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杨邪小小说二篇


□ 杨 邪


真谛

这是一个感觉有点过分严肃的词,在我们庸常的生活里,类似这样的一个词,大家是不大容易想到并且愿意郑重其事地说出口的。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的时候———在刚刚过去不久的元旦,我们参加了费了好大的劲组织起来的同学会,我们又见到了十多年前的茜。
十多年前,那会儿,我们还都是当地一所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里一个班上的学生,茜也是其中之一。可令人嫉妒的,感觉中好像在开学的第一天,茜就成了班上的”娇点”了。后来才知道,不仅我们班,就是整个系,甚至整所学校,茜也是当仁不让的唯一最为出色的”娇点“。
事情说起来有点难以令人置信,但事情又的确是这样的:当茜跨进这所师范专科学校的第一天起,及至四个学年过去,茜最后一次跨出这所学校,茜一直都是众所公认的夺人眼目的校花。
最难能可贵的,茜还是一个在诸多方面都十分优秀的学生。首先是学习成绩,无论哪一个学期,茜的各门功课的成绩,大多是名列前茅的。这也正是茜一直担当一班之长的重要原因。而茜之所以一直担当班长之职,大家毫无异议,这是因为茜除了学习成绩优秀,还是一个能歌善舞又会说会道长于交际的不同寻常的女孩子。
后来我们渐渐知道,茜的不同寻常和出众,这多少与她的成长环境有关:茜出生在以美丽如画著称的省城,自孩提时起,茜就在省城生活、成长、学习,从幼儿园到小学直到中学,最后在即将完成高中学业时,茜随父母一起回到了我们这个距离省城数百公里的小城的老家。
校园时代毕竟是个幼稚时代,虽然其时,我们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心智已经成长成熟。记得那会儿,尤其我们班上的十几个男生,差不多都有一种近水楼台的优越感,同时又有一种可笑的排外情绪。于是乎,经常有许多寄给茜的来历不明的信件,被撂到讲台上或者教室的哪个角落里,而茜书桌的抽屉里,则常常混入了一些出自我们班上这些男生之手的封了口的空白信封或者纸片。
关于茜,有两件事情,相信我们都是不会不记得的。一件事发生在我们班上,就是我们的同学梁,由于朝思暮想,以至于走火入魔了要自杀,最后错割了腕背,被抢救了回来。另外一件事发生在班外。那是有一年的国庆演出,茜有一个自编的叫做《采菱》的独舞节目,在这个长达十多分钟的节目里,茜婀娜成熟的体态,惊人娇美的妆扮,令人如痴如醉的翩翩舞姿,博得了如潮的掌声。而在这种如潮的掌声中,舞台一侧的墙壁上打出了一幅字幕,瞬即引起了全场的骚乱。这幅字幕是:“我深深地爱着你,茜。”字幕打了数秒钟,才关闭。后来据调查,是有人向灯光室里递纸片,说是有急事找个同学,灯光师一时不查,就给打了出来。
再后来的事情,则是我们始料不及的———我们在临近毕业前夕,发现茜居然和班上的民好上了。
在我们的印象中,民是一个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缺点和优点的同学,无论学习,还是学习之外。除了天天埋头读一些闲书,民只是一个时常有一点奇思怪想的同学———譬如他曾说,朱自清其实应该是个女人———让人莫名其妙的。但不管我们如何百思不得其解,还是得承认事实。那会儿,我们刚忙完实习,又要担心工作的分配,我们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而我们在过去了这么多年之后的这么一个同学会上,才得以旧事重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