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我为你唱首歌


□ 曾海民

曾海民

  曾海民,男,曾用笔名曾海。湖南人。十多年前曾发表过中短篇小说多篇。现在株洲铁路工作。

  1

  下了两天两晚的雨,终于停了下来。睡了两天两晚的金一石,再也睡不下去了。他像一头老母猪,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慢慢地走到阳台上。大脑有些昏沉沉的他,回想着在这两天两晚的时间里都干了些什么,除了吃掉六包方便面,去了四趟厕所之外,他没干什么事。看着天上的太阳,老金深吸了两口春天的空气,新鲜的气体进入到他的体内后,让他有些骚动。这不能怪他,在这个湿润的春季里,枯木蠢蠢欲动,红杏也想出墙。金一石想,这么好的天气,自己不应该窝在家里。他看见屋外的树上长出了嫩绿的叶芽,不禁兴奋地搓了搓手。这是他的习惯动作,表明他想做什么事了。一般情况下,都是做坏事。

  老金的手机响了,是赵三九打来的,老金有点不想接,他们有三个月没来往了。这个赵三九,不那么精明,但他有个聪明绝顶的儿子赵天佑。这个赵天佑,读小学跳级,读中学也跳级,进了大学成绩更好了,不知怎么搞的,一下子又去了美国,成了留学生。听赵三九说,他儿子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读书。赵三九每次说“加利福尼亚”几个字时,舌头转不过弯,却偏偏要一天说十几次,金一石听多了心烦。就因为“加利福尼亚”,老金有意疏远了赵三九。电话的铃声响个不停,吵得老金接了赵三九的电话。

  “金哥,不想接我的电话?”

  “不是,我怕你从加利福尼亚打来的,想替你省点钱。”

  “不要和我讲那几个字,我养了个王八蛋,他现在不愿理我了。”

  “这不能怪他,你智商低,沟通起来困难。”

  “不讲那个王八蛋。天气这么好,我们是不是去搞点钱?”

  “没钱用了?那你过来吧。”

  挂掉电话,老金心情很愉快。他想起有天晚上,赵三九请他喝酒,本来酒量不大的赵三九,只喝了二两酒,话特别地多。七转八转,话题转到了他儿子的身上。赵三九说,从古到今,赵家出人才,三国时有个赵云,武功高强,百战百胜。宋朝的皇帝也姓赵,连“百家姓”都是把“赵”姓排在第一位。老金当时觉得酒有点酸。赵三九又说,过去有人讲,世界五百年,中国一千年才会出一个天才,他儿子赵天佑可能就是这样的天才。老金望着酒杯,不想喝了。他对赵三九说,美国总统小布什的智商很低,据说近似于白痴,你儿子要是早点去美国,那总统的位置应该是天佑的了。赵三九瞪大眼睛,说不可能吧?老金说,完全有可能。现在好了,赵三九骄傲的儿子不理他这个父亲了。老金忽然感到赵三九挺可怜的,当他有些可怜的时候,还是个不错的朋友。

  和往常一样,老金每次去做亏心事的时候,都会对着镜子看上两分钟,他要看自己的印堂是否发亮,面相是否有股子晦气。如果印堂发亮,他的心也就踏实了;假如印堂不亮,金一石会用手掌使劲搓揉一阵,直到把印堂搓红揉亮,便可以心安理得地出门。老金今天的印堂不发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