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住在城里的乡下人(评论)


□ 雷子龙

  几年前的一天,我回老家去,预先约好在丰城火车站与孙流航见面。那时我还不认识他,只是在我办公桌上的稿件堆里,不时见过“孙流航”这个名字,却并不清楚此人多大岁数,何等模样。流航后来知道了我亦是丰城人,便多次淳淳叮嘱:回老家的时候,一定通知他,他会来车站迎接,见个面,认识认识。
  当流航生平第一次站在我面前的时候,双手垂在腹前,黑黑的面孔,憨憨的笑容;好像穿的是一件老式的藏青色中山装。分明是一个乡里的农民。流航似乎有些羞愧地说:“没想到我有这么老吧?”好像是一种过失,怪对不起人似的。
  还真没想到。
  流航是那种年龄写在脸上的人,一般人都能准确地看出他应该有60上下了。这有什么羞愧的?60就不能写小说了?不过,流航说:我刚学。这倒略略有些稀奇了。乡下人说:人过四十不学艺。何况60了,还学这么个无关谋生的劳什子!乡下人还有一句话说:80岁学牵猪牯。这句话可以用来自嘲自己所为非所宜,也可以用来讽刺那些异想天开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流航本就是一个乡下农民,不会不知道这些俗语,他却在花甲之际兀自弄起了什么小说,真是有些不同凡响了。
  流航是个农民,这是货真价实的,他这个农民还做得窝囊,为什么?出身不好呗。老父亲应该是一个乡间绅士吧,解放前曾做过县城镇长的。深富国学素养,吟诗作文什么的是小菜一碟。但流航却是没读过多少书的,原因大家都清楚,年青时在生产队开工,也是只准老老实实,不准乱说乱动的那种。他放过鸭子,餐风宿露;也干过鸡毛换糖,走村串户;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还捣弄过一阵古玩生意,那时大约已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了。流航的腰杆可以直起来了。
  流航虽然年岁大了,行话叫做“起步晚”,但捣弄了几年小说,慢慢地就弄出些动静来了。他的东西常常在各处刊物上露个小脸了,在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梁斌文学奖征文精品集》一书中还入编了一篇小说。我所在的这个市级小刊,也多次用过他的小说。流航说过:他其实非常喜欢读书,年少时没有机会读书,现在环境好了,生活安定了,那个蛰伏了数十年的读书作文的念头就又来折磨他了。60了,怕什么?咱身体好着呢,咱经过那么多坎坷境遇,演出过那么多人生故事,埋下头来,学着写出来,不信不成。又不为出名,赚钱,自个玩儿还不行吗?
  流航就是凭着这么个执着劲,写小说就上路了。生活磨练了他,也成就了他。去年他加入了省作协,甚是欣欣。问他有什么感受,流航说,做人要讲诚信,写东西也要诚信,就是要写感受最深的,说实话。投机弄巧是不成的。说起做人诚信,我还想起流航讲过的一个段子。那是他做古玩时,一个福建同伙托他把一件古玩带到江西这边来卖,说是底价4万,卖多了都归你。流航卖了8万,如数交给同伙。流航说,他特别忠厚守信,所以,道上的朋友特别多,特别信任他。他能在这上面赚点钱,与他这种品性密不可分。所以流航悟到,投机取巧看似讨好,实则不能长久,不能成器。写东西也一样,追风赶潮是不成的,老老实实做人做事才是根基。
  现在流航的这一篇《老树与老树》又摆在我的面前了,与他的许多小说一样,他仍然写的是农民,是农村。李羊崽是一个传统的老农民,有很多的美德。像一棵又大又老的树木,为人遮风挡雨,为维护和改变生态环境默默地做着贡献。却境遇不顺,备受艰辛。但他没有沉沦,没有颓唐,那种耐力和韧性是中国农民特有的。我们看到:一种传统的力量在支撑着一种人生。农民虽然慢慢富裕了、活跃了,但其中的艰辛仍然是酸涩的。比如,无数打工者的背后,有着多少人的牺牲和付出?可以说,农民的艰难处境仍然是广大农村的一种基本的生存状态。文本为我们认识中国社会、中国农村提供了一种多视角的参照。
  流航是个农民,是个乡下人。虽然他现在住在了城里,但他永远不会失去农民的话语方式,乡下人的血脉心肠,以及五千年文明所孕育的乡村文明的遗传基因。他所撰写的文字证明了这一切。这样的住在城里的乡下人还有多少呢?我看不少,除了孙流航们,鄙人也算一个。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