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立交桥


  立交桥

  李进祥

  工地边上的房子拆不掉,立交桥就停工了,民工们不能上工,只好等着。正好父亲打来了电话,说家里有事,叫杨志回去一趟,杨志就想回去。

  家里有啥事,父亲没说清楚。父亲是把电话打到同村来的马明的手机上的。杨志的手机坏了,没舍得再买。

  杨志约马明几个一起回去,马明几个都不回去,说谁知道哪天拆了那些房子,就又开工了。不开工,在外面找点零活干,也能挣几个钱。家里粮食都收过了,回去也没啥事,白花路费。杨志只能一个人回去。

  借给甜嫂的钱没好开口要,身上剩的钱也不多了,杨志都揣在怀里,就往火车站跑。城市有很多公交车,可杨志不知道它们哪一辆是到火车站的。还有出租车,花的钱多,杨志不想花钱。

  跑出工地不远,就看到了那些房子。就是那些旧房子挡住了,才没办法开工的。杨志看着就有些眼憋。听说已经断水断电了,但里面还都住着人,出出进进的能看见,是城里人。杨志看着这些人也有些眼憋。

  杨志边看着那些房子边跑,冷不防就碰到一辆自行车上。他一个趔趄,自行车却碰倒了。骑车人从地上爬起来,先拍拍身上的土,捡起墨镜戴上了,才转身看着他说,不看路,乱跑啥呀?杨志看他是个城里人,年轻人,还戴着个大墨镜,心里有些胆怯,连忙说了几个对不起。墨镜没有立时就骂,还问他,你伤着了没有?杨志忙说没有,没有,他没敢问墨镜摔伤了没有,没敢问他的车子摔坏了没有,赶紧跑开了。边跑边回头看,墨镜又骑上车,向那片旧房子走。杨志再转过头时,他已经进了哪个院子,看不见了。杨志心想,原来也是那一片的人呀,摔伤了也活该!

  梅笙这些天一直悄悄地回到家里来,看母亲,看房子。虽然这里的房子快要拆了,但他感觉这里才是他家,租房那边不是家。还有,母亲在哪里,他就感觉家在哪里。结婚五六年了,他还是觉得妻子在的地方还不算家,母亲在的地方才是家。这些天分开了,妻子和租房那边,他就感觉不是家。

  他不敢穿制服,换了便装,也不敢开单位上的车,只能骑自行车过来,还扣着个大墨镜。他不想让人认出来。市上已经给各单位都打过招呼了,国家公务员参与阻挡拆迁之类的事,要严肃处理。梅笙在乎自己的工作,在乎自己的前途。

  母亲明白这一点,张罗着给他们两口子租了一处房子,让他们住着,叫他们不要过来了,这边的事她一个顶着。说是这样说了,但梅笙还是见天儿地过来看,主要是看母亲。他自小就没见过父亲,是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大的。他对母亲很依赖,但他总想着不能让母亲一个人在院子里守着,他得过来给母亲壮壮胆,作作伴。

  杨志一路跑到火车站。买了票,顺便在火车站给儿子买了一套衣服,就上车了。火车里挤瓷实了,过道里站满了人,车厢连接的地方都蹲满了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各种口音的人都有,都大包小包的,谁知道都往哪里去,是出门还是回家。杨志没有座位,只能站着,身前身后都是人,挪转一下身子都困难,上厕所、打水,根本走不动。火车跑了一天一夜,杨志就没有喝水,没有吃东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