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鲜为一见的《北京文学》


□ 赵国忠

这里说的不是仍在出刊由北京市文联主办的《北京文学》,而是半个多世纪前的一份刊物。
1922年冬,时在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读书的蹇先艾、李健吾、朱大牭热耍堋拔逅摹毙挛难г硕跋欤谘@锍闪⒘艘桓鲂⌒〉奈难缤拧厣纭3闪⑸缤诺比徊皇悄康模切枰氖怯姓蟮胤⒈碜髌贰S谑亲猿镒式穑?923年初,创办了不定期刊《爝火》,仅出版了两期,终因经费不足难以为继。此后,他们又在《国风日报》上创办《爝火旬刊》,大约出版了十期,也随《国风日报》的停办而停刊。1925年李健吾、蹇先艾从附中毕业,李健吾考进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蹇先艾则进入北京大学法学院经济系,而朱大犜缭谝荒昵凹匆呀肓吮本┙煌ù笱АS行┐鞘榻玻孀派缤耪馊恢屑岬姆值姥镲穑厣?925年便无形解体。这么说恐怕欠妥,因为1928年他们还以曦社的名义编辑了《北京文学》。
《北京文学》,32开本,共出版两期,每期薄薄的仅50个页码,创刊号上无发刊词,也未标编辑者,今从蹇先艾的回忆文章中知道那是由蹇先艾与李健吾合编的。两期杂志的封面相同,以水墨画作装饰,绘一牵骆驼行走于沙漠的旅人在水边畅饮甘泉。绘者署“石”,待考,不过翻阅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画报,常见此人的画作。这两期杂志,还未标出版时间,在赵景深主编的《文学周报·文学近讯》(1928年 7月)上有这样的话:“北京的文坛消沉已久,现在又有《北京文学》的创刊了,第一期已出版,北京文化学社印行,每半月一册,售五分。”可见第一期约在6月上旬出版。再说第二期,从出版者“北京文化学社”改作“北平文化学社”考,“北京”改为“北平”是在1928年6月下旬,第二期的《编辑杂话》中也透露:“本刊以后每月逢一和十六两天出版,决不愆期,用副读者厚望。”或许本期未按时出版才有这样的解释,据此估计第二期是7月中旬出版。《北京文学》仅出版这两期,由于印数少,销路不畅,出版者文化学社认为无利可赚便给停刊了。文化学社是一家以出版教科书为主的机构,设在厂甸,这两册期刊的封底,列出该社不少的出版物,如《初中教科书》、《大学高中教科书》等。但文化学社也出版文学书,像沈从文的小说《篁君日记》(1928年9月),朱大?、王余杞、翟永坤三人的诗文合集《灾梨集》(1928年11月)等,只是数量不多,远不如北新、光华等书局那么声名显赫罢了。
《北京文学》是一份不易见到的刊物。前些年,韩石山先生为写《李健吾传》,多方搜集书刊,考核史实,采访传主亲友,可惜他也未能见到。韩先生在《李健吾传》中曾提到这份期刊,并引用了蹇先艾先生提供的一份目录,应该说,目录大体不错,但由于蹇先生当时年事已高,况且手边不存此刊,目录中不免小有误记。如蹇先生说这是一份双月刊,实为半月刊;又如目录中不知为何漏掉石评梅的《偶然草》。其实,蹇先生知道这篇作品,在《追忆石评梅师》一文中还有过详实的回忆:“1928年,我与李健吾为北京文化学社主编《北京文学》,健吾远在清华,由我发稿,董鲁安先生介绍评梅给这个刊物写稿。健吾和我约了几位撰稿人在中山公园柏斯馨咖啡馆喝茶,评梅也应邀前来,这算是我们与她第二次接谈,她喜欢沉思,话很少,后来她寄了两篇散文给我,我在第二期《北京文学》上给她登了一篇。没有多久,文化学社忽然停办了刊物,我只好把另一篇作品退还作者,并说明原因。她回了我一封信,措词很客气。”这里说的刊登的一篇即是散文《偶然草》。另外,还应该说说程鹤西先生,他在《北京文学》上既有创作又有译作,但2003年云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厚达600页的《鹤西文集》,却未见收入其中的一篇,大概文集的编者也未见过这份刊物。鉴于《北京文学》有研究者关心,当事人的回忆又有小误,而在《中国现代文学期刊目录汇编》中它又未被收录,我借此愿把该刊的目录抄示如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