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张贵霞

   张贵霞

  其实,我早就注意到她了。在那个炎热的夏天.整个操场上只有我带着一帮孩子在踢球。在那个炎热的夏天,她从那场可怕的车祸中恍恍惚惚地走出来,一直走到操场,每天都像个孩子一样独自玩沙子,偶尔抬头看看操场上移动的人。我只是没想到后来发生的事。

  球在孩子脚下滚来滚去,迟迟不肯接近球门。

  教球的间隙.我看见她试图把一个废弃的木制球门移走。几次都没有挪动,她有些着急起来,狠狠踢了球门一脚。

  我确实不该就这样走向她,小鸟能轻松地从一个树枝蹦到另一个,但我不能。可事实是我已经从树枝上移动脚步,慢慢地。

  她看到我,盯着我,用清澈的、天真的眼睛,一点也不吃惊。男孩们还在玩着脚下的球,似乎永远也不打算把球踢向球门。对他们来说.在这个漫长而炎热的午后来操场踢球完全是一项艰苦的义务,加上无精打采的树,周围也就十几个观众.而此时也恰好到了下课的时间,他们并没有理会我的离去而径直散了。

  那废弃球门并不像我想的那样轻.也并非沉得让我无法挪动。只是,我的命运在移动这个木制球门时发生了偏移。

  因为用力.我衣袋里一条小鱼坠链探出头来。在我还腾不出手放回的时候,它已经被一只手唰地抢走了。如果我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我或许当时会放下那个球门从她手里拿回。不过,我想就算那样做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等我放好球门,试图要回我的坠链时,才发现自己正面临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对那条赤色小鱼表现出来的兴趣远远大过了所有人。这当然也包括了恰巧前来赴约的我当时的女友丽和几个出来散步的教师。此刻他们正在围观,等待事态的迸一步发展,而看到我答应送她的小鱼正紧紧握在另一个女孩手里,而我毫无要回的办法,丽几乎露出兴灾乐祸的笑容。

  时间一分一分流失,丽终于走了。或许,她早就想走了。对于那条小鱼,她或许有一点兴趣,但也只是一点罢了。

  天渐渐黑了,我只能送她回家,连同那条小鱼——此刻仍被她紧紧握在手里。

  她的父母表示了感谢和歉意.只是看到小鱼,他们脸上多了一层凝重。我向他们解释,小鱼并非我送她的,能不能收回。她的父母好像突然松了口气,好像又有些失落。但事实上,收回是不可能的了。我只好苦笑着表示没关系,我不要了。当然,我知道没有小鱼,我将失去很多.包括那在天上飘来飘去稀薄的爱情。

  在之后的几年里.那条鱼成了我挥之不去的梦魇。每当我走到鱼市,看到鱼被小贩从池里从容捞起,呆呆地看着我,我都会惊慌失措,逃之天天。我扔掉手机,关掉QQ,走到了另一个城市.可裸露的鱼骨仍时时在黑暗里刺得我惊悚醒来。最后,我决定回来,来到她的家里,那天她还像往常一样去了操场,那条小鱼被她挂在床头,一动不动,看着我,傻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