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选班长


□ 珀·乌云毕力格(蒙古族),哈森(蒙古族)译

  珀·乌云毕力格(蒙古族)

  啥森(蒙古族)译

  萨仁呼将发皴的小脏手轻轻伸进课桌抽屉,又摸了一把那宝贝。香喷喷的牛肉干味道让他馋得直流口水。他用眼角扫视了—下老师,趁她不注意又把脑袋紧贴课桌,贪婪地闻闻刚摸过牛肉干的小手,鼻孔都张大了。

  萨仁呼回想起马哈然萨家杀猪那天,自己可是真正当了一回贵客。马哈然萨不断地给他夹肥肉和美味的灌肠,还一杯接一杯地给他倒酸奶。想起吃撑肚皮的美事,萨仁呼不由得撇了个嘴。哎呀,那滋味简直太妙了!

  “老师来了!”胖嘟嘟的小其木格用右脚踢了踢他的脚。萨仁呼随即打开书本佯装读课文。

  下课铃终于响了。

  学生们蜂拥而出。像是坐在荆棘上般坐立不安的萨仁呼也随众出来后跟在马哈然萨身后。

  马哈然萨像是脱开缰绳的牛犊一样蹦蹦跳跳直奔向校南新建的化工厂。前不久,有一个学生就在那边臭水里玩耍,第二天浑身起红疹,至今还在住院呢。萨仁呼看见马哈然萨他们不听老师千叮咛万嘱咐,依旧冲向那边,不由得大喊起来:

  “嗨,你们别往那边去!”

  马哈然萨在化工厂旁边的水池边叉腰耍威风,像是在给身边的几个孩子发号施令:

  “你们要知道我后脑勺是长眼睛的。谁要是不听我的话……”他那威风劲,使那几个孩子像吃米的小鸡崽般连连点头。

  马哈然萨突然看到萨仁呼过来,就仰天摔倒了.不知所措,用急促的声音喊叫道:“马哈然萨!马哈然萨!你怎么了?”

  萨仁呼的心快要蹦出来了。“刚刚不是还像天将一般耍着威风么,怎么突然这样了?”他嘟囔着跑过去一看,完了,那家伙眼睛泛白舌头伸得老长,好像要断气了^

  “是不是死了?刚才他喝了几口那个水!”一个孩子指着那边发着恶臭的脏水,结结巴巴地说。

  “马哈然萨死了!”又有一个孩子哭着跑向学校。

  这下萨仁呼吓得魂飞魄散。他推搡着马哈然萨歇斯底里地号啕:“马哈然萨!马哈然萨!”就这样不知所措乱成一团的时候班主任来了。知道老师来了,马哈然萨猛地坐了起来,哼起《少先队员之歌》。

  “怎么了?”老师着急地摸了摸马哈然萨的头。

  “没怎么。”马哈然萨的脸红到了脖子根。

  “那他们怎么说你死了?”老师有点生气了。

  “嗨,跟他们开了一个玩笑,还当真了!”马哈然萨抓耳挠腮。

  “赶紧回家去!不许再来这里玩。那水是有毒的!”老师一脸严肃地发出告诫。孩子们看到老师严厉的眼神,垂头丧气地各自回家。

  萨仁呼走在马哈然萨后面,忘了几天来想要对他说的话,有点心慌。他赶到马哈然萨旁边,把一直拿在手里的小袋子牛肉干直接塞给了他。看到牛肉干,马哈然萨觉得莫名其妙,发起了愣。平时连买一块蛋糕、一根冰棍都挺费劲的萨仁呼今天怎么买牛肉干了呢?真是有点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