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与“北大荒”的一段情缘


□ 胡彦江

  人与物接触多了相处久了,就会产生一种感情。这种感情很纯朴、难于割舍。

  28年前,我在一座山区小镇中学任教。班级64名学生,除13名教师子女外,其余大都是通过关系进来的。所以我也挺“牛”,开学前后、逢年过节,总要喝上十几场酒的。

  那时候年轻,好喝能喝也敢喝。但基于物资短缺,能喝得到的所谓好酒,无非“玉泉二曲”、“龙滨”之类。暑假的一天,同事兼学生家长老王请我喝酒。他变魔术似的弄出一瓶“北大荒”白酒。说是北安农场那边亲戚带过来的,他喝了感觉很不错,这才请我来品尝品尝。

  北大荒酒?我精神为之一振,记忆的闸门倏地打开:那是春节前夕,我去大庆看望二老及兄嫂。火车上闲闷,就着花生米拥几口“阿什河”。身边一位嫩江农场的老兄似乎也是个喝茬子,像是对我,又像是自鸣得意:“要论喝酒,我们‘北大荒’白酒值得一喝。你看漫山遍野的玉米高粱——纯粮酿造,绝不掺假。60度、65度的,都有;有劲,却不上头。那酒香就像早春的地气,喝着喝着,你就飘飘欲仙了。”

  我插嘴:“那叫什么酒啊?”

  “‘北大荒’嘛,这名字多豁亮!可惜目前这酒产量不多,好像还属于内供,外面不大容易买到。”

  老王把酒启开,一股浓烈的酒香果然迅速弥散开来,盈盈洒洒与阳光粘在一处。老王说“喝吧”的时候,急不可待的我,早把盅沿压向下唇,上唇轻合至一条缝时,再细饮慢啜,酒在舌中小停几秒,环绕三匝,涣散而下,咂咂嘴,浓香爽洌,沁心透脾,果真好酒!与火车上那位北大荒人的描述无二。

  那天,直到瓶底朝天了还没喝好。老王坚持要启瓶别的,我说一掺味就变了,散吧!

  新学期开学不久,每天放学后,我都带领十几个同学准备学校的秋季篮球赛。因为除了学习,我们班几乎没有强项。一天解散的时候,女队队长忽然问我:“老师,听说您喝六七两白酒,不咋地?”

  “也是云山雾罩的,谁难受谁知道啊。”

  “那您喜欢喝啥酒呵?”

  “‘北大荒’啊!”

  按理说,这个嗜好不应该告诉学生,可那天鬼使神差脱口而出。后来我喜欢喝北大荒酒的消息就在学生中悄然传开了。再后来,就在学生家长中、全镇教师中传开了。中秋节,我家里一下子新添了十几瓶“北大荒”。我端详着它们,笑意与酒香仿佛一瞬间就相濡以沫、融会贯通了。

  哪知在不久召开的全镇教师大会上,文教主任讲话时突然话题一转:当老师就得像老胡那样,拉得动、叫得响、家长服。人家去家访,家长满院子抓小鸡给他炖;人家喜欢喝“北大荒”,家长就托人从北边给弄。这叫什么?这叫能力、功力、魅力!

  我无地自容,知道这是变相的批评。因为主任的女儿也在我班里,他请客时问我喝“玉泉大曲”(当时极其紧俏)还是“北大荒”,我说当然是“北大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