柔的眼。我从没有感到夜如此寂静,寂静得让人胆寒。我把大衣蒙在头顶,把“北大荒”抱在怀里,过一会儿抿一小口,既取暖又壮胆。

  将近六点,我听见了山那面的呼喊。接着就看见手电筒清亮亮的光束斜插上夜空,晃动着,离我越来越近……

  我皗了最后一口“北大荒”,把瓶子放在脚下,虔诚地拜了三拜。我无法想象,假如没有这半瓶“北大荒”,我是否还能坚持。此刻,我感觉被汗水浸透过的前胸后背已近冻硬。

  吴老师等人看我没有冻坏,也没有吓着,都说多亏了这半瓶酒。我感动不已,大声说:“回去我请你们喝酒!就喝这个!”说着,我把地上的空酒瓶拿起来,揣在怀里,带回家以示纪念。

  责任编辑付德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我与“北大荒”的一段情缘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