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为什么不认捐


□ 李 更

单位里要求捐助的项目越来越多了,正好是在看广东电视台播出的新编《王保长》电视连续剧,本来这是出反映四川生活的剧目,却只有普通话和广东话的版本,实在觉得味道差多了。倒是这出戏表现的是国民党当年的新生活运动,其搞笑的部分就是:认捐。
什么都要认个捐,结婚要认个喜捐、杀猪要认个猪头捐、上厕所要认个大便捐,等等等等。可其实呢,是当地政府为了私设小金库而弄的苛捐杂税。
以前我真是对这些捐献很是积极的,经常把家里用不上的衣服、书籍主动捐了出去,不仅是行善,也是房子小,空一些地方作其它家用。当然,许多时候捐献是少不了现金的。
我也知道,就像很多省市的领导一样,向上面缴的捐、税越多,在上级领导那里越有面子,这也是政绩的重要体现,可能将来的提拔什么的是要靠这个影响的。
所以我一直认为,认捐是小的们给领导的面子。
只是后来我越来越感到我的捐献不一定有什么作用,这首先是对自己没有什么作用,就是对那些需要捐献的人们,似乎作用也不怎么大。我曾经多次和珠海出去捐献的车队一起遭遇尴尬,当地的民政部门同志看着我们辛苦地拉去的集装箱里面的衣服非常不满,认为我们是在向他们处理垃圾。可我明明看到,旧衣服里面也有不少是没有用过的新衣服。
对方总是问:有现金吗?
现在各个地方的繁华闹市中,乞丐是空前地多了起来。以前,所谓“要饭的”那些人,是真的要饭的,他们经常吃人家剩下的饭莱,在20年前的中国各地,我是亲眼所见。今天的乞丐,你要给他饭,他会骂你,和现在的许多假冒伪劣商品斗样,他们都是假乞丐。在目前的中国,根本不存在饥饿现象,所以也不可能出现真正的要饭的。现在的乞丐,他们要的是现金。
我在许多所谓贫困地区看到,他们实际上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贫困。在极“左”时期,当地干部是怕别人说自己是贫困地区的领导,这意味着无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向上面争取“贫困”的帽子,成为一种造福于民的成绩。这些官员用各种手段走关系跑门路,就是为了获得“贫困县”的光荣称号,有了这个称号,你就等于向富裕地区看齐了,每年的国家救济用都用不完。特别是弄到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牌子,这个县全体人民,尤其是官员,就可以坐享其成了。
我后来拒绝认捐,我有五个理由。
第一,到珠海近20年我搬了5次家,搬到哪里贼就盗到哪里,有的时候是连续被盗。10年以前我就下决心不再骑自行车,因为我已经丢了十几辆自行车了。开始我是很相信警察的,可是我的几十次被盗被抢,派出所也好、分局也好,都解决不了问题,甚至连案都破不了,就是破了案,也从来没有还回失物。
第二,珠海的治安问题一直是老百姓困惑的事情,要说公安同志们的力量,那可是有目共睹的。在珠海的上冲地区,有一个著名的公安城,公共汽车围着它跑一圈,要停好几站地,它成为珠海的城中之城,建筑高大威猛。珠海的其它单位如果有了新地址,原来的建筑就要退给市政府另作它用,比如我们的报社。只有公安部门可以不用上交原来建筑,所以他们的地盘是越来越大。珠海人平均拥有的警力,在中国是名列前茅的,那些数字却没有让我们这些有珠海户口的人感到骄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