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山绝恋


□ 赵泽华

  几年过去了,他毫无音讯。
  也许,他真的死了,只是我至今不忍探究让一个38岁男人绝望的痛苦会是怎样一种痛苦?
  别人都说他死了,我却总也不相信,就像不相信阳光下挺拔的白杨会在一夜间枯死,怎么会呢?而且又是以那么残酷的方式。
  不!我总觉得他还活着,在一个人们不知道的地方……活着,并注视着这个他爱过怨过的世界。
  认识他很早了。
  那次去国家科委看望一个朋友,朋友是位青年学者,向我介绍了他,说他是我国一位著名人物的大公子。看上去,他与我年龄相仿,像许多高干子弟一样,留寸头,穿一件洗得发白的旧军装。他微笑地站起身,绕过几张桌子上前同我握手,随随便便的神态中透出一种说不出的矜持。
  后来我调入国家科委编辑一份内部刊物,在那里再次听到他的名字,知道在我为工作四处奔波的两年间,他一直在美国进修,并将于近期回国,出任我们这个编辑部的副主任。
  还记得他回来的那一天,同事们团团围住他,站在一边的我惊异于他的变化:他英气勃勃的脸上平添了一副金丝眼睛,寸头也变成满头浓密鬈曲的黑发,衬衣雪白,领带卡闪闪发亮,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留美学生的洋味儿,我觉得他有点儿陌生。
  他竟认出默默无语的我,分开众人走过来和我握手,很高兴地说:“咱们又见面了,可见世界并不大。”
  他朗朗的笑声极富感染力,大家都笑了,他似乎带来无限生机。
  作为我的上司,他曾努力把美国人的处世方法引入我们的工作环境。
  但是,也许美国人的性格、方式不适合中国人,也许他的坦诚总让人疑为自负……总之,他的行为总显得与周围环境不太和谐,我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觉得他越来越沉默。
  不过,他的工作热情是无可挑剔的——他担任编辑部副主任、党委委员、团委书记、课题组组长——身兼数职却充满活力,仿佛永不知疲倦。
  只有一次,我推门走进他的办公室请示工作,见他独自坐在办公桌前,面带倦色,好像心事很重的样子。
  看见我他笑了,收回飘远的思绪,非常开心地问我:“浪漫的女诗人,来,告诉我,我妻子过生日,我该选择什么礼物送她?”
  凭女性敏锐的直觉我看出,他的笑声其实是在掩饰什么。
  那一次,我们说了很多话。
  在谈到他的女儿时,他孩子气的笑容让我感动。那一刻,他只是一个快乐而骄傲的父亲。
  那是我唯一一次看见他工作之外的内心世界,我感觉到,他是一个自尊心十分强,但内心又充满温情的男人。
  那是在夏天,窗外阳光粲然,柳树枝上蝉鸣如雨。
  又一个夏天来临了。
  他没有过完这个夏天。
  那天,他买好去黄山度假的飞机票,临行,他对编辑部主任说:“把我的钥匙给你,必要时可以打开我的抽屉。”
  没有人在意和想到什么,他的神情是那么明快。又谈了一会儿集邮的事,他一阵风似地走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