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周蕙 我不害怕被忘记


□ 陈珏宇

  在正当红的时候,被最信任的经纪人骗走600万的周蕙回来了。
  1999年,每一个人都应该看过这样一个MV:没有歌手真人出镜,只有一个卡通娃娃唱着“你我约定难过的往事不许提。”在这首叫做《约定》的歌曲走红大江南北的同时,也让大家记住了一个叫做周蕙的歌手。再后来,等到和她一起出道的蔡依林都已经成为歌坛天后了,她却不知道去了哪里。2009年,在经过了合约纠纷、经纪人骗钱事件后,周蕙重新发片,像个新人一样赶通告,卖命地配合电视节目。虽然需要从头再来,她却说,“重新开始未必不是好事。”
  
  
  我知道每个人在人生中要学的东西和要经历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所以不会遗憾和抱怨什么,这是人生必须要上的一个课程。我现在的心情很淡定,欲望不会很高,能够唱歌,唱给想听我唱歌的人,能做自己真正喜欢的每一件事,就觉得很开心。
  
  周蕙第一张专辑卖了300万张,在现在这个上网免费DOWN歌的时代,去音像店安安心心地挑选一张CD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当红歌手的唱片能买到10万张就已经是个惊人的数字了。既然超越不了过去就不超越了吧,周蕙的想法很简单,能够重新出来唱歌,已经是难得的事情。
  
  成都女报:这么几年没发片,紧张吗?
  周蕙:刚开始真的挺紧张,因为很久没有发片,整个环境都不太一样了。但一两个礼拜就已经能调整得好一点了,尤其是唱一些旧歌的时候,现场的观众都会跟着一起合唱,我觉得这种感觉很温暖。
  成都女报:这张专辑名字就叫《周蕙》,让人想起你的第一张唱片《周蕙精选》,有没有感觉生活就是绕了一个圈?
  周蕙:这个问题还蛮新鲜的,之前都没有人问过。(笑)这十年我也经历了高低起伏、风风雨雨,这次再重新出发,还兼任了制作人,但心情也是战战兢兢,不知道现在的歌迷口味怎样,我再回来大家的接受度会怎样,所以真的是把心态调整得像个新人一样。
  成都女报:当制片人最辛苦的事情是什么?
  周蕙:比单纯当歌手的工作量多了大概四倍多。以往半年的录制时间,我就只负责唱的部分,但是这一次,我每天都要听很多小样,然后每周都要开会,从小样中挑出想要的歌,这个过程就用了3个月,而且还只是第一轮。当歌手就轻松很多,只要唱完就可以离开,但是当监制之后还要去听剪接,还要再听混音,所以到最后成音,大概有7个月的时间,几乎每天都是两三点才睡觉。
  
  成都女报:现在为了这张专辑,上节目、拉观众,像个新人一样从头打拼,会抱怨吗?
  周蕙:不会。因为自己也经历了很多事情,也沉淀够久,心态也完全调整好了。我知道做歌手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既然选择要回来,就要让大家看到回来的成绩。所以有机会唱歌给大家听,能为大家表演的时候都会珍惜。
  成都女报:你觉得现在还能创造以前《约定》300万销量的那个高度吗?
  周蕙:在这十年里面,艺人数量变多了,选择变多了,这是个良性的竞争,我不敢去为自己预设目标,但既然回来唱歌,当然希望自己做好。像我休息这么长时间,完全可以转行去做别的事情,为什么要回来?就是期待我回来的人太多了。回来的动力就是给需要我唱歌给他们听的人唱歌。
  成都女报:当初和你同期出道的歌手,在你休息的几年,都变成了歌坛天王天后,你看到他们成绩那么好,会不会着急?
  周蕙:会很羡慕,也替他们开心。因为同样在一条起跑线的人,人家的路走得比我顺,当然会觉得很羡慕。可是回过头来看会觉得心里面的一些成长是他们感受不到的。
  成都女报:你会怕别人忘记你吗?
  周蕙:我觉得被遗忘是迟早的事情。可能有一天我不再唱歌了,肯定有人会将我遗忘,但是我不害怕面对这个事情。
  一个歌手在正当红的时候,被最信任的经纪人骗走600万,这对于谁都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周蕙亦如此。在那段"像苦行僧一样苦"的日子里,她把自己关在家里长时间不出门,那个时候对于很多事情已经没有了信任。好在她懂得如何放下:出门旅行、认识一个爱自己的男人、站在歌迷面前唱歌。她说她不恨骗她的那个人,人生在世,总是有很多事情要去经历的。就像一句话里说的那样: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