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鲤鱼和鲩鱼真的没有奸情


□ 梁春雪

  我向来不甚爱淡水鱼,尤其是塘鱼,总是嫌它有一股去不掉的泥腥气。有一次看到一个客家菜的水族箱外挂着一溜名牌,在众多名牌里,有个叫做“石娟”的名字跳出来。这可真是一个正经的名字,有名有姓的,挂在那一溜牌子里,陡然让人想起以前花街柳巷里的花牌,今天翻凤娇还是倚翠的牌子,全看大爷心情。
  大爷今天想尝尝石娟的鲜。
  点菜的小弟一脸色情相貌地告诉我:“告诉你呀,石娟,是鲤鱼和鲩鱼的杂种!”咦,原来是个一夜风流过后的产物吗?是鱼里的韦小宝吗?丑闻和绯闻想来动人心魄,我单知道人类世界可以靠这个出位,没想到一股歪风跑到鱼界去了。
  “说详细点儿。”大爷我瞅着四下无人,打算把这快要到手的杂种妞打探清楚。“你看它,长了一副鲤鱼的模样,还学人家长鳞!但是啊,吃起来的肉却是鲩鱼的质地。啧啧,就是没有鲤鱼胖。不过比鲤鱼清甜。”伙计摇摇头,对于这种身家不清白的鱼颇有鄙视的意思。
  一条石娟不足两斤重。老姜小葱,清蒸8分钟上桌,果然鳞片如鲤鱼鳞般爽口,肉质又如鲩鱼细腻有弹性,且有淡淡鲜甜。难得的是,我最讨厌的泥味一点儿都没有。如果乱搞男女关系能够出来如此优良的杂种,我举双手赞成异族通婚。
  后来,我到了哪里都神秘兮兮地告诉人家:“你知道吗,话说鲤鱼搞上了鲩鱼,生了个杂种,叫做石娟……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直到有一天,有个客家大厨严厉制止我:咄!人家鲤鱼对老婆很好的,怎么可能跟鲩鱼这种货色乱搞。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石娟是石娟他爸妈生的!
  大厨说,这种鱼不写作“石娟”,那个JUAN字,在广州话里是“钻”的意思。这种鱼不生活在塘里,而是在砂石底的溪流河流里,老是钻到石头里,所以叫做石JUAN。这种鱼非常难抓,而且很好吃,所以他们小时候抓到一条“石娟”,都跟捡到钱包一样高兴。
  这下子,石娟,鲤鱼,鲩鱼,都清白了。
  多话又问了一句:那传说中脆肉鲩是不停运动,所以肉质紧实,这又是真的吗?其实我对这个事情根本没有疑问,只是刚讲完鲩鱼家族的绯闻,不好意思,故作好学的态度而已。
  令人惊讶的事情又发生了。大厨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看着我说:“鲩鱼从小喂它吃蚕豆,就会长成脆肉鲩,根本不需要运什么动!”
  这么说,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石娟是石娟他妈生的,而脆肉鲩,却不是脆肉鲩他妈生的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